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這陣暴風雪沒想到一下就下了兩三天,政府為此還公告這兩三天停止上班上課,避免人民發生不可避免之意外。說是這麼說,可他還是在第二天後的一大早,冒著風雪前往獸醫院。

崔珉豪本也想跟,但這次他卻是嚴厲拒絕,就連夏洛克也不准前來,若誰有什麼意外,那才是他真正擔不起責任。在這都市也混久了,什麼樣的天氣他沒遇過?對於不同時節的氣候,他最曉得該如何在滿地片雪的路地上安全地前去他想要的目的地。

獸醫院還有些寄養的狗兒,他必須前去餵養,也趁著這時候,他想讓自己冷靜一會,好面對往後的兩三夜。

這一切都得怪崔珉豪,該在黃金時點回家卻不回家,搞到最後回不了家,還必須與他共享一間房。他並不吝嗇,共患難的心情他比誰都完整具備,只可惜他的對象卻不是他能夠大愛的人。就算沒睡在同一張床,崔珉豪那安穩的呼吸聲也夠他失眠整夜,一切通通都是他該死的費洛蒙在作祟。

他也好久沒再發過情,照理來說,他應該對女人有感,但事實卻相反,他竟然對崔珉豪特別有感覺。若他是狗,他可能早已到處撒尿宣示主權,然而尋找一隻愛他英姿的母狗來發洩一下。但人不一樣,他不可能再次在崔珉豪的身體上宣示主權,更不能隨隨便便就上了人家。

要不是昨天聊昌昌聊到三更半夜,他想,若要他忍耐一夜,他恐怕很難。但公寓就只有房兩間,朴有天不會想跟他睡,而睡客廳就代表自己與夏洛克同等地位,他好似只剩下一個地方,那就是廚房。

只不過他曉得,崔珉豪絕對不會讓他一個人睡在廚房順便抓蟑螂。這場要命的暴風雪,不知是否三天以後就能解除,他想他可能沒辦法在撐下去。滿房都是崔珉豪的味道,以前雖也喜歡,但現在的喜歡卻已不純粹。

他一個人趴在櫃台上,沒多久便睡了過去。直到櫃台邊的一通電話鈴響,他才迷迷糊糊的接起電話來。

「昌珉,你怎麼還不回來?」這聲音真好聽,他已好久沒再與崔珉豪通過電話。

「我這就回去。」他微笑說。

沒想到竟然是崔珉豪打電話過來,真是讓他備感窩心,但他內心的焦慮還是沒有解除。待他回到公寓以後,他還是有點疲憊,有些懶的進食,便回臥房倒床就睡。整張床包括棉被、枕頭、床單,全都是崔珉豪的香味,他整個人就窩進了被窩裡頭,也不管窒息與否,快速地沉睡過去。

有誰進了臥房裡來,他根本沒有察覺,只覺得鼻子想聞的味道越來越濃厚,但睡意濃厚,他也沒睜眼,一隻手就探出棉被外,將在床緣邊的東西給拉了進被窩裡。拉了什麼他並不清楚,但這東西他很喜歡。

於是他下意識地蹭了蹭,便將東西抱得更緊。

「昌珉……。」

『昌昌……。』

像是夢裡一樣,他又見崔珉豪,可他不確定自己是什麼,是人,或是狗?

「嗯……。」他悶哼了幾聲,在夢中慢慢朝著崔珉豪走去,看著人家說:「我想我是愛上了你……。」

夢幻與現實同步進行,被他拉進被窩裡的崔珉豪,聽見這樣夢話,這不是話中話,而是腦中潛意識最直接的答辯。崔珉豪窩在他的胸前,額頭便慢慢靠上他的胸膛,輕聲答:「嗯。」

本想繼續睡,但他卻覺自己的鼻頭有些癢,伸過手抓了抓,眼縫裡才發現自己懷中好像抱了一個人,眼睛再睜開一些,他果然在睡覺時做了一些沒有意識的事情。

他像是驚嚇到的彈了起身,錯愕地看著崔珉豪問:「我是不是對你做了什麼?」

崔珉豪也慢慢坐起身子,搖頭微笑,「你要不要多睡一點,你今天那麼早起,剛剛睡沒半小時。」

他胡亂抓了自己的頭髮,沒說什麼的便走下床為自己盛了杯水,一個人在客廳裡發呆。好在他什麼也沒做,但與崔珉豪睡一起後,他身上的衣服、頭髮,甚至鼻毛,完全都是崔珉豪的味道。

