獻給每個在職場上奔波的讀者,又或者隻身一人在國外求學的你。

是說這篇我的那個小六表妹有寫個開頭,他很熱愛斗燮,但在寫作上還在學習,所以寫的不多。所以我就照他的劇情衍申下去,希望這次我可以成功完坑。至於古代斗燮,碎雨因為劇情已腦死,暴君又太A,所以想想,也許就萬年坑見吧!目前我還沒出社會,所以多半都是以個人的角度來看問題,若與實際有出入,請多包涵喔!文章長短未定,一樣隨性寫XD。

這是我表妹的開頭XD

「梁耀燮!!!上次交代給你室內設計的報告呢?!」海膽經理大聲的怒吼。

「經..理..那個報告,我忘記我放在哪裡」梁耀燮小心翼翼地說。

「你當我三歲小孩啊!!下次要不要來一個被狗吃了啊?!」海膽生氣得快要射刺了。

忽然,尹斗俊拿了一份報告給了經理,經理拿了過來、看了看,點點頭滿意的走進辦公室裡。

尹斗俊大嘆了一口氣,轉頭想看看梁耀燮,只見他垂頭喪氣地坐在位子上,低頭不語。

尹斗俊靠近梁耀燮,「欸,你是不是該謝一下我啊。」

「謝謝。」梁耀燮沉重的說,其實他心中正想著『這人有毛病啊』。

「不然…你請我吃飯..ok?」尹斗俊厚臉皮的說。

「..喔..可以啊..」梁耀燮只說了一句就走了。

尹斗俊根本不懂梁耀燮在心裡不知道說了他多少壞話。



正文開始。



普遍聽長者以恐嚇人的語氣堆小孩說,現在不好好唸書,以後不可能會有什麼好工作。曾經他也是被恐嚇的對象之一,可他並沒對此觀念深信不疑,所以對於要認真念書這碼事,他的起步比別人較晚。直到某天他閱讀到某書時,經濟學者表示,大學尤其重要,好好把大學念好,入社會以後的投資報酬率會多十個百分比。

從那一刻開始,他拼命的讓自己考上好大學,然而在大學裡以最優異的成績畢業,只為了讓自己入社會以後能夠獲益這十個百分比。天底下沒有任何理財工具能這麼好賺了,於是他懷抱滿腔的熱血,當完兵以後便開始投入職場。

他曾經為自己設定過標準,以他母校驚人的背景以及優異的學業成果,應該是各大企業界的搶手貨,所以履歷的投遞並不多樣,但結果卻差強人意。不知是他高估了自己還是企業低估他,可老闆不想要也沒辦法,他便放寬錢多事少離家近的限制,又重新投遞履歷。

這回幾乎投了上百封,雖然有些通過了,但卻不是他理想中的職業,所以又放棄。這樣原地來來回回不知踏了多少次,眼看當初所打工的錢也已無法餵養自己,情勢逼人之下,他則選擇了一間看起來體質還算不錯的企業,說不上大,但也至少在股市裡頭屬於績優股這類,二話不說,他便跑去應徵,也順利的錄取了。

美好的第二人生要開始了,據說入社會跟當初念書時大不同,許多人入了社會以後總會緬懷念書時期,也不曉得是真是假,只是依照目前的他來說,他不會想回過頭去念書,因為他不喜歡。但他也沒有認真想過,眼前的這分工作到底他熱不熱愛。

第一天上班,不免要來場假惺惺的自我介紹,這間公司的員工說多不多,但說少也不少,只不過有一個人讓他特別有印象。

「你、你好……我是梁耀燮。」

「你好,我叫尹斗俊。」

那人高高的,笑起來變態變態的,不過不笑倒是讓人覺得嚴肅。本以為那人可能是設計部的主管,但經確認以後,那人與他同個階級,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只是那人對他還算不錯,大家正忙的時候,也就只有那人願意帶他熟悉公司環境。

說那人看起來不重要好像又不是那麼一回事,至少在公司裡頭,那人似乎是廣結善緣。

「早呀!斗俊。」

「早早。」

女同事的視線都隨尹斗俊的身影飄了過來,不知尹斗俊是不是有發現,所以還特別將他介紹給其他女同事認識。

「大體上就這樣,希望你能適應這裡的工作。」尹斗俊笑說。

他不曉得這是片面話還是意有所指,是不是這間公司有著什麼不為人知的恐怖面?

他也不敢多想,回至座位後,上頭丟下來的第一份工作並沒有因為他是菜鳥而顯得寬鬆,告訴他,這份設計下個月要,主要內容是設計廣告,必須將某公司所生產的食品以廣告的方式行銷。

他坐在電腦面前傻眼以對,沒想到第一份工作會與他的專業一點也不相干,他不曾學過怎麼設計廣告,也不明白所謂的廣告概念是什麼東西,他不是企管系的嗎?怎麼會給他與所學專業完全不同的工作呢?

他苦惱的趴在電腦前,一度快哭出來,才曉得自己當初並未搞懂公司性質,而公司也僅是因為缺人,所以才錄取他。

「怎麼辦……?」

而且時效這麼短,靈感也不是說來就來,他根本沒把握自己真能在期間屆滿時交出這份設計案。

還是等會下班就走人?反正試用期間,應該沒問題吧?

「嘿,是遇上什麼困難嗎?」

這人他剛剛好像見過,不過並沒特別的自我介紹。

「我叫李起光,你看起來好像很懊惱的樣子。」

「我沒學過什麼廣告設計……。」

「你是社會新鮮人?」

他瞪大鳳眼,不太好意思的點點頭,難道有這麼明顯嗎?

「你應該認識尹斗俊了吧?」李起光問。

他知道,尹斗俊就是剛剛那位熱心的同事。

李起光將他桌上的企畫案拿了起來,朝他輕聲笑說:「剛進職場的菜鳥,就是要厚著臉皮去問老鳥。」

於是見李起光將設計案拿走,他趕忙跟上,倆人一起來至尹斗俊的桌邊,「欸,這個菜鳥讓你帶一下吧,我那邊也有一隻,沒辦法應付。」

尹斗俊抬眼看他,雖然是爽快答應了,可他卻不懂感恩,還是覺得人家的笑容很變態。

「交給我吧!」尹斗俊笑說。

其實現實與幻想真的有很大的落差,所謂投資報酬率有十趴,到底在哪?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