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入崔珉豪的生活以後,他便發現他與崔珉豪有許多不同的地方。做人這點不特別去關注的話,最大的差異便是人脈。縱然他多了許多時間能與崔珉豪相處,可這些時間裡也多了許多機會讓他看著崔珉豪與他人親近。就算他不能時時刻刻跟在崔珉豪身邊,夏洛克也會向他通風報信。

說是崔珉豪身邊圍了多少人,男人女人各有幾個,有誰偷摟腰、偷搭肩、偷挽崔珉豪的手臂,夏洛克一一向他報說明。這樣的安排也不知是好是壞,似乎不要太過干涉崔珉豪的生活,他的生活會比較好過。於是他在也沒安排夏洛克當臥底,認真當一隻輸血犬便可,至於其他,他也不想知道的太多。

不過話說回來,崔珉豪的好人脈對他來說也不盡然全是壞,偶爾崔珉豪也會約他與其他朋友一起出去玩,起初他並不想,但後來崔珉豪的懇求,那眼神他沒法拒絕,便也答應與崔珉豪在這周末一同去游泳池游泳。

夏暑期間,泡水是最好的選擇,尤其國立大學的游泳池收費比一般私人經營要來便宜,他也抽了時間買了幾樣較為便宜的游泳必備用具。本來也邀請了朴有天與金俊秀,可卻得到一句,年輕人的活動老人已不宜,假日還是睡個大頭覺去公園散散步比較實在。

另人算不上期待的周末也來臨,他借了朴有天的腳踏車,便照著金俊秀為他畫好的地圖一路騎至崔珉豪所就讀的大學。但大學並不曉,他又花了點時間騎進校內,一度以為自己迷路的他,卻在路上聞見崔珉豪走過的氣息。他乾脆捨棄地圖不看,聞著崔珉豪的氣味前去。

待他來至游泳池後,崔珉豪早已在烈陽底下朝他揮手。

「昌珉!」

他頂著大太陽走去,便與崔珉豪一同走進游泳池。

這種健康娛樂場所他還是第一次來,很多東西他都不曉得跟怎麼做,只能勉強看著別人偷學,好讓自己看起來不那麼怪異。待他所有配備的換上以後,走出更衣間便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多數女人,少數男人,可讓他最在意的小奴隸,眼神也閃熠地看著他。

「你身上真的好多疤。」

這件事情崔珉豪已不是第一次提了,雖然他不覺得如何,但在外人眼裡,甚至崔珉豪的眼裡,並非覺得他怪,似乎是覺得他很帥。身邊所有人的費洛蒙都有所變動,崔珉豪不是最誇張,女人的變化反倒讓他有些驚嚇。

「而且你身材真的好好喔。」崔珉豪感慨的說。

他垂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身子,又抬眼朝崔珉豪看一眼說:「你的也不錯,很好摸。」

「噓!」

他們倆笑了笑,彼此心照不宣。

崔珉豪與其他同學一同在泳池邊暖身,他不明白為何要如此,但也照做。直到全數的人跳下水以後,只剩他還有些猶豫不決。其實他並不喜歡水,天氣縱然熱,他也不是很喜歡泡在這麼大缸的水池裡。

但崔珉豪都跳下去了,他能怎麼著?

「下來呀!」崔珉豪朝他笑得好看,他卻覺得有些難堪。可過沒多久,他還是下水了。

崔珉豪朝他游了過來,見他戰戰兢兢模樣,便笑問:「你不會游泳嗎?」

「沒游過。」他誠實的說。

「我教你!」

崔珉豪的熱心讓他很困擾。不曉得為何男人的泳衣就只有褲子一條,就算有些女人穿的布料也沒很多,但他特別不能忍受崔珉豪在他身邊摸著推著。盯著眼前那兩顆蓓蕾,他有些不滿,憑什麼男人就得露給人看?

好險人在冰涼的水池裡,他的雙眼被蛙鏡隔絕,讓崔珉豪沒發覺他的異樣。

「你先練換氣吧!」

崔珉豪在他面前表演了一次,他記下步驟,一個人便靠牆練習。崔珉豪放著他練習,轉身飛快游走,似乎是忙著與他人打鬧。當他沉入水中,他一時無法適應冷水進駐他的頭頂,還差點嗆死自己。可經過兩三次以後,他也變得相當得心應手。

他一個沉在水中,眼神左顧右盼,看著水底下的每個人,也看見正與別人玩得樂的崔珉豪。無論是陸地還是水中,崔珉豪的笑容總能吸引他的目光。待他沒氣以後,他的頭便探出水面,大力的吸了一口氣。

好涼爽……。

以前做狗不懂享受,做人以後再如此白目下去,他就枉費此生。

於是他又沉入水中,享受漂浮這種迷人的感覺,讓他全身覺得都很舒服。他一次憋氣能憋很久,也不曉得是否天生肺活量大,他的換氣並不平凡。這種舒適感讓他閉上了眼,沒了眼中的世界,他一度醒不過來。

直到他的唇瓣碰上一個柔軟物體,他便睜眼看著眼前之人。

「咳咳……!」

崔珉豪這一吻差點嗆死了他,說好不在外頭親密的規矩,意外地被崔珉豪破除,崔珉豪搭著他的肩嘲笑他,未料他的報復心也嚴重,說撲就撲,他也將崔珉豪撲進水中,逕自吻起了崔珉豪。

周圍沒有人,崔珉豪便也抱著他,倆人就在水中載浮載沉,直至崔珉豪嗆了一口鼻的水,他才站穩身子眼中略有笑意的看著崔珉豪。

「咳咳咳咳咳咳──!」

報復其實他對沒有好處,看著鼻子都紅掉的崔珉豪,他忽覺罪過,向前便拍著崔珉豪的背脊,有些歉意,但卻沒說對不起。

「噢我的媽……。」崔珉豪順了順氣,臉上便開心地笑著,「不玩了啦,我教你下一步。」

於是這一步也讓他嗆水嗆到死,嗆到所有人都上岸,他仍是覺得有些不服氣。

「你還要游嗎?」他抬頭看著已準備走出泳池的崔珉豪,點頭道:「嗯。」

只見崔珉豪走出泳池後,沒多久又走了回來。

「我陪你游吧。」

噗通一聲,崔珉豪便又跳下水來。他想入非非,可最後什麼也沒做。

「我還沒成年!而且射在這裡很缺德耶……。」

不然要射在哪才算道德?

「我射在你裡面就好。」他輕聲說。

崔珉豪轉身無情游走,只留下一句,「快練習!」







呃,好像又要寫好長的樣子(?)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