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流浪狗之家所發生的事情可大可小,若是沒被任何人看見,也許場面也不會如現在一般難堪。大家都曉得媒體新聞已是慣於捕風捉影,不論內容真不真實,總能自說自話,以偏概全。

這回的斷章取義雖讓當事人覺得難堪,不過看戲得倒是覺得浪漫。

『同性之愛,浪漫擁吻!』

他們仨人看著報紙上的新聞圖,一看就曉得其實一點也不浪漫,沈昌珉那大掌不用說也一定是強迫著崔珉豪接吻,豈有浪漫的道理?但所有的過錯還是得怪罪於金俊秀。

那天沈昌珉回到公寓後難得惜字不千金,第一次聽見他說這麼多話,神情也有些焦慮,聽完內容以後,金俊秀才道歉自己真不該借那堆耽美小說給他做為學習的依據。這事情若發生在小說裡頭那固然是美麗,可若在真實世界裡發生,前提也得要是你情我願地曬恩愛,倘有一方出於強迫,這美麗的畫面也將會是種醜態。

沈昌珉為此困擾一夜,隔天上班後又見這該死的小頭版,依他做人的直覺,他知道自己恐怕難以再見崔珉豪一面。金俊秀本想打電話幫他道歉,可任誰都不曉得該如何開口訴說如此尷尬的事件。

「昌珉……這也沒辦法。」朴有天拍著他的肩膀上說。

若是現在想找崔珉豪正事道歉也必須等一個星期以後,但說是這麼說,崔珉豪願不願意再與他出來逛夜市也還是個迷。他心情煩躁地坐在美容室裡頭,看著那些好命狗,不禁覺得,其實做狗若能找到好主人,這會比做人還來的幸福很多。

『大哥!』

忽見有小狗叫他,那隻是上次崔珉豪第二次送來的小狗,第一隻已經成功送養,可這隻卻遲遲沒有人要。他悄悄走近,蹲了下身垂眼看著那隻小狗。

「幹嘛?」他問。

『大哥,有沒有主人想要我?』

小狗搖著尾巴,興奮地朝他問。只是很可惜,目前並沒有人來認養。他看著小狗的臉蛋與粗壯四隻,長得並不算好看,可長大以後應該也會是大型犬。他將小狗從籠子裡抱了出來,放在腿上,摸著小狗的頭,沒有說話。

『今天會有主人來嗎?』

小狗的眼神很真誠,可他卻沒法給予小狗一個明確地答案。

「可能……要再等一陣子。」

朴有天聽見他對小狗說得話,前後就大概能夠聽出個端倪。

「還是昌珉你來養他?」朴有天突然說。

小狗的雙眼雪亮,雖然聽不懂朴有天說得話,但在他懷中也算乖巧,不吵不鬧,感覺就是個能夠訓練成軍犬的奇才。

「好,我養你。」他朝著小狗說。

只見小狗站在他腿上搖頭擺尾,像是真懂他說得話,『大哥我超喜歡你!』

會這麼做決定,其實他也有私心。若能派一隻臥底替他去觀察崔珉豪近況,那麼即便崔珉豪不想與他連絡,他也能夠將日子過得安心。這次的錯誤他大概猜得出難以再與崔珉豪見面。雖然提供照片給記者的公民,照片上並沒露出崔珉豪的臉,但也拍到了身影,他想崔珉豪週遭的朋友也可能會猜中照片裡的主角就是崔珉豪。如此一來,崔珉豪的生活可能會過得難堪,畢竟人類裡頭,好像不能夠坦然地接受所謂『同性之愛』。

他深感抱歉,他想,以後都別碰面或許對誰都好,他犯下的錯誤已太多,大概也不適合再被原諒。

「昌珉要養?」金俊秀瞪大鳳眼問。

「嗯,這樣就能夠派他幫我觀察珉豪的近況。」

「你這樣真的很像變態耶!不過你高興就好啦。」金俊秀像是又想到什麼,便說:「不然我們一起養吧,其實我最近也正在考慮養隻輸血犬。」

他看了看懷中的小傢伙,便說:「他以後體型會很大,就像當初的我一樣。」

小狗聽不明白他們在說些什麼,只曉得自己有人養就覺得開心,而且還是身邊他熟悉的人類要做他的主人,他更是有雄厚的抱負心,一定要好好回饋眼前這三個主人。

「那他要叫什麼名字?」朴有天突然問。

金俊秀是想了一會,便說:「叫夏洛克好了,因為他要被昌珉訓練成臥底了。」

小狗繞著他們的腳踝跑,這樣也好,別再見面,對誰都好。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