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回到家中,俊秀便已將晚膳給準備好,還順道向他提及沈昌珉拜訪一事,說是村內有冤情,似乎有不好的事情發生,要他們多加留意近期村莊的變化。

沒想到連沈昌珉都出面調查此事,莫非真有妖怪襲擊村民,進而害死兩條人命?看來那位看起來令人不太舒服的道士所說的話並不是危言聳聽,而是確有其實。

他捏了捏自己身上的行囊,走進屋內,將東西做些整理後,才外出用膳。

「俊秀……其實今天在村內有耳聞,此冤情是妖怪所為。」他端著碗筷,臉色不安的又說:「而且近日我也遇上一些怪事,總覺得哪裡不大對勁。」

俊秀也端著婉,卻未動筷,臉色更是難堪的與他相對。

「你一個人在家也要小心。」他抬頭道。

俊秀臉上苦笑,嘴中含了一口飯,東西都沒嚼碎便問:「你近日是遇上了何事?」

朴有天將昨天所發生的怪事告訴了他,雖然沒辦法清楚襲擊他的究竟是不是妖,但唯一能確定的,便是出手救他的人絕非常人,可能是仙,也可能是妖。一向怕鬼的朴有天說起這件事來卻莫名的有笑容,只是他仍非常強調,若那姑娘是妖,那麼有可能近幾日會再找人下手,所以要他非常小心才行。

「妖也有分好妖與壞妖,出手救你的,必定是不傷人類的好妖吧。」俊秀笑說。

朴有天也點頭笑笑,「若能知道他是誰,我一定答謝!」

顯然朴有天並不是那麼是非不分,但另外一件事情還是沒法讓他安心。若真如朴有天所說,人是被妖所殺,他怎麼可能會不曉得這件事情?森林內的消息如此靈通,不至於沒有半隻妖留意。

夜已深,安頓好朴有天以後,他便在月光眼下騷動,決定回森林一趟。



沈昌珉帶著珉豪來至村外,每一步的逼近就讓珉豪覺得渾身不舒服,幾乎是煎熬,以至於珉豪連村子都未踏入,人就已快暈厥。

沈昌珉察覺不對勁,便趕緊摟了身旁的小人兒,未料珉豪的身體有如高燒般的溫熱,身上的符咒也起了動靜來,他趕忙抱起珉豪遠離村莊,身上的符咒才慢慢歸位,珉豪的嘴上才不再那喘。

「怎麼會這樣……。」他咕噥道。

珉豪皺著眉頭抬眼看著他,便說:「師傅……那村莊一定有問題,我可能卡到陰……。」

他沒多做解釋,但珉豪會有如此反應,絕對不可能是卡到陰。

「你在這等我。」他說。

珉豪當然死命巴著他,「不不,我要跟師傅一同去查案情!」

「我知,但你就先在這等我,我馬上回來。」他安撫說道:「可別亂跑,免得我找不到人。」

看來珉豪還是強硬不過他,只能乖乖站在原地等著他的歸來。

他腳步加快的走進村內,一入內他便知為何珉豪的身體會有如此大的反應,挨家挨戶盡是唸著經,才讓村外形同一道保護牆般,拒絕著任何的妖魔鬼怪入侵。只是說來也怪,為何村民會如此勤於唸經?

他留於村內約略半個時辰,探了些消息以後,便也回至珉豪等待的地點,帶上珉豪,一同離去。

「師傅,可有發現什麼?」珉豪好奇的問。

沈昌珉只是垂著頭,沉默一會,才道:「聽說屍體是在另一個山頭被發現,不過只有找到頭,其餘四肢及身,卻不見蹤影。」珉豪聽著,不禁的全身發顫,又見沈昌珉還未說完,「而且死狀奇怪,發現的頭顱被挖去雙眼,也沒有舌。」

珉豪蹙眉,掃略腦中的妖怪大全,想不到有哪種妖怪專將人類解體,並且只吃其眼與舌,「師傅,這是妖怪所為?」

沈昌珉停了腳步,轉過頭朝他笑道:「你問對重點了,村內的人都說是妖怪所為,可其實不是。」

珉豪見沈昌珉的笑容,自己又被獎勵,臉上不禁就紅了起來,又道:「那麼是……?」

「人為的。」

「啊!」

答案才一公佈,突然珉豪的腳底有乍光引爆,珉豪那左腿便被炸傷,倒地不起。

一切都發生的太快,他隨手便甩出張符,嘴唸,「淨!」

天上下起短暫雨,滴落至地上的雨滴讓森林內的地雷一一引爆,判斷沒錯的話,這是專抓妖的引爆符,可究竟是誰如此有心在這片森林裡布滿了引爆符?是刻意想抓什麼?

但現在也來不及多想,他趕緊替珉豪的左腳包紮,珉豪是痛得哭了起來,可也好在珉豪天生的妖力夠雄厚,若是一般,整隻小腿肚包準被炸爛,可能一輩子都醫治不好。

「師傅好疼……!」

他揹上珉豪,邊走邊安慰的道:「我帶你去俊秀那,快到了。」

心神無法二意,沈昌珉揹著珉豪趕路,便錯過躲在樹上的道士。那人咬牙,沒料到沈昌珉也會插手管此事,如此一來,這件事便會變得更是棘手。

若朴有天發現俊秀的身分卻不交出俊秀來頂罪,那麼他必須另外找隻妖來頂替自己滅口之罪。可現在他的行蹤已不保險,看來只剩下唯一的辦法,就是逼迫朴有天交出俊秀,並且在村民面前將俊秀給燒死才有辦法隱瞞他的罪嫌。

至於沈昌珉,那小妖便是他的死穴。

那人輕笑,帶著張氏妻子離開此地的日子不遠了,還有那被張氏所挖掘的金礦銀礦,他也會一並帶走!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