沈昌珉永遠不會告訴金俊秀,其實他與朴有天的緣分被人工加工過,而非屬天然無添加物;沈昌珉也永遠不會告訴金俊秀,其實就是崔珉豪看不下去,也不管朴有天是不是有女友,自己便去麵包店的櫥窗前尋找掛有朴有天名牌的麵包師傅,那天剛好朴有天的位置也被安排置於窗前,崔珉豪見著他,便拿起筆記本來,凌亂的在上頭寫了字,然而將本子貼上了玻璃。

『俊秀老師很喜歡你,為此,他哭了一天。』崔珉豪又翻了一頁寫,又再貼上,『但俊秀老師已對你慢慢放手,若想把握請盡快,若覺無感請無視。』

那麼究竟『為此』指的是什麼,看朴有天的神情就曉得已不須多加解釋。崔珉豪收起本子後,轉身便也走人,並未走進店內捧場,徒留朴有天傻愣於窗前。至於朴有天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轉型……這點就沒有任何人留意過。

沈昌珉很清楚,崔珉豪的幫助不是完全沒有效果,不過在時間上可能有些不妥,若是讓金俊秀知道了,金俊秀肯定會覺得自己是小三,又是何德何能配的上朴有天。只是說來也怪,任誰都猜不出為何朴有天會選擇想把握,而不是選擇無視,或甚至與金俊秀杜絕來往。一般人接受到同性間的告白,除非同有特殊情況,不然很少人還能如此淡然以對。既然慢火已延燒至這般地步,回過頭再去追究什麼似乎也沒有意義,就看金俊秀最後的抉擇是如何,他與朴有天的關係又會是如何。

完全被矇在鼓裡的金俊秀只是覺得事情發生的突然,卻沒去釐清為什麼突然。眼看期限就只剩下幾個小時而已,他沒有心思也沒有時間再回過頭去想,他只想著怎麼面對幾個小時後的朴有以及幾個小時後的自己。如果命運靠譜的話,那麼到目前為止,他確實還喜歡著朴有天,若是答應朴有天,結局可以是皆大歡喜。但若是不靠譜呢?況且這些年頭來,每每相親每每被丟棄,他至今還未找出自己致命的弱點,肯定與朴有天交往以後,結局會有九成的機率是不堪設想。

他抱著頭趴在研究室的桌上,想不通為什麼他的緣分總是如此匆忙,但他不希望戀情就此來匆匆去匆匆,他害怕如同最原先一樣,什麼都沒開始,就已駭人性的結束。朴有天……真的是認真的嗎?他在心中打了問號。當然這樣的問題,他也必須反問自己,他,是認真的嗎?

「昌珉……」

「你自己想,別吵我。」

真的是除了物理以外,其他事情碰上他,他的腦子就像萎縮一樣,該想什麼該做什麼他一概沒有頭緒。他明白時間不是可以任人揮霍無度的東西,可就算他怎麼把握一點一滴,他腦中的結晶卻連半滴也沒有。還好下午沒有會議,不然他的時間更是得花在與此問題不相干的事情上,但就算多了這幾個小時,他還是不曉得自己該做出怎樣的抉擇。
時間屆至,這回是他率先在路燈底下等著朴有天的出現。

「金先生,這是新的麵包。」朴有天笑著遞給他。

他沒有心情的接過,垂著頭不大敢看朴有天,「那麼,考慮清楚了嗎?」朴有天問。

他咬著下嘴唇,蹙著眉頭說:「我……你會介意我長的太可愛嗎?」朴有天是笑了出聲,他略為生氣的又說:「不准笑啦!」朴有天聽話的斂起笑容,點點頭。

「那……你介意我長的不靠譜嗎?」他瞄了朴有天一眼,又繼續說:「你介意……我的屁股大的看上去都比女人會生嗎?」

朴有天很安靜的看著他,相互對望,不曉得為什麼,他卻覺得有些丟臉,也有點想哭,「而且我的時間不穩定,可能也沒辦法陪你。」

說著說著,他又想起相親後的慘狀,女人總會有一大堆理由來與他分手,不然就是放他鴿子。所以一直以來,他對感情也漸漸走的戰戰兢兢,只是身在其中,他卻渾然未覺自己的轉變。直到面對朴有天,他才曉得原來自己對選修愛情學分有些恐懼,他不知道自己這次是不是會被當掉,甚至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再選一次來重修。

「沒有了嗎?」朴有天輕聲問。

當然還有。

「你……是認真的嗎?」他抬起眼來問。

他害怕的身體不停發顫,就連雙腳也快站不穩。如果感情能夠一次將他傷的徹底,是不是就不需要承受二度、三度的傷害?朴有天走向前去,將有些抗拒的他抱進懷裡,身上散發出的麵包香味,盡是傳進了正努力大口呼吸,而企圖不讓眼淚掉落的他。

「我是認真的。」朴有天輕聲說:「在兩三年前,我就見過你了,只是我們沒有交集。」

他咬著牙,手中握緊了麵包紙袋,聽著,「我喜歡你每次都將臉貼在玻璃窗上,我也喜歡你每次站在窗前的比劃,雖然我從沒搞懂過你究竟想對我說什麼。而我最喜歡的是,你每次站在窗前看我做麵包,又邊吃我做的麵包對我笑著,然後朝我比個讚。」他鳳眼淚水汪汪,豆大的淚珠掉落在朴有天的襯衫上,大力吸著鼻涕,皺起眉頭便將腦袋垂在朴有天的肩上。

「所以我選擇麵包,因為選擇麵包才有你。」

「那……那女孩一定覺得我是小三……。」

朴有天臉上笑了笑,順著他的背說:「基本上我們當初是約定交往看看,如果不適合,就分手。當然一方面是因為沒辦法滿足他,另一方面,是因為我也沒定下心來認真與他交往。」他推開了朴有天,翹著紅唇說:「你一定是花心命格的!」

朴有天笑了笑,搖頭說:「那是因為,我不確定我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歡你,也不確定你是不是能接受我的感情。」所以一拖就拖了兩三年,直到前幾月的男孩寫的字條,他才知道其實他們早已心靈相通,卻不知該快點行動。

「那、那我們一樣先交往看看……。」他吸著鼻涕又說:「總而言之,先把乙級考過,然後每天做麵包給我吃,不適合的話再分手。」

「也可以。」朴有天笑道。

「這階段你不可以花心!」

「嗯。」

「每天都要等我來!」

「嗯。」

「還有……沒有了!」

他笑了出來,一路上是對著朴有天的麵包大快朵頤,又沿途對著朴有天下馬威,但朴有天依舊老神在在,這些馬威下的似乎一點也不威風,甚至有些馬虎。殊不知,美好的人生看似正要開始,但他的胃早已被束縛。估計朴有天的掌心,他這輩子大概都難以逃出。





希望別覺得太怪,我已盡我所能……。
早上洗衣服覺得靈感不錯,於是趕緊寫了,哈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