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他與崔珉豪在公園裡相談許久,可若要說真是在聊天其實也算不上,他們之間的沉默比言語多,崔珉豪沒再多問昌昌的事情,而他也沒有提及,三言兩語草草帶過。

崔珉豪的小吃買得有些多,但最後還是全進了他的肚子裡。

不過崔珉豪臨走之前有問他一個問題,是關於他臉上的瘡疤。正當他的腦子在想著該如何製作一個謊言時,崔珉豪卻又搶了他一拍說,若過去有陰影,不用勉強自己一定要答。

崔珉豪問這問題沒有說明來意,但他曉得崔珉豪的心中想些什麼。肯定是覺得這道傷疤眼熟,跟昌昌具有很高的相似度。見崔珉豪如此想念昌昌,他不禁覺得自己應該回去再當一次狗,而非重生做人來讓自己苦惱該如何學習做人。

人的拘束很多,可能就連摸個頭也必須講求規矩。

當初做狗時崔珉豪整個人都能屬於他,可今非昔比,做什麼也不容易。

後來他便載著崔珉豪回至他們所碰頭的夜市,崔珉豪的心情似乎好了許多,心跳也較為平靜,聽著聽著,都讓他想如以前一樣抱著崔珉豪睡過一覺。可後來,那夜也真讓他很安詳地睡過。

今日一早,他率先替朴有天與金俊秀準備好早點後,便逕自前來獸醫院開店。跟飼料廠商約好的清點時間在十點,但他提早了一個小時來至獸醫院,為店內打掃一翻,清出了一個空位好讓廠商擺放那二十包的飼料。

待廠商載貨來時,他便走出獸醫院幫忙搬運,可遞給他簽收單的,卻是一同前來的另一個女人。

「你就是沈先生啊?」他嗅了嗅女人身上的味道以及聽聞心跳聲,女人的情緒好像有些高昂,正確來說應該是高興,「我是。」他微笑說。

「電話中你的聲音還滿溫柔的,沒想到聲音好像跟人有些違和,看起來像壞男人。」女人笑答。

他不太能分辨這話是褒還是貶,可既然女人是在心情好的情況下說得,他想應該不會太壞。

「是嗎?」他輕笑說。

書上有說,第一印象很重要,所以要隨時保持笑容,至少會讓第一次見面得人覺得善意,覺得有好感。

「我是素雅,姓邱。」

「幸會。」

他覺得自己的臉有些僵硬,他果然還是不適合應付這種場面。明明沒有什麼高興的事情,為什麼要笑?難道博取好感很重要?

「那麼希望下次也能接到你的訂單囉!」

「好。」

廠商走了以後,他才發現女人似乎遇上男人就會變得比較害羞,除了心跳會加快一些,費洛蒙也會有些微的變化。說真的,到目前為止,他只能以心跳聲以及費洛蒙來判斷一個人,至於其他,察言觀色等等,其實他還是學不太會。不過他也發現,似乎跟同性或者夥伴在一起會比較自在,至少他不需要笑得讓面部肌肉僵掉。

沒多久金俊秀與朴有天也前來上班,他不經意地看見金俊秀脖子上有些微瘀青,沒預警就將金俊秀拉了過身,仔細一瞧。

「這是什麼?怎麼會有朴有天的味道?」

金俊秀的臉是紅了起來,趕緊抽過小手,便遮掩住自己的脖子。朴有天在一旁也嚇到了,沒想到這麼細微的東西都躲不過他的鼻子。

「你怎麼連這個也可以知道是我用的?」朴有天納悶的說。

可接下來的問句更是嚇人,一度讓他們覺得真不該與他同住在一個屋簷底下。

「這跟你常發情有關係嗎?」他認真得問。

朴有天快暈倒了,這輩子怎樣都沒想過連想做房事這碼事也會被看得一清二楚。

「天啊!我們根本沒有隱私!」金俊秀忽覺無地自容,轉身就打了朴有天的肩膀,「你克制一下你的費洛蒙!」

朴有天傻眼,眼看金俊秀就不理他了,可他也沒追上,便巴著他問:「你感受得到我的費洛蒙?」

「可以。」他點頭說:「你的週期大約每三天會分泌大量費洛蒙。」

「太瞎了!所以你都知道我每三天就欺負俊秀一次?」

「欺負?」

「就是上床啦!」

「我知道。」

朴有天覺得不可思議,就連算命可能也沒這麼準過,竟能算出他的週期。

只是他關心的不是朴有天發情的次數,而是金俊秀脖子上的瘀青,「為什麼你要讓金俊秀的身上有瘀青?你揍他嗎?」

「怎麼可能揍他,我還想見明天的太陽呢。」朴有天摟過他的肩,細聲說:「那是用吻得,不過也得吸吮一下。」

他不太理解,只是覺得這麼做有意義嗎?他一般都精射一射就拍拍屁股走人,不可能在母狗身上咬出什麼瘀青來。

「為什麼?這能代表什麼嗎?」

「這是占有的象徵!就是告訴其他人,這人是有人的,少搶。」

對於這樣的論點,他有些心動。

所以只要在崔珉豪身上留下自己的印記,崔珉豪就會屬於他。

人類果然是很聰明的生物,目前崔珉豪身上還未發現他人的印記,他得想個辦法讓崔珉豪成為有主物才行。

反正也當不回狗了,唯一一條路,就是重新開始,讓崔珉豪再做回他的小奴隸。






要先說一下...昌珉還不曉得什麼是愛情,只是不想讓珉豪屬於別人而已,恩康康。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