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品嚐愛情,感覺很大膽、微妙。但令人必須擔心的實在問題,便是一段初次嚐鮮的感情,時效究竟能夠維持多久而味道卻不會變質?對於任何新手來說,時效計算往往是最困難的問題,就連他也不例外。

上了大學以後,他早已知想過自己可能會談戀愛,找個漂亮、跟他一樣高窕的女孩一起交往。老天爺是聽見他的心聲,實現他想來一場戀愛的心願,但對像似乎就差了一些。

那人跟他一樣高窕,不過腿比他長一點。輪廓也同他一樣深邃,站在一起總被人誤會是否屬於外來種。同樣長得不差的倆人,照理說要討個女朋友並不是什麼太艱辛的事情,但神奇的是,他們不但沒討到女朋友,卻成了彼此的男朋友。

詳細狀況其實不太明白為何感情會就這麼昇華,更令人發笑得是,讓他們發現感情已超越友達的時機,便是在替那人慶生時被人瞎起鬨,而他真就這麼照著別人的意思吻了那人一口的時候。

本覺沒什麼,才發現那人的眼並不是沒所謂。

沒有甜言蜜語,也沒有容易泡沫化的承諾,他們就這麼無故地走在一起,持續至大學畢業,還買了棟房子住一起。該做的事情通通沒少做,一切就這麼稀疏平常,度過一年又一年。

可在沒有任何承諾基礎之下的感情,碰上了每段感情可能都必須解套的問題時,他發現自己好像沒有救濟可循。一段十幾年的感情,他從沒想過也有岌岌可危的一天。

一切就從他們家中的冰箱故障開始,他的世界變了一個模樣。

據他的上司金俊秀對他的密報,他的男友上回在一間咖啡廳與一位漂亮女孩約會,有說有笑,女孩一副賺到的表情,看表情就曉得女孩對他的男友有意思。不過全世界也只有他才有辦法分辨男友的表情是否屬真誠,也只有他才知道,男友面子底下裝得是什麼情緒。

但金俊秀的話能夠不聽嗎?他想選擇不聽,畢竟許多禍端都是由三人成虎開始,只可惜消息已傳入他耳內,要他不在乎那也過於為難自己。

下班以後,金俊秀還特別告訴他一些分辨對方是否分心的方法。在外面就看男友願不願意耍耍親暱,在裡面就脫衣服看看男友下面還有無反應。這些判斷技術也許有其效用,不過他與男友的相處從來就不屬黏膩,只怕用了那些技術反而適得其反。但他還是在回家的路上思索這道問題,決定自己是否真得下海嘗試。

天冷,回到家以後他便率先躲進廁所裡放熱水洗澡。洗完後那人便也回到家中,還拎的晚餐回來,等著他出來享用。

他看了那人一眼,臉上便笑說:「你今天看起來很開心。」

那人有點意外,但也沒否認,「嗯。」

「昌珉……。」可他卻沒了笑容,想過問從金俊秀嘴中傳出的風聲,他又卻覺得不太妥適。

在無任何確切證據以前,他不該就直接推定沈昌珉有罪。於是他閉上了嘴,低頭就將桌上美味下嚥,當做什麼也沒問。沈昌珉也沒往下問,他從來不是一個喜歡猜測別人心思的人,這點他很清楚。

晚間,倆人坐在客廳裡看電視,以往電視都他在操控,不過今晚他特別放下身段,將遙控器拿給沈昌珉,優惠沈昌珉能夠在今天盡情轉台,他不會干擾。但沈昌珉最後還是轉至他每天最愛看的鄉土劇,一人便在一旁看企劃書。

最近的戲碼特愛上演多角關係,有時日子太忙,他還會不小心忘記誰愛誰,誰又劈誰的腿。人的腿就兩條,不曉得為何關係也能搞的那麼複雜。

廣告時分,他轉頭看向認真閱覽企劃書的沈昌珉。垂落在沙發上的一隻手,他就像嬰兒一般,默默地抓了沈昌珉的食指,即便覺得沒有很踏實,但他第一次感受到,其實沈昌珉的溫度對他而言很重要。

