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整天,他就像新手訓練一般跟在尹斗俊身邊,沒想到尹斗俊做起事來與他所認識的第一印象差很多。本以為尹斗俊可能是有點吊兒啷噹的個性,其實不然,做起事比誰都認真得多,而他一天下來也學到不少。

尹斗俊將企畫的一小部分交給他,雖說是廣告設計,可也有不同分類。他所負責的部分則屬報紙稿與雜誌稿,至於電視廣告,尹斗俊是將這部分的工作先攬去。

第一印象固然重要,但卻不是評斷一個人好壞的唯一標準。他看著尹斗俊堆積如山的設計稿,便曉得自己的工作部份是加諸在尹斗俊身上,也不見尹斗俊有什麼怨言。教導菜鳥也許是公司的文化,而他則是受惠的其中一人。

「謝謝你。」他手頭抱著一堆範本設計書、設計稿,給了尹斗俊一個深深地鞠躬。

尹斗俊卻趕忙站起,扶著他的肩說:「小不點,你太客氣了啦!」

小不點?

他臉上也些不快,抬頭看著尹斗俊說:「我才不小!」

對於這種玩笑反應可以不用這麼大,看見尹斗俊有些尷尬的笑容,他也覺得有些抱歉。

「大家年紀是都不小了。」尹斗俊搔搔頭又說:「今天就早點回家吧,試用期公司是不會給加班費的,回家好好研究,早點休息。」

這種黑心公司很多,照理說試用期的新手也得算加班費,他果然進了一間黑心公司。

「勞基法不是規定要算嗎?」他納悶的問。

尹斗俊收拾著桌上的資料,笑著點頭說:「按理來說是啊,不過你想想,以前學徒要學一樣技能,得花上四五年,而且不會算薪資。現在不同,像你這種新手還不能替公司賺到什麼錢,試用期就給薪,再算加班費不覺得太過分嗎?」

他被說得啞口無言,但尹斗俊的說法不錯,以前補習得自己繳學費,現在補習則多半由公司出錢請你來學,若不論經濟上的消費指數等等,他們這一代確實算幸福。

抱怨總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考慮得越多,抱怨也就越多。

「好好的學吧,每間公司都有值得學習的地方。」尹斗俊拎起公事包,笑說:「如果是社會新鮮人,我勸你不要太挑工作,或者考慮薪資。要先累積實力,實力才是你往後跳槽能夠用來談判薪資的籌碼。」

明明眼前這人不算太老,可能只比他大沒幾歲而已,但說起話來就像老人一樣。他看著尹斗俊道別後的背影,部門裡頭只剩下三個人。一個是李起光,另一個也像是新手,看上去有點像外國人,另一個則是他。

他走回自己的位置,也準備收拾下班,臨走前還特別向李起光道別。看著另一個菜鳥認真學習的模樣,他才發現他自己似乎沒有做好心理準備就學著別人一起入了社會。

「謝謝你今天的幫忙。」他笑說。

李起光笑起來眼睛就像個月彎,「不會啦,回家好好休息吧!」

「請問……。」

「嗯?」

「這間公司的老手都會帶著新手一起學習嗎?」他問。

李起光聳聳肩,微笑說:「至少我們這個部門是,別的我不曉得。這個文化是尹斗俊帶出來的。」

果然,他當初太小看尹斗俊了,還一味以為人家是變態大叔。

「尹斗俊總是跟我們說,公司賺錢,員工就能賺錢,所以他才會希望設計部能夠發揮互助功能。」

明明就不是什麼主管階級的人物,為什麼影響力可以這麼大?

他也沒多問下去,手頭便拎著一大堆範本,搭著地鐵回家。一回到家洗完澡後什麼事情就不想做,更別說繼續做研究。他應該像那位菜鳥一樣留在公司裡努力的……。最後還是敵不過睡意,一覺就到天明,什麼資料也沒看。

一早來至公司,他早餐也沒吃便猛K這些範本。待尹斗俊走進部門以後,他是刻意躲避,也沒膽量再去找尹斗俊問問題。因為什麼也沒看,所以也沒什麼特別的問題。

「早安,小不點。」

抬眼就見尹斗俊趴在他的辦公桌邊的隔離牆,他垂了頭,輕聲說:「早……。」

「昨天看完有什麼問題嗎?」

「我……我睡著了。」他無辜的抬起頭,只見尹斗俊也瞪大眼,笑說:「沒關係,預料中的事情。」

他看著尹斗俊走回座位,便也趕緊埋頭看這些設計範本。他必須在尹斗俊規定的期限內交出初稿,才有辦法審核,進而編排入企畫書裡頭。他們還得找報商合作,還有找藝人拍廣告等等。

怎麼可能在期限內完成……?

他苦惱地抱著眼前的資料,甩甩頭,振作後繼續努力。

果然從無到有,一直都是一件辛苦的事情。

待至中午,他也沒膽敢吃飯,只見尹斗俊忽然拿了一個便當給他,拍了拍他的肩說:「至少要起來走走,吃些東西才會有體力繼續工作。」

尹斗俊沒有任何的埋怨,還托了椅子與他一同吃飯,順便教導他一些平面設計的概念,如何在這堆範本當中能夠直接抓住要領。他的飯沒吃幾口,只忙著搞懂。

「先吃飯吧,反正我會等你。」尹斗俊笑說。

看看另一組新人,比起他來,他好像真的鬼混很多。

「我會努力的!」他握起筷子,振奮的說。

尹斗俊摸摸他的頭,笑道:「加油,小不點。」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