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崔珉豪騎車回家的身影,他也默默轉身朝公寓走回去。

一進門金俊秀與朴有天就前來巴著他過問結果,大至上與他們猜測得沒錯,崔珉豪並沒有出手打人,只是也沒有傻笑。但是對於結果到底是好是壞,他沒辦法判斷。崔珉豪並沒有明確地拒絕他,也沒有果斷的告訴他,他們能不能夠在一起。一切好像就在他提出『昌昌遺言』以後便模糊焦點。

所有的時間幾乎都在聽崔珉豪訴說他們的過去,他就像天生演員,裝的自己像是第一次聽見一樣,只是在對應對方面還不夠即興,不過就算只是看著崔珉豪自嗨,他也覺得這時間花得特別有意義。

「我們等你等得這麼晚,結果什麼結果都沒有!」

「對啊,珉豪怎麼這麼不乾脆!」

看戲的永遠都比演員還激動,其實最納悶得應該要是他,畢竟他連後續還會不會見到崔珉豪一點頭緒也沒有。既然崔珉豪什麼也沒表態,他也不大好意思就直接認定彼此關係已前進了一步。

夜已深,他也沒別向另外倆人道聲晚安,便走進房內準備休息,徒留那倆人盡情在客廳裡討論。在他睡去以前,又不禁看了手機一眼。手機螢幕是暗的,反正也沒什麼好說了,他埋進棉被裡頭,沒多久便睡了過去。

美好的假日讓他一覺到天亮,他本想賴床久一點,可躺久了骨頭也痠痛。以前做狗時他每天都必須跑十公里以上才會覺得體力有被認真消耗,如今成了人,運動的慾望好像就沒以前的多,但總會覺得少了什麼事情沒做一樣。

於是才清晨六點多,他便換上先前朴有天為他買的休閒運動服還有布鞋,從公寓大門出發,一路跑至昨晚與崔珉豪約會的公園。雖然不覺得太累,但比起從前,他的運動機能似乎已退化。

看來人類的構造跟以前有很大的不同,四條腿一起跑感覺較有效率。

他一個人就在公園裡閒晃起來,公園的情景都沒有變,只是以前遇過的善良老人卻沒再出現。景物依舊,但人事已非。他隨意挑了一張長凳席坐,看著老人打太極拳,又看看以前他的秘密基地,他才真正相信自己已回不到過去。

歇腳的時間持續並不久,他又一路跑回公寓,沿路順道買了三份早餐,拎著就走進公寓大廈。

朴有天與金俊秀仍然在睡,他洗了個澡,一個人就坐在客廳的沙發裡吃早點。之前都瞧金俊秀在客廳邊吃東西邊看電視,可當他拿起搖控器以後,不屑地又將遙控器放回客桌上。太多的東西他搞不懂,以前就沒想過要搞懂,不知為何成了人後就會迫切的想知道一切,即便他真的一點也不拿手。

於是他又再次拿起遙控器,讓自己保有耐心,從第一個鍵開始按起,看看電視會有什麼反應。直到他將電視摸透以後,他也不曉得為何電視已不能觀看,呈現一片藍藍的狀態。

他默默地按了下開關鈕,收拾課桌上的垃圾,便走回房內。

本想睡個回頭覺,可又見桌上的手機,他最後還是拿起,想打通電話找找崔珉豪。沒想到當他按了一下手機,他才發現昨晚崔珉豪有傳簡訊給他,但他卻沒有看見。

『明天有流浪狗收養活動,要不要一起去看看?早上十點。』

說得就是今天,他看了看時間,離十點來有一個小時多,他趕緊回傳簡訊,『昨天沒看到,抱歉。我要去。』

沒多久崔珉豪就回傳了,『在流浪狗之家外頭,十點碰頭。』

這消息他也沒告訴朴有天與金俊秀,一般要睡到中午的他們,他也不想敲門進去報告,免得看見不該看的畫面,惹來朴有天的不爽。

時間一到,他就自己出門去找崔珉豪,路途不遠,他便比崔珉豪還早一步到達。崔珉豪同樣騎著腳踏車前來,與他相望時還笑得特別有精神。

「早!」

「早。」

從崔珉豪開口說話時他就聞見一股甜甜的味道,崔珉豪的嘴中好像有含東西,可他也沒多問,就隨著崔珉豪一起走進收養會場。

他發覺崔珉豪特別有狗緣,一走進去所有的心聲都是朝著崔珉豪去,渴望崔珉豪收養他們。只是他時不時就發出恫嚇氣息,要他們別肖想,可就算沒有人養,他也向那些狗兒們說好,他會固定提供伙食給流浪狗之家來確保他們的生活。

「你看,每隻都好可愛喔。」崔珉豪的眼神冉冉有神,就像當初他們相遇一樣,「你是狗靈媒,那這裡有狗狗喜歡我嗎?」

「都很喜歡你。」包括他在內。

崔珉豪也許是他流浪以後第一個會想友善的對象。當然他對於幫助過他得人類也心存感激,只是不曾有過想在一起的念頭。

「真的?」

「嗯。」

不管崔珉豪信不信他,他也只會實話實說。

「好可惜,因為在外地念書,所以我目前不能養,不然會像昌昌那樣,沒辦法好好照顧他。」

看來這件事情是在崔珉豪心中留下了一道陰影,不過也是該有陰影,因為他的確在曾經裡頭埋怨過崔珉豪。要不是他老了,他絕對會追著崔珉豪至天涯海角,也不會放棄他這個小奴隸。

他也曾經以為所有的人類都是一個樣,一個因為孤單所以養他們,直到不孤單以後,就隨手將他們拋棄的模樣。不過並不是所有人都這樣,至少他所喜愛的小奴隸,並不一樣。

「其實我每天都在向昌昌禱告,希望哪天我們可以再相遇,無論是投胎做人,或是狗。」

他看著崔珉豪,鼻息間聞著香氣,便輕聲道:「我想他應該有聽見。」

崔珉豪笑了笑,也沒再說話。

「你的嘴巴是不是有東西?聞起來香香的。」他果然禁不住誘惑,開口就問。

崔珉豪覺得不大好意思,點頭笑道:「是森永牌的水果糖啦。」

「好吃嗎?」

「我覺得還不錯。」崔珉豪推薦得說。

只見他的漸漸地湊近至崔珉豪面前,舔了一口小嘴,嚐到了甜味後便肆無忌憚地竄入崔珉豪的嘴中。崔珉豪推著他,但他卻箝制住他的後腦勺,直到嚐到了那顆水果糖,他才滿意的放過眼前覺得無地自容的崔珉豪。

「嗯,不錯。」

「你……」他聽見崔珉豪加速得心跳聲,但卻還沒會意自己已鑄成大錯,甚至一副無關要緊的模樣,「就算喜歡,也不能這樣……。」

他覺得氣氛有些不對,還沒弄清楚事情,崔珉豪便甩身就走。

只不過是想試嚐水果糖,難道他的方法不對嗎?

崔珉豪是騎車離去,他才發覺自己似乎真的做錯了,原來人類的分享是不能夠從嘴中搶。他也趕忙跑回公寓,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踹了朴有天與金俊秀的房門。

「哦,怎麼了嗎?」金俊秀率先被吵醒,沒什麼起床氣,只是揉著眼問。

「我好像做了不該做得事。」他說。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