這種小家子氣的親密沈昌珉意外沒有排斥,拇指還會輕輕婆娑他的手指。直至鄉土劇結束,他都不曾放開過沈昌珉的食指。

晚間十點,他已爬上床準備入睡,沈昌珉才剛拿衣服進浴室換洗。這夜他沒有睡得很好,沈昌珉就寢的時間變晚,不知是否將工作拿回家做,或者其他,他沒敢想。

早上一醒,他率先外出買了早餐回來,非屬責任制的他,吃完早餐後便也速速離去。整天下來他的心思都不在工作上,腦子只想著自己是否有哪裡對沈昌珉不好,他想在這節骨眼改變,只是一直以來,他們相處的模式就是這般,他也不曾看過沈昌珉有哪裡不滿。除了那次冰箱嚴重漏水,他邊清理邊碎碎唸外,他們幾乎沒有對於一件事情認真爭執過。

想著想著,金俊秀又在中飯時間來找他。就像徵信社一樣,不知他送審金俊秀的資料過了沒有,只知沈昌珉又與女孩一同出去吃飯。他的胸膛就像被大石壓著一樣,一度喘不過氣。

「會不會是你們交往十幾年,所以感情淡了?你有脫衣服給他看嗎?」

他看著金俊秀苦笑,咬著牙,鼻子有點痠澀,他的大眼也漸漸滾燙。不過並沒有眼淚。

晚間回家他依然先洗澡,但卻沒有在洗完後走出浴室。他赤裸的坐在馬桶上,想了又想,他還是決定在沒有任何證據以前,相信沈昌珉。

日子就這麼過了一個星期,金俊秀就像他的小尖兵,都會偷偷放風聲給他。至今似乎除了跟女孩吃飯以外,並沒有過多的互動。他想也許女孩只是沈昌珉的重要客戶之一,可就在他決定放心的那一刻,金俊秀便在中午將他拉了出去,帶他前往一幢商務旅館。

那間旅館很豪華,屬於高消費場所,而沈昌珉與女孩就坐在裡頭吃飯。

「吃完該不會就要去開房間了吧!?」金俊秀驚悚的說:「珉豪你快趁現在捉姦!」

他的大眼盯著沈昌珉看,直到沈昌珉的眼神透過落地窗看見沒有躲避的他,他們倆互望了一會,只見沈昌珉不急不徐像女孩說了些什麼,站起身就朝商業旅館走出。金俊秀趕忙逃跑,落下他一人。

沈昌珉就站在他面前,他顯得渺小,但卻率先開口,「是不是我誤會你了?」

沈昌珉沒有說話,拉著他的手就往他們家的方向走去。一路上沈昌珉沒有過多的解釋,直到他們回到家中,他才知道沈昌珉這陣子到底都做了些什麼。

「我買了新的冰箱,零件都是由德國零件進口組裝。」沈昌珉打開了冰箱,一道光就打在他臉上,「我透過那仲介幫我買,換台冰箱,你就不用一直擦那些水。」

他向前摸了摸新冰箱,臉上笑了起來,轉過身看著沈昌珉,眼眶紅潤地說:「抱歉,我誤會你了。」

沈昌珉輕笑幾聲,只問:「怎麼處罰?」

「不知道。」

沈昌珉只向前親了一口他的額頭,臨走前說:「好好想,回來給我答案。」

他笑了笑,最後還是前去將下午的班上完。

他們的感情裡頭沒有承諾,沒有約定。

而更令人羨慕的是,他們之間也沒有時效。





全文完。




 

我只是想知道二珉會為什麼事情出軌.................沒有惡意
但是...........我也發現我不知道他們到底會為了什麼事情出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