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的正義,無論是主觀認定或者客觀揣測,都沒有一個確切的標準。眼前所見並不一定真實,只有無窮盡的舉證才有辦法彰顯出真相。

誰對誰錯他已不想探究。

他只曉得,在他走進他的生命之前,他早就知道他會是一個大麻煩。



最近案件流通率不高,上層施壓下來每個警員就必須皮繃緊一點。為了治安,這麼一點犧牲也是應該,但犯罪可大可小,小的可以吃案,大的可能就沒有那麼幸運。

在緝毒組裡頭也待久了,雖知道每天都有人在販毒,可要他們第一時間一網打盡根本是強人所難。必須合法程序調查,又要在第一時間調查出一個結果,完全是要馬兒好又不讓馬兒吃草的經典寫照。

可說起來,對他這種總不按規矩辦案的人來說,基本上法律只是掛名的好看。但卻也讓他納悶,連他不遵循法律走的人都未有任何消息,若不是國家的治安有進步,就是犯罪的手法又被更新,他們又得再重頭開始發覺。

「我們國家的治安可真好啊。」

他忍不住得諷刺起來,上層強力施壓一定要緝毒,也不知為何如此迫切,只說毒販仍存,必須盡速逮捕。但是調查從來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在沒有任何告發的情形下,要他像跑業務一樣自己發掘,更是難上加難。

只見沈昌珉優閒地喝著咖啡,眼光沒看他,只管盯著桌上的資料看,也不曉得在看些什麼。

「昌珉,你那邊有案子嗎?」他湊過去問。

沈昌珉瞥了他一眼,輕聲說:「沒什麼,只是一宗偷竊案。」

「偷了什麼?」

「就新聞播很大的鑽石失竊案。」

他瞪大了眼,覺得意外,「沒想到你會接。」沈昌珉一向最不愛麻煩事,可卻沒想到他竟然會接下偵破程度只有百分之一的案件。

沈昌珉一口氣將咖啡喝完,不太情願的說:「會搞這麼大的竊案只有一個人。」

他挑眉,輕笑問:「是上回色誘你,不小心讓他逃跑得那個人吧?」

看神情就曉得沈昌珉並不想任何人提起這件事。他也沒想到竟然會在激情當中鑰匙就這麼被偷走,果然男人的腦袋都很專注,不可能在做愛的時候還會想些別的,除非就像崔珉豪那樣,做愛是別有居心,根本不是純心。

於是這回又搞了一宗銀行的鑽石竊案,據說所有替製作鑽戒集團保管的鑽石全都失竊了。可沒有人曉得,崔珉豪是如何在一夕之間讓保險庫裡頭重達兩三噸的鑽石全都不見。於是銀行虧損嚴重,巨大的賠償金額根本天價,就連保險公司也面臨倒閉危機,再保險公司似乎也是一大損失。

「上層派這案子給你,應該是希望你戴罪立功。」朴有天調侃地說。

沈昌珉幾乎是面癱,也不想說太多,下班前只朝他說:「你也沒好到哪去。」

沒錯,他們倆同是天涯淪落人,只是沈昌珉已火上燒頭,他則是在慢火當中等著被燃燒殆盡,結局並沒有不同。

今天也沒什麼好調查的,他便也早早就下班,回家上網做他想做得事情。他慣於寫作,若有空也會上網寫寫網誌,雖說總不超過三百字,也沒有閱覽,但他還是習慣與文字為伍。偶爾打通電話給女友,打打砲聊聊天也好,反正像他這種職業,能不能有明天也不曉得。

他隨性在網誌上發文後,突然想起自家可愛地姪子即將要過生日,據說那孩子很喜歡芭比洋娃娃,他便上網蒐尋網路最大宗的交易平台,輸入他要的檢索項目,便替孩子挑起看上去長得較上道的芭比娃娃。雖然不大能分辨一般女孩會喜歡哪種類型,不過至少還具備一些基礎審美觀。

剛好在找尋當中,他忽望見一個賣家,賣得東西相當豐富,只是每樣的搭配都需要額外付錢。但算一算總價碼,也並不會超過自己去百貨公司買的價碼。

不過很可惜,對於什麼洋娃娃該配哪棟房子,手上該拿什麼包包,穿什麼高跟鞋,他完全不曉得該從何套起。這比邏輯思考還困難,在他眼中貌似什麼東西都長一樣。果然只具備基礎審美觀是不足夠的,還是去看看人家問與答都怎麼問,怎麼搭配吧。

由於配套價錢不一,還滿多人來這問價錢的,他也順道看看人家都配些什麼來著。

『NO.1+B1456+N3345,請問這樣多少錢?』

他研究了一翻,才曉得賣家有規定詢問的模式,好讓他們計算價錢。分別是洋娃娃的編號,房子的編號,以及娃娃身上配件的編號。

於是無聊,他便一道一道地觀看留言,還上一頁下一頁分別對照別人買了什麼東西。

『M1122……。』

他閱覽著娃娃配件的圖片,找了好一會,就是沒找到M1122對號的圖片。他想,大概是售完了吧?只是想買這樣配件的人很多,讓他不禁覺得,這貨一定搶手,不如等個幾天再來搶購,反正離姪子的生日還有些距離。

既然近期沒案件,不如明天幫幫沈昌珉一起想辦法找回那些鑽石。一夕之間就消失匿跡,那位稱自己是沈昌珉小粉絲的竊賊究竟怎麼辦到的?

看看時間,多想也沒用,他整理整理,便也早早入睡。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