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代至今,人類懂得享受,所以也漸漸不願生孩子來束縛自己的自由,於是用錢買陪伴,寵物便是最優先的選擇。但究竟有多少人真能將寵物視如己出,無論去哪,或是有了不再孤單的理由,都能夠將寵物圈在身邊,而不會送養,也不會將他們棄於不顧?

他的人生,要從被丟棄以後的流浪生活開始說起。

立冬,他的主人因為移民,帶著他嫌麻煩,又因他的食量大,於是便趁著全家移民時,就將他丟棄在老家,沒有留下任何東西。他便從老家開始一段長程旅途,走走停停,偶爾會有良心的人類施捨食物給他,但多時候是空腹狀態,街上的垃圾桶便成了他最好的朋友。

只是對於一隻身高八十公分的大丹犬來說,垃圾桶也沒辦法滿足他的胃口。

於是他走進都市,觀察城市裡的同夥所組成的幫派,哪一派較有利可圖,他便會找那派的老大單挑。初次的定孤支可能不是那麼順利,頭破血流也見怪不怪,可有了多次的實戰經驗後,街頭老大變換人擔當。

累積多年的實力,他便知如何率領這群流浪狗一同在街中混口飯吃,當然找到任何吃的東西,得他先吃,其他夥伴才能夠吃。雖然這些食物不足吃到撐,可至少還能過一天算一天,為了讓夥伴也能活下去,大多時候他都會刻意的留殘餘,好讓那些夥伴均分。

在城市求生存其實也不容易,有人見狗就打,要不就有什麼捕狗大隊,因此害得他損失許多戰友。但為了保護所有派下的夥伴,他是找了一個隱密之處,足以讓他們過一年四季,也能夠順利找到食物的地方,便是餐飲店後的矮巷。

那裡有許多能庇護的紙箱,也有餐飲店不要的廚餘,簡陋之於,大可還能算是個家。

這樣的日子大約過了二三年,他也厭倦了當老大的生活,獨自離群索居,便來至一座公園歇腳。這公園很大,人們也對他好,而且地廣人疏,處處都能是他的好狗窩,從那刻起,他下定了決心在此度過剩下的餘生。

可誰知命運作弄人,他這輩子都不曉得,原來自己還會有一個小主人。

「媽媽──!」

一個孩子在夜裡四處無人的公園裡逗留,邊走邊哭,像是在找著什麼。

「媽媽你在哪裡……!」

哭的一把眼淚一把鼻涕,他聽著腳步聲還有聲嘶力竭的哽咽,於是決定一探究竟,便從溜滑梯下的洞口走了出來。他嗅了嗅味道,這孩子估計歲數不大,眼力不好的他,勉強只能靠著聲音以及氣息還判斷這孩子的方向。

他轉了過頭,看著孩子踉蹌的走來,他也走了出去,便與跟他差不多高的孩子相視。

「唔……大狗狗……。」

孩子似乎很怕他,竟是在他面前軟腳,抬頭看著他哭得更大聲。

「大、大狗狗……!」

他也沒轍,便又回至溜滑梯下的洞口趴著,放任孩子哭到爽為止。可不知孩子是又發生什麼事情,過了十幾分鐘後卻不哭了,反倒走進洞口來與他窩一起。他看著孩子上的淚水,興致缺缺,但鼻孔垂滴的鼻涕卻很有趣,他伸過頭聞一聞,就見孩子將鼻涕抹過,還不小心抹在他的身上。

「你、你是不是也迷路了……?」

他趴回地上,不知道那孩子在咕噥什麼,反正不要在那哭鬧他覺得一切都還好。

「我也找不到媽媽……。」

他閉上眼來,只覺身上又多了一道重量,睜開眼才知那孩子趴在他身上,依靠著他。他伸了舌舔了那臉上的淚水,吃起來有點鹹,不大喜歡。

夜裡氣溫不高,他便也屈了身子將孩子包住,替自己取暖,也替孩子保溫。

一早,他都還未睡飽,洞口前就出現一堆人,懷中孩子被抱了出去,眼前的人類對他指指點點,他不懂到底是怎樣,只見有個常送他食物的老人慣常的遞給他一顆饅頭,他啃著,突然,那孩子便又衝進洞口,抱住了他。

「媽媽我要養他!」

是在大聲什麼,昨天不是還在哭嗎?

「不行啊,他身上都是皮膚病,而且那麼大隻……。」

「爸爸我要養他!」

「哀……可是……」

「我不管啦……!」

這孩子把他圈得有些緊,讓他嘴中的饅頭都難以下嚥。

「那就養吧,畢竟他照顧我們的兒子一個晚上,應該是不會攻擊人才是。」

他抬眼看著眼前的眾人議論紛紛,只見孩子又在他耳朵邊說:「我喜歡你……昌昌。」

他轉頭看著孩子的大眼,又聽見孩子的聲音:「你以後就叫做昌昌!」

他還是不懂孩子說了些什麼,只覺得那雙眼長得很漂亮,很溫柔,不自禁的又在孩子臉上舔了一口。

如果可以,他也想死了以後變成人,抱抱這個孩子。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