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沒有經過一翻的坦誠相見,也許他這輩子都不會曉得,原來談戀愛是件這麼不容易的事情。

不論是從最簡單的牽手做起,還是想直接膽大的跨越第一壘包直奔接吻的二壘,他發覺自己的勇氣不足,更是在乎別的眼光。看著朴有天有些空虛的大掌,他實在很想握握看,也想學著沈昌珉一樣,將這比他小的情人牽在街上走走看。只是這些看似簡單的事情,對同是菜鳥的他們而言,可能因為等級數過低,所以無法施展此項技能。朴有天雖看上去總是老神在在,可他卻不能精準的了解,如果自己擅自牽了他的大掌,朴有天會是做何感想。

今天的他依然晚歸,他早在搭乘客運時傳簡訊給朴有天,要他別等自己,因為回去也晚了,所以寧可早點回家休息。但誰知這倆人像是彼此知道習性一樣,卻又不約而同的在麵包店前見面。他嘲笑朴有天傻,既然已傳了簡訊,難道不怕他就繞捷徑走?朴有天也只是傻笑,不知道為何就是知道他會從這來,所以也沒管簡訊就逕自的等。

倆人談吐的模式很平凡,交往前與交往後的反差不大,甚至看起來也不像在談戀愛。只不過夜深人靜以後,人的感觸總能特別多,他也就趁著四下無人,東看看西看看,確保沒有人以後,小手也偷偷鑽進大掌裡,輕輕的握上。

「現、現在沒有人。」他像做賊一樣的說。

朴有天沒有看他,但從側顏看來,就曉得朴有天還算開心,便也一把握住他的小手,緊緊的牽著。原來這就是年輕的感覺,若朴有天是他的真命天子,那麼三十幾歲的相逢,並不會太遲,而且還算幸運。待來至地鐵站後,他們倆也識相的鬆手,可臉上還是掛滿著幸福的笑容。

「有天,你什麼時候有空?」他突然問。

朴有天轉頭看他,笑道:「明天後天都有假期。」

「那……那那那那……」他紅著臉,欲言又止,「你要不要來我家做麵包……?」

朴有天都還未答應,他馬上又說:「我不是要竊取你的機密!我只是想知道……蜜糖奶酪是怎麼做成的……。」

他可是相當的誠心誠意,一直以來,為了瞭解麵包是怎麼做成的,他還買了一大堆的食譜還有專門的烤箱,可後來發覺他與烘焙無緣,於是那堆書以及器材就成了家中的擺飾,塵封已久,也不知已過多少年沒再開封。

朴有天笑了笑,點頭道:「可以啊。」

「還是你假日要休息呢?」他又掛慮的問。

「跟你在一起就是休息了。」朴有天微笑說。

如果他是女孩子,可能會被朴有天的笑容殺死千萬次,但是生為男兒身的他,這樣的次數恐怕也不會銳減到哪裡去,反倒會增添些許的自卑。

「那就明天見!睡飽再來就行了!」他開心的說。

今晚他打算將那些東西準備好,明天朴有天來拜訪就可以直接開始,不用再多等他這幾十分鐘。隔天一早,他比平常早起,由於閒來無事,他又將雜遝的客廳整理的乾淨一些,拖了地,才算安心的等待朴有天的造訪。朴有天來的時間並不晚,手上還拎著材料,人也沒先休息,就前往早已為他準備好的廚房。他也屁顛屁顛的跟了進去,輕聲問:「你不休息一下嗎?」

朴有天微笑搖頭道:「不用,而且烘焙需要時間,晚做就會很晚才吃到。」

他沒再勉強,便開始在朴有天身邊當學徒,朴有天說一他做一,說二他做二,一點也不敢馬虎。也不過才做完陷料而已,就花了好大一翻功夫。後續較難的部分,朴有天便攬過去做,當著他的面沒有保留的露一手。

「這個餡料可以吃了,你看。」朴有天簡單的用手指挖了一小口,他也沒在乎太多,小嘴便含了上去,舔了一下朴有天的指尖。

「就是這個味道!」他高興的說。

朴有天的神情有些呆滯,他卻未覺,且也沒經朴有天的同意,又拿湯匙挖起那餡料,開心的一口接著一口吃。

「要留一些給我包餡。」朴有天提醒道。

一路下來,麵包的製做過程繁雜,他記沒幾個步驟,只陪著朴有天站到底,已覺腰痠,但朴有天卻還是一副自在樣。終於將麵包送進了烤箱裡,他勉強拿出最後體力,幫朴有天收拾流理台的東西。

「累的話先去休息吧。」朴有天低聲說。

他只是笑笑,搖搖頭,仍是幫忙收拾。

「做麵包真不簡單……。」躺上了沙發,他又嗅了嗅自己身上的衣服,幸福的說:「我整身都是麵包的味道!」

朴有天不大敢學他悠閒的那副德性,只是安靜的坐在沙發上,看著一臉享受的他,「如果喜歡,我可以每個假日來教你做。」

他笑了幾聲,撇頭道:「我學不起來啦,今天是我的極限了。」

他們也沒再說些什麼,吹著風,聽蟬叫,直到烤箱發出了提醒聲響,朴有天率先進廚房打理,轉身見他沒跟上,才發現原來他已睡在沙發上。端出剛出爐的麵包,香味在客廳裡散發出來,可他卻睡的熟,若有似無的錯過。朴有天躡手躡腳前來他的沙發旁,蹲了下身,看著熟睡的他。

夢裡,他聞見了麵包的香氣,嘴中柔軟的口感,像是挑逗一般,讓他覺得舒服,也欲罷不能。直到整個香氣與眷戀纏繞在他的鼻間與嘴內,他才睜開了眼,看著眼前的朴有天,睡眼惺忪的問:「我睡著了嗎?麵包好了嗎?」

朴有天摸了摸自己的紅唇,笑著點點頭,「好了,剛出爐。」

「那快一起吃!」他從沙發跳了起來說。

朴有天看著那雀躍的背影,笑了笑,沒說什麼,僅是跟了上去。

「我剛夢見我在吃麵包,結果真的出爐了。」

「那夢中的麵包好吃嗎?」

「好吃喔!跟這個一樣。」

可在朴有天的眼裡,最美味的佳餚恐怕不是他嘴中麵包,而是他嘴中的他……。






變態朴有天,上啊!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