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他離開了讓他賴以維生的公園,孩子摸著頭,半拉著他的耳朵,似乎想帶他前往他所不知道的地方。這都市對他來說已很熟悉,只是孩子的氣息是第一次感受,讓他不禁也跟著孩子一起走。

「昌昌我們要上車車。」

他看著眼前巨大的東西,這種東西很常在路上行駛,每次過街都要特別小心。只見孩子推著他的屁股,嘴上不知說了些什麼,「昌昌進去……。」

他轉過頭看著那孩子的神情,又見這種東西像是門一樣的打了開來,他便在孩子的作用力之下走進這東西裡頭。只是他有些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這東西分了兩階,矮一點得讓他站得有點不舒服,高一些的他卻又會撞到天花板,孩子像是知道他的苦處,便拉著他的屁股,又說:「昌昌你坐這裡。」

於是他與孩子平坐在高處,孩子替他拉過一條類似繩子的東西,從他脖子繞過,還過身軀,接著繩子便被扣在他的後腿處。當這東西開始發動,他先是被這震動嚇著,可孩子卻摟著他,不知又說些什麼,但他知道孩子要他不用害怕,不需要慌張,只要平靜以對就可以。

他感受的到孩子的心跳聲,很穩,一點也不慌張。

直到度過漫長的車程以後,終於得以從這東西裡頭解脫,開了門,他便也急忙下車。這是一個新的地方,沒有他曾經撒泡尿的氣息,沒想到他隨著一個孩子來到了他一點也不熟悉的地方,不過孩子的心跳依舊很平靜,他也不慌張,任著孩子拉著他豎耳,隨孩子的腳步跟在後頭。

「昌昌我們要先去看醫生。」

他撇頭看著跟他差不多高的孩子,只見另外比他高大的人類拍著那孩子的手說:「別一直摸他,他都是皮膚病呢。」

孩子的嘴翹的高,心跳有些快,大聲吼道:「沒關係啦。」

不知是發生什麼事情,但孩子的情緒有些緊張,他也抬起頭朝那倆人低鳴了幾聲。看來威嚴是奏效,只不過連孩子也嚇了一跳,「昌昌你不要生氣……。」然而再也沒抓著他的耳朵走路。

待他們來至店前,他敏銳的鼻子告訴他,這不是一個好地方。

他猶豫不決,可孩子卻半抱著他希望他能繼續向前走,「昌昌快走……。」

他奈何不了那雙大眼,便也邁開步伐,裝做一點也不怕的樣子走進滿是討人厭的醫藥味,還有淡淡同類的血腥味。這好像就是所謂的獸醫院,以前聽過一隻狗說過,他的主人見他不舒服都會帶他去的地方,很恐怖,但是去了很以後,身上的病痛都會好轉很多。

「您好,請問需要什麼服務嗎?」

「金醫師,他是我們撿到的狗,希望你能對他做個檢查,他身上皮膚病很多,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其他的病變。」

「他是昌昌!」

「你別再摸他了。」

他的眼神緊盯著那穿著鬆垮衣裳的人,那人的氣息並不討厭人,但身上卻布滿同類的血腥味,讓他有些不舒服。只見那人朝他走了過來,蹲下身看著他,「大丹犬耶,這種狗看起來很兇,但是很溫柔喔。」

「俊秀哥哥,他對我很好喔,昨天他都陪著我。」孩子高興的笑說,感受到孩子的情緒,他也漸漸變得沒那麼緊張,任著眼前的醫生摸著。

後來這些人又聊了許多,不知過了多久,孩子又突然抱住了他,朝他說:「過幾天再來接你喔……一定要健健康康。」

他看著孩子與那兩個大人離去,本想跟出去,但他卻止住了腳步。

難道我又被丟掉了?

孩子上車前還轉過身看了他一眼,那雙大眼一樣要他放心,而且期待他們再次相見。

也許是想治好我身上的搔癢,所以才把我帶來這吧。

爾後他隨著那位他不喜歡的人走進工作室後,見那人說:「先幫他剃毛吧,把他的病治好,你再來幫他做美容。」

他看著另一人走過來,不知為何,他卻明顯感到這人的賀爾蒙散發得無敵霹靂快。

「俊秀……我們什麼時候才有美好的假日啊?」

見那人摟上滿是血腥味的人,他不經震懾一翻,兩個同個賀爾蒙氣味的人怎麼好像在發情?

「去工作啦!最近很多事要做,你不要在那耍白痴!」

也許人類也有不尋常的關係,就像當初他有對部下也一樣,明明都是雄性,但卻對彼此情有獨鐘。

「要剃他的毛嗎?」

「對啦,快剃!」

「他看起來好兇喔,好大隻。」

「小心一點,別讓他咬掉你的手。」

「吼,俊秀……。」

「別煩我!」

像是經過一場戰爭一樣,他被戴上了羞恥圈,還有最可惡的嘴套,讓他無法攻擊,只能做無謂的掙扎。他身上幾乎所有的地方都被看光了,也插了好幾針,不知是不是因為那針的關係,他慢慢得想睡,也變得沒有力氣反抗。

不知道那孩子什麼時候會再來,他可不想被遺棄在這種地方,寧可過以前的日子,一秒也不想待在這裡。

孩子……你還會再來嗎?

於是睡去之前,腦中又慢慢浮現那雙大眼。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