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兩三天後,崔珉豪仍是沒有改變他所交代的事,明曉得九點以前不會有人來開門,可為何總要挑在八點五十分出現在門口。為了不讓崔珉豪等太久,他也在八點五十分出現,神情不大好看的盯著搓著手的崔珉豪瞧。

有些事情說過一兩次他便覺得煩,要再說第三次他可能就已有咬人的打算。但因明白崔珉豪的脾性,他乾脆地從夾克兩旁的口袋拿出兩包東西,就遞在崔珉豪冰冷的手上。這東西是他前天買得,就是為了防備崔珉豪這種不聽話的個性,所以特別去準備最近廣告很大的暖暖包。

一進門他就先開了暖氣,將崔珉豪敢進休息室,一樣泡了一杯熱騰騰的咖啡給崔珉豪取暖。既然說話沒什麼屁用,他與崔珉豪一句話也沒說,就各自做著他們必須做的事情。

崔珉豪學習很快,教一次就懂,不像夏洛克連訓練去廁所大小便要訓練很久。所以這些雜事由倆人分擔的效果也漸漸彰顯,不到三十分鐘,他們就將所有的大小事務處理完畢。

「我去買早餐,你要吃什麼?」他換上夾克,問著崔珉豪。崔珉豪的臉上有點茫然,於是當他圍上圍巾以後,又說:「還是我買什麼你就吃什麼?」

崔珉豪仍是想了一會,才對他說:「我們一起去好不好?」

這樣的語氣像是懇求,與前兩天不同,而不是任性的要求想跟隨。

「外面很冷。」他說。

眼前這人動不動就手冰腳冰,做什麼硬要跟?

只見崔珉豪笑了笑,將放在夾克口袋裡的暖暖包拿了出來晃晃,「我有暖暖包。」

『大哥,小主人心跳很快!』就連他也感受到了。崔珉豪提出這樣的邀約似乎是有些緊張,不知是不是怕自己又被拒絕。

「把衣服穿好。」他說。

崔珉豪開心地換上棉襖,也圍上圍巾,便跟著他一起出門。倆人的手都怕冷地縮在口袋裡,尤其他都已將拳頭握緊,就怕一丁點的冷風闖進手心。可沒想到,在他沒有留意的瞬間,他的拳頭便被一個溫暖物所包圍。

他轉過頭看著將暖暖包偷偷放進他口袋的崔珉豪,人兒笑得靦腆,臉上有些許紅暈,抬眼與他對看,「分你一個。」

崔珉豪的費洛蒙指數突然上升,讓他覺得有些不明所以。而他自己的費洛蒙,他明白自己會上升的特別意義。但他曉得,崔珉豪若沒有暖暖包,那隻手肯定又會變得冷。所以他趁著街上沒有人的時候,停下腳步來,看了崔珉豪好一會。

「怎麼了?」

要誠實說自己會擔心,這種話他有點說不出口,但將暖暖包還給崔珉豪,人家又是不收。於是他冒著會丟臉的風險,將崔珉豪的手牽進自己夾克,倆人的手心就隔著一包暖暖包。

崔珉豪意外地沒伸回手,反倒距離與他拉更進。在他口袋的那個暖暖包,便被崔珉豪緊緊的握在手心裡。而他也嫌有些冷,便逕自將崔珉豪的手當暖暖包也一起包覆起來。兩個大男人挽著手在街走,他不覺丟臉,崔珉豪也意料外的安靜。

直到他們買到了早餐,他才將暖暖包給了崔珉豪,一個人便拎著早點走回獸醫院內。

夏洛克一看見他,便奔向他問:『大哥,你怎麼還不搖屁股!你今天超高興,費洛蒙指數上升!』

他有些無言的不想回答,但卻見夏洛克一直朝崔珉豪吠,像是要說些什麼一樣。由於崔珉豪聽不懂,但從行為上判斷,他曉得夏洛克很高興。

「你在高興什麼啊?」崔珉豪也笑著問。

『大哥今天很開心喔!』

「你好可愛喔。」

『大哥超喜歡你的。』

在一旁的他實在很想踹一腳夏洛克,好在崔珉豪聽不懂,不然這下可能又會讓崔珉豪覺得恐懼與噁心。

待他們正式營業後,他倆各自負責的部分也不同,於是一整天下來也沒說上什麼話。一人在手術房,一人在美容室,等到有碰頭以後也是一起吃午餐的時候。但就在午飯時間他們忽然得知了氣象消息,說是晚間會有暴風雪,要大家盡快回家防暴雪,請勿出門。

金俊秀本是叫崔珉豪快點回家,畢竟他們的營業時間是至晚間十點,那是若再騎車回家,恐怕是有些晚了。可崔珉豪卻是堅持要做到最後,於是越拖越晚,雪便越下越大。

「你回不去了啦!」金俊秀看著窗外的雪景,便說:「地上都積雪了你根本騎不動。」

一旁的朴有天喝著熱咖啡,突然說:「不然住我們家好了,你可以跟昌珉一間。」

金俊秀與崔珉豪瞪大了眼,唯獨在替手術刀消毒的沈昌珉沒聽見,「欸,這不行!等等昌珉破功怎麼辦?」

「破功?」崔珉豪轉頭問著金俊秀。

這下子可好,雪越下越大,而金俊秀卻還是沒辦法給予一個良好的解釋。後來崔珉豪也只能自行打電話回家,說是得在金俊秀這住上一夜,所以不用擔心他的安危。

就這麼,沈昌珉是最後一個知道崔珉豪要與他同住的消息,待他得知並且回過神後,崔珉豪早走進他的臥房,脫起外套來。

「抱歉,今天借我住一晚就行了,我睡地板就好。」崔珉豪不大好意思的說,但這樣的要求他怎麼可能同意?

「我睡地板。」他說。

他心情不大好地當著崔珉豪的面將自己身上的厚外透以及毛衣給脫了。但他沒特別注意自己的毛衣黏著裡頭的保暖衣一起被拉上,待他脫下以後才發現自己身上沒穿,於是又花了一會時間將自己的內衣與毛衣分開,正要穿上時,一隻冰冷的手便摸上他的肌膚。

「你的疤……。」崔珉豪吞了一口口水,抬眼看他說:「好像都跟昌昌一樣……。」

他垂下眼與崔珉豪對望。其實這一切都不是巧合,傷疤與他,都同有著一道不能說的秘密。






差一點點就把珉豪的腿打開...我太急了XDDDD
於是趕快改一改,哈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