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問朴有天有關『絕交』的技術以後,他才發現人類語言可說是差之毫釐失之千里。本以為只要套上什麼『交』的大概都與體位有關,但語言並不能全然舉一反三,也沒當然以此類推的道理。

明白意思以後,他慶幸自己晚了一步曉得這辭彙的意義,要不若在他知道後崔珉豪才朝他那樣說,他不確定自己是否能夠得到崔珉豪放寬心後的笑容。好險他的真傻像裝傻,好讓他得以建立崔珉豪的信心。但也確實,對於要讓彼此關係因此而絕交,他說什麼也不會同意。

瞎了眼有什麼大不了,解決不了終究還是得接受,晚接受早接受結果並不會有所同。況且,崔珉豪還有他這一隻免費的『導盲人』,無論走到哪去,二十四小時崔珉豪絕對不會找不到人。

對於腦中血塊能否順利清除,由於手術需要剖腦,風險高,又容易迫害到其他神經,且血塊又不一定能夠清除,崔珉豪自然不敢自告奮勇想拿自己的腦袋開玩笑。

出院以後,崔氏父母本不想讓崔珉豪出去外頭,一來怕危險,二來怕走不回家。這些擔心不是沒有道理,但要將崔珉豪關在房內一輩子不免也殘忍一些。於是他自願擔當崔珉豪的『導盲人』,反正大學也暫時休學了,他要將崔珉豪綁在自己身邊,相對是輕而易舉。

崔氏父母了解他的做事風格,便也放心將崔珉豪交給他,日間時間讓崔珉豪跟著他忙,晚間再將人送回家。

雖說崔珉豪的情緒波動已不如當初來的大,但偶爾做不好一件事情,眼淚還是容易潸潸落下。可他總會在一旁替他擦去眼淚,冷靜地告訴他,再來一次。

「我的鼻子塞住了。」崔珉豪紅著眼,大力的吸著鼻涕說。

他從櫃台上抽了張衛生紙,捏了崔珉豪紅鼻頭說:「擤出來。」

崔珉豪用力的將鼻子裡的鼻涕擤出,他也力道不小,便用衛生紙將鼻涕接過,然而再抽了一張衛生紙將崔珉豪的鼻孔邊緣擦拭乾淨。完全就像照顧小孩一樣,他並不嫌麻煩,只希望崔珉豪能在第二人生裡好好學習,不論上帝有多不公平,但生存的意志力上帝也從未少給過,他必須挖出潛藏在崔珉豪內在的信心與意志力。

「比較通了嗎?」他問。

崔珉豪點點頭,只見他又將櫃台上的狗飼料端起,好讓崔珉豪一碗一碗聞過,又說:「記住味道,想一下再告訴我品牌和處方籤是什麼。」

崔珉豪的神情很認真,即便那雙大眼已好久沒正式地與他對望,但認真的眼神,他依然看得出來。

「第一碗是公狗專用,品牌是皇家,處方籤是預防腎衰竭。」

「第二碗呢?」他微笑問。

答案最後並沒有全對,但是比第一次的全錯仍進步許多。

在一旁偷看他們互動的金俊秀,在沈昌珉外出買晚餐時,他偷偷摸摸地與朴有天從美容室走出,悄悄來至崔珉豪面前。位置都還未坐上,崔珉豪便抬頭笑問:「俊秀哥嗎?」

金俊秀與朴有天互看一眼,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你怎麼知道?」金俊秀問。

「有聞見你的味道囉!我都快被昌珉訓練成一隻狗了。有天哥應該也在旁邊吧?」

「是的。」朴有天伸過手摸摸他的頭笑說:「那我們是什麼味道?」

「俊秀哥身上有寶寶吐奶的味道,有天哥你的是淡淡的古龍水味。」

「為什麼我是吐奶味啊!?」

「沒錯沒錯,不過這味道要他把衣服脫掉後才比較明顯耶,你竟然聞得到!」

仨人打鬧一翻,金俊秀才想起自己出來的目的,「是說,你能這麼堅持真是不容易,好多人都因此而喪志呢。」

崔珉豪臉上的笑容雖有些苦澀,可卻不是一種怨懟,「因為爸爸媽媽還是一樣疼我,重要的是,昌珉給了我很多希望。」

若是因此妄自菲薄,那就太過浪費父母對他的好,沈昌珉對他的用心。雖然至今他還是有些感慨,但沈昌珉也為他安排了許多他能過做的事情,讓他明白,即使失去部分東西,生活還是必須繼續。時間不會為了誰而停留,所以生命得自己懂得把握。好在他也不是一個喜愛悲傷的人,與其端看自己的不足,不如好好了解他尚有什麼東西得以運用。

待沈昌珉帶著晚餐回來後,他們四人就在櫃台邊享用起晚飯。沈昌珉習慣先料理崔珉豪,所以等崔珉豪吃飽,他的晚飯也涼掉了。

「下次我可以自己吃,你不用餵我。」崔珉豪說。

他當然曉得崔珉豪能夠自己吃,但由於雙眼看不見,大腦對於四肢的平衡與協調便不像以前能那麼好,不免飯粒容易掉滿地。

「在家裡你再自己吃。」在店內就算了,免得增添他過多的工作。

朴有天看著也笑了起來,不知想到什麼的便說:「是說,眼睛看不見,其餘的五官會變得敏銳,據說身體也會很敏感。」

崔珉豪聽不出朴有天意有所指,只見沈昌珉轉頭看著崔珉豪若有所思。

「是有那麼一點敏感啦,可能是因為沒安全感吧。」崔珉豪莫名肯定朴有天的說法,卻不知煽動在一旁吃晚飯的他。

「珉豪不是成年了?」朴有天朝他使了一個眼色,要他想起當初他與崔珉豪所做的愚蠢約定。

這回崔珉豪也聽出些端倪,趕忙的說:「昌珉你把秘密說出去了喔?」

原來那是種祕密?難道不是很單純的約定嗎?

「你說成年就可以隨便我。」他避重就輕,也提醒了崔珉豪。

崔珉豪垮了臉,蹙眉說:「我都這樣了,誰還管啊……。」

他當然要管,時間上可以延後,但是這件事情絕不能夠作罷。

朴有天笑了笑,也沒他的事情,垃圾留下就全由沈昌珉善後。而沈昌珉也很識相沒有勉強崔珉豪,一旁認真將垃圾分類的他,沒多久崔珉豪又自己開口。

「其實……好像也沒差。」

他停下手中工作,垂眼看著臉頰紅潤的崔珉豪。其實崔珉豪不用考慮他的需求,而必須率先考慮自己的處境。但既然都這麼說了,他也不想當濫好人。彎身就朝崔珉豪的紅唇落下一印。

「幹嘛啊!」崔珉豪摀著自己的小嘴,紅著臉說。

他將垃圾打包,輕聲說:「不是說隨便我?」

「喔。」

要不是目前崔珉豪還不熟悉環境,他早就想將人打包帶回家好好欺負一翻。弱肉強食一直是不變的道理,就算崔珉豪受了傷,他也不會輕易放過。








這個眼神.....................
tumblr_me8fvlkYKP1r00zjmo1_1280





這個笑容.....................
tumblr_me8fvlkYKP1r00zjmo2_1280




沈昌珉,全世界都允許你可以沒矜持……。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