他不覺得噁心,只覺得有些煩躁。

『大哥你的指數……!』

「閉嘴!」

崔珉豪在臥房裡見他有些慌張樣,便大愛地想前去了解,但卻未料他拼命閃躲,不是走去廚房,就是回至臥房,避著崔珉豪問他的問題。

「你到底怎麼了啊?」崔珉豪就站在他身後,他看著窗外的雪景,知道崔珉豪根本哪也去不了,但也拼命提醒自己,他什麼都不能夠做。可沒想到崔珉豪是前來巴著他問,拉著他的手臂,不想就此罷休。

「你還好吧?」

「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你的臉看起來紅紅的。」

不要用那種擔心的嘴臉看著他……。

「昌珉──啊……!」

他轉身一把就將人兒給壓了上床,長腿勾了門邊,就把門給輕輕帶上。金俊秀與朴有天都還在睡,他想,就嚐一下,不會太久……。

「你──唔嗯──!」

他將崔珉豪的小嘴堵上,好讓崔珉豪沒辦法正常發出聲音。他知道崔珉豪有些抗拒,但越推著他,他就覺得越亢奮,一切都沒有來由,他只想好好霸佔崔珉豪,好好宣示主權。

於是又一口咬住崔珉豪的頸肩,大掌便也俐落竄進寬鬆的運動褲內,握起與他同是雄性象徵之物,不太溫柔地磨蹭起來。

「昌、昌珉……。」

崔珉豪已是臉紅脖粗,想求救卻又不敢。硬上就是不對,但他也已沒辦法克制自己。他搓揉著崔珉豪的鈴口,漸漸地有水滲出,而崔珉豪的費洛蒙指數也慢慢攀升,溫度更是沸騰,所有的變化都刺激著他,讓他欲罷不能。

「唔……!」崔珉豪咬著自己的手背,面在釋放出的那一刻,堵住了自己的小嘴。

但他沒有就此清醒,還翻過了崔珉豪的身子,那條掉落的褲子,便露出一顆誘人屁股面對著他。只要將臀瓣撥開一些,便會看見他一直以來都想入非非,也最覬覦的地方。就像金俊秀身上留有朴有天完整的味道一樣,他也想讓自己的味道留在崔珉豪的體內。

「不、不行啦……!」崔珉豪想翻過身子,但他卻將人家的手壓在床,另沾有精液的手,便趁機而入,讓崔珉豪的身子顫了一下,整顆頭都羞愧地埋進了枕頭裡。

只要嚐一下就好……他只是想要這個人兒屬於他,完整的屬於他。

沒了理性的人,就是野獸一隻。況且本就是野獸的他,在這關鍵時刻更沒辦法制止自己。即便他知道這麼做不對,後果不堪設想。

白皙的長腿跪在床成了M字腿,他沒有猶豫,就將自己送進崔珉豪的最深處。

「啊……很痛……!」崔珉豪的手緊抓著枕頭,他的鼻頭聞見鹹鹹的味道。

哭了?

他看著崔珉豪微微抽動的肩膀,才有些回過神,清楚看著眼前被他搞砸的一切。

「我……」他垂眼看著自己強迫進入的接合處,崔珉豪的穴口很紅腫,完全就是不仁慈的對待象徵。

「沒、沒關係的……。」崔珉豪側著臉,勉強地看著他說:「我沒關係……。」

「真的?可是我……」

「可以啦……。」崔珉豪的頭埋進枕頭裡悶說。

刻不容緩,他便在崔珉豪的體內探索起來,也在崔珉豪的身上留下他得意的印記。但他好似不明白界限,只管著在崔珉豪身上留下怎麼洗也洗不掉的氣味。

已經第三次了,才正想再將自己的愛灌注到崔珉豪的體內時,竟沒想到殺出了程咬金。

叩叩叩。

「喂,你們起床……哦哦哦哦哦哦──!」

啪!

金俊秀還特別再開一次門為他們反鎖,只聽見在客廳內的大喊:「他們沒空吃午餐,在做運動啦。」

崔珉豪紅著臉,雙腿就那麼開著,羞澀地看著上位者。

「最後一次。」他正經地說。

「那就快點啦……!」







昌珉沒節操就算了...珉豪你...!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