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珉豪前來打工後,金俊秀與朴有天的工作也鬆散很多,甚至也不會提前來做營業整理,將所有雜事丟給他與崔珉豪。金俊秀也特別規定崔珉豪得在早上九點到達獸醫院與他一起整理,因為倆人薪資相同,所以必須所學與所做也都一樣。

崔珉豪也沒鬧什麼彆扭,雖是熟人,但也沒多少抱怨,早早八點五十就到達門口等著他來開門。由於他與金俊秀等人住在附近,他沒有提前的習慣,只有準時。待他見崔珉豪一人站在外頭搓手等待,他帶著夏洛克向前,便輕聲說:「九點以後再過來就行。」

崔珉豪笑了笑,搖頭道:「沒關係啦。」

只見崔珉豪蹲了下人與夏洛克打招呼,夏洛克很開心,可卻放訊息給他,『大哥,小主人的手好冰!』正想走進獸醫院的他,轉了過身垂著頭看著崔珉豪,一把就將人家的手臂抓了起來。崔珉豪還搞不太清楚狀況,他就將自己的大掌握住了崔珉豪的手。

「夏洛克說你的手太冰了,進來我泡杯咖啡給你。」

即便他不喜歡咖啡那種刺鼻的味道,但獸醫院裡頭也只有這口味的即溶粉。一進門他就破慣例地沒先整理,而是走進他們的休息室裡頭泡了一杯熱呼呼的咖啡給崔珉豪。由於新進成員的崔珉豪沒有自己的咖啡杯,他便拿了自己的。遞給崔珉豪使用前,他還保證自己沒有用過,免得崔珉豪覺得噁心。

雖他變得很小心,但也對崔珉豪更是細心一些。崔珉豪捧著暖呼呼的熱咖啡,似乎有些呆滯,而他也只是在走出休息室以前特別交代,直到夏洛克覺得你的手不再那麼冰時,那時再出來工作。

他曉得人類的手很神奇,冬天若是太冷,有時末梢血液循環會不穩定,於是開始冰冷,甚至僵直。這對於他們的工作沒有幫助,尤其還必須替那堆手術刀做一次確保性的消毒,若不慎割傷就很麻煩。所以沒有一雙夠能好操控的雙手,他不願意崔珉豪冒這些具有危險性的風險來做這些工作。

倆人隔絕於不同的房間,他俐落地將獸醫院裡的東西整理完畢,也將寄住在醫院裡的狗兒順道餵食後,夏洛克才從休息室跑了出來,搖著尾巴對他說:『大哥,小主人的手溫暖了。』

他走進休息室看著有些無措的崔珉豪,似乎是不知道該把咖啡杯放哪裡,他便率先說:「放著就好了,我等等會拿去洗。」崔珉豪點點頭,他又說:「夏洛克說你過關了,出來吧,我教你怎麼消毒手術刀。」

最有技術性的雜物大概就只有這樣,至於其他,他也僅是口頭上交代。待將所有雜事完成以後,他穿上了外套,看著崔珉豪問:「你吃早餐了嗎?」

崔珉豪抬頭看著他,點頭道:「剛喝了一杯咖啡……。」

「那不算吧。」他圍上圍巾後,便又說:「我幫你買一份三明治。」

「我跟你一起去。」

「不用,我馬上回來,外面很冷。」

崔珉豪站在門口看著沈昌珉與夏洛克,只見沈昌珉跟夏洛克在門外說了些什麼,夏洛克便自己推門走進獸醫院內,朝他搖頭擺尾。本想向夏洛克套些話,但他不是靈媒師,只知道夏洛克對他很友善,其餘他什麼也不知。可後來看久一會才發現,夏洛克是他當初撿到的第二隻狗,沒想到這隻會讓沈昌珉收養了。

爾後沈昌珉拎著早餐回來,時間也已快十點。早餐不只有一份,還包括等會就前來的金俊秀與朴有天。這就是他們小咖必須做得工作,不是很困難,也沒有很粗重。

「昌珉,夏洛克是當初我撿到的那隻嗎?」

沈昌珉喝了一口熱豆漿,點頭道:「嗯,我們養來當輸血犬。」來有當他私人的臥底。

「哦……他以後也是很大隻的那種?」

他想了一會,便說:「大概跟昌昌差不多,只是身高沒那麼高,體型像聖伯納。」

崔珉豪在一旁跟夏洛克玩了起來,小嘴笑著說:「你好偉大喔。」

『大哥,小主人費洛蒙指數上升。』

所以覺得很快樂是嗎?只要跟狗有關係,崔珉豪都會覺得很開心。他順手拿了三明治給崔珉豪,倆人就坐在櫃台邊,安靜地吃著。能聊的話題沒有很多,崔珉豪也很少再問他有關昌昌的事情。貌似沒有了昌昌,他們就像是不會相遇得陌生人一樣。他不曉得他與崔珉豪之間還能有什麼好談心。

如今崔珉豪脖子上的痕跡與味道已不見,讓他莫名空虛與感慨。其實他還是喜歡崔珉豪染有自己的味道。就像當初一樣,他也能在自己的皮毛上找到崔珉豪的氣味。

「你為什麼會來這打工啊?」崔珉豪問。

這故事說來很長,且說出來崔珉豪就會知道當初所拿的骨灰是假的。他想了一會,才說:「因為對狗有興趣。」

「那你會幫狗狗看心理嗎?」

「目前沒有。」

崔珉豪笑了笑,他什麼也沒問,崔珉豪就逕自說起自己的理想與目標,「我以後想當獸醫師!雖然現在是跟著有天哥學美容的,不過也沒關係,等到我考上獸醫系,我會來這裡實習。」

他沒說話,對於這種未來的光景,在他腦中似乎不曾有過。

「你有什麼夢想嗎?」

「沒有。」他些許茫然地說。

「應該或多或少都有吧。」崔珉豪苦笑,又問:「那你應該有最喜歡做的事情吧?」

他轉頭看著崔珉豪,露出淡淡一抹微笑,不過不明顯,也撐沒幾秒。

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賴在小奴隸旁邊,讓小奴隸為自己打理,陪自己散步,然後一同擁著對方入睡。

最奢侈的總是夢,最可悲的,是他付不起。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