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索然無味,他已從東宮睡至西宮,就像渡假般將宮庭的所有風景都看過,朴有天仍是繁忙,而他們的姻緣好似天注定,兩三天短聚屬正常,一兩個月不見也已非反常。背得再多淫詩,貌似也用不上。

既然人生不能夠留白,他總覺得自己應該在生前嘗試些什麼,死後才不會遺憾。

憶起好幾年前朴有天為查貪汙一案而裝爺前至青樓查情,那時他是大發雷霆,但今後想想,其實男人常進出風月場所也見怪不怪,就連他也不禁對女人產生了好奇。他嘗試過問朴有天有無抱過女人,朴有天沒答,估記就算婚前有過,也沒膽敢告訴他。

於是為了瞭解何謂男人嘴中的波濤洶湧,他便也想自身嘗試看看,女人究竟能帶給他什麼不一樣的感受。

當然這檔事他不能外傳,可就算守口如瓶,他也不見得出得了宮廷。既然如此,就只能委託宮內的熟人為他偷渡青樓的女人過來,反正朴有天也管不著他,愛忙就去忙,他只不過想找樂子來玩玩而已。

起初是沒人膽敢幫他,剛好沈昌珉從印度帶著崔珉豪回京城老家,而順道拜訪宮廷,他才有機會再找崔珉豪幫忙。崔珉豪仍是無奈苦笑,老話一句,殺頭的事情總是找上他,他都覺得自己的頭似乎已不是自己似的,活得特別沒有保障。

但在他楚楚可憐的乞求底下,沈昌珉也看不過去,只怪朴有天對他的滋潤太少,偶時尋歡也屬正常,於是沈昌珉便替崔珉豪答應下此事,願意為他安排女人入宮來讓他鑑賞。

此事剛開始沒多久後,便傳至朴有天的耳中。

沈昌珉當然在成事之後帶著崔珉豪回印度,至於金俊秀怎麼著了,後續問題也非與他相干。

朴有天本是不信,也對這謠言置之不理,但後續卻又聞皇后常在西宮處夜夜笙歌,還安排了幾位不相識的女人安居於西宮,像是成了一個小後宮一般,難以管教,也沒人敢出面管教。

金俊秀是成了心願天天左擁右抱,但唯一不同的是,他忘了他該鑑賞女人,體會女人的波濤洶湧,反而是請教起這些姐姐們是如何讓男人不能沒有她們。

「唉呀,弟弟,這不簡單嘛,你生得這麼有魅力,像是屁股、吻技……」話都沒說完,他便忿忿不平的說:「我都試過了,他還不都以朝廷為重!」

諸位姐姐們也不知該如何是好,另一位較年長者,便語重心長的說道:「弟弟,也許皇上是有些過分,但你也須尊重他的時間,我相信皇上只愛你一人,不然西宮如何讓咱這般踐踏?」

西宮就是因為都只剩養蚊子,所以才得以讓他們這行人在這開趴。

「是呀弟弟,姐姐們裙下男人雖多,可又有幾個是真心的?」

他最後想想也有幾分道理,他似乎不該怪罪朴有天的繁忙,應當在他願意嫁過來時就必須認清,皇上就是得以社稷為重,至於他,理當是次要的角色。

解除了心中疑惑,他還是不甘寂寞,於是逕自決定讓這些姐姐們留下,陪他在宮廷裡生活,與他把酒作詩,詩詞首首來首首去,他才發現姐姐們的才華博雅,並不是他人眼中所說得低俗下賤之人。

但這件事對於一直耿在心中的朴有天來說,不是件好事。當朴有天好不容易有空檔時,他花了大半的時間都在找尋金俊秀的身影,人既不在東宮也不在他的大殿,難道真如下人所言,金俊秀真的自己在西宮聚了一個小後宮?

他心底不平衡的來至西宮,房門一間一間踹,直至最後一間,門都沒踹就已聽見裡頭的不雅言詞。

「姐姐這……這種事情──」

「弟弟呀,要勇敢嘗試看看,這很舒服的。」

朴有天二話就將門給踹開,便見裡頭三女一男,衣衫不整,一桌散亂的麻將,以及滿臉通紅的金俊秀,他向前一把就抓上金俊秀的小手,怒道:「你豈能背著朕養女人!」

「不!聽、聽我解釋!」

「朕不聽!」

金俊秀也發起火來,拿了桌上的書籍便朝朴有天臉上砸去,「你冷靜一點!」

朴有天垂下頭去,眼眸不禁看了一眼地板上的書籍,『情趣多多,好事良多。』他低下身撿起書本,看起了裡頭的內容。

「你們竟然……給朕玩起這些把戲!」

金俊秀目瞪口呆,只見三位姐姐被強制遣返出宮,而他卻被憤懣的朴有天抓回大殿,一把就壓上了床。

「原來你偷吃不是用後面,而是用前面啊!」朴有天扯下了他的褲檔,連褻褲都一併撕破。

他雖想施以內力狠揍朴有天,可就怕一掌打下去會中傷朴有天的五臟六腑。

「才不是!不是你想得那樣啦!」他敲著朴有天的額頭說。

「給朕一個交代!」

剛不聽解釋的是朴有天,現在要他給交代的也是朴有天。非常時期只能使用非常手段,於是他不留情的就點了朴有天的穴道,拉了被子蓋好下身,朴有天就定格趴在他身上。

他無辜得抬起鳳眼,輕聲說道:「是我不好,讓你為我擔心,為我吃醋,可我與那些姐姐並沒什麼,只是因為你常不在,我嫌悶,所以才將他們引進宮與我把酒作詩,順道……」

他吞了吞口水,又說:「順道問一些……他們都如何讓男人覺得舒服的方法……。」

「於是姐姐們就推薦我看那本『情趣多多,好事良多』的書……。」

他伸手解開朴有天的穴道,只見朴有天緩緩地趴上他的胸膛,輕輕的抱住他。

「朕也有錯,把你關在宮廷裡讓你無聊。」

「姐姐說,要尊重你的時間。」

朴有天像個孩子一樣的趴在他身上,一動也不動。而他,為了驗證自己所說的話不假,便主動以下身蹭了蹭朴有天,羞澀的問:「咱、咱要不要試試看口交?」

「什麼?」朴有天抬頭,壞笑看著他。

他家寶貝又學了新招,但這回學到的東西可不得了。

「姐姐說……就、就是……含上你、你的那個……聽說男人會很舒服……。」

說著說著,他都覺得自己的渾身燥熱,可就不見朴有天有動作。

「你說試試好不……?」他紅著臉問。

若能讓朴有天覺得開心,要他做什麼他都願意。

「朕捨不得你這麼做。」朴有天收起玩弄的心情,摸著那臉蛋笑說:「你願意體諒朕,朕就覺得很窩心了。」

「就試試吧……反正都學了……。」他在棉被底下露出半顆頭,害羞得看著朴有天的眼,羞赧道:「你好久沒有……復道交宿作合歡,醉把茱萸仔細看了……。」

又是一句淫詩,朴有天也不管,人就撲了上去,無論是舊招還是新招,一夜之內,所有大招全都用光光;一夕之際,精蟲充腦,精盡人亡。

做錯事也好,愛吃醋也罷,最後的體諒及原諒自然是不可少。

所謂的情趣多多,好事良多,大概就是這麼回事。





全文完。







送給此部忠實讀者,希望大家喜歡///
最近有些小忙,可能更文是龜速,請見諒QQ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