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好的一百次,雖未能成事,但至少他也要了五次。經過這回的教訓,他才知道自己低估了夏洛克的威力,高估崔珉豪的實力。要不是夏洛克在外頭狂撞壞他的門朝他放訊息,他恐怕不會罷手,只會像隻禽獸玩壞崔珉豪。

『小主人氣息有危險!』

這句話並不假,待他回過神以後才發現自己似乎又鑄成大錯,明明事件可以很歡愉得事情,卻被他搞得遍體麟傷。看著崔珉豪仍是熟睡的模樣,他想,床單還是晚點再換,他還另有要事必須完成。

昨夜的瘋狂並沒讓他忘記崔珉豪的心意,說是想再次見到他的心意。他梳洗完畢後,見廚房有人準備料理,聞氣息便知道是朴有天。難得假日朴有天會這麼早起,他也走了過去,沒問早,劈頭就問:「你知道有誰的開刀技術很好嗎?」

朴有天挑了眉,有些意外的看著他,「怎麼,你哪裡需要開刀?」

「是幫珉豪清除腦中的血塊。」

朴有天嚐了一口玉米濃湯,想了一會,搖頭道:「可能沒有,我以前是念獸醫系……欸,有個人好像可以,我以前的酒友。」

他心底有些悸動,便問:「他叫什麼名字?」

「金在中,不過我不知道他行不行,可是他當初是念醫學系的。」

「哪間醫院?」

「他以前就是在珉豪住院的那家醫院工作,但現在換地方了沒,這點我就不曉得了,我們很久沒連絡了。」朴有天端了熱騰騰的玉米濃湯走出廚房,又說:「要喝嗎?」

雖然很香,但目前的他並沒有興趣品嚐。他回至臥房拿了外套,二話不說就往門外衝。夏洛克狐疑的看著他,可卻被他下令在家看好崔珉豪的狀況,夏洛克義不容辭,眼神送他離去。

他率先去獸醫院餵狗整理那些狗窩,完畢後才抄捷徑一路走至他當初所求救的醫院。其實他這麼做很魯莽,因為他並沒有任何頭緒該如何在這棟大醫院裡找出金在中是誰。可他也不想折返回去問朴有天,乾脆就在醫療大樓裡展開人肉搜索。

他見醫護人員就問,有人不認識,有人認識,但結果都相同,大家很忙,沒辦法替他聯絡。後來他才知道有服務櫃檯可以使用,他前去就說要找金在中,不過櫃檯的服務人員僅提供指示醫療單位在何處,對於醫師的資料並無閱覽權限。

他有些不耐煩,但為了崔珉豪,他還是見人就抓、見人就問。

直到他的肩膀被某個人拍了一下,他轉過身看,劈頭就問:「你是金在中嗎?」

那人有著漂亮藍眸,抬頭看著他,先是打量他一翻,爾後才問:「我是,剛剛有人通報我,說有帥哥找我,但我認識你嗎? 」

他才不管認不認識,直接就訴說找人的目的,「我需要你的幫忙。」

只見金在中有些狐疑,將他帶離人群之中,倆人便來至樓梯口邊聊上,「什麼忙?」

「我朋友的腦中有血塊壓住視覺神經,需要開刀。」

金在中驚呼,蹙眉道:「這需要趕緊開刀,但是……」

「請你幫他開!」

「我不會呀!應該說我會啦,可是這手術風險過高,即便開腦清除,傷口縫上還是有可能會有新血塊。」金在中拼命解釋,「況且,要將血塊與神經分離,就怕傷到神經,手術後依然看不見,還可能導致神經壞死。」

他啞口無言,還以為不管多少錢他都會拼命賺錢用來抵償,可這手術最麻煩的地方不關乎錢,而是技術。他有些失落,因為他並沒辦法實現崔珉豪的心願。

「欸先生,你別……」金在中欲言又止,只見湊近他的耳朵,「我有個朋友可以,他會大腦內視鏡手術。」

他聽不太明白,只知道希望並沒就此熄滅。

「所謂內視鏡手術……呃,簡單來說,就是以最小侵害達到最高效用,你的朋友不需動大刀剖大腦,只需要開一點小傷口就行,而且很容易清除血塊。」說到這,金在中卻面有難色,「只是,目前會的人不多,但其中一個是我朋友。」說起這個朋友,金在中好似不願提及一樣,但又基於幫助他的熱心,所以才勉強開口與他談起這位朋友。

「我需要他的幫忙。」他趕忙說。

金在中竟露出一個害怕又難為的表情,對他說:「但是他……」

「拜託你!」

「可是他……」

「拜託!」

「可是因為他連續性騷擾我,我控告他,害他被吊銷醫師執照了!」

無言以對,他本想轉身就走,卻未料金在中又抓住了他,「先生,對不起……。」

「沒關係。」他冷淡以對。

「也許他還有再考執照也不一定,我可以幫你問問他。」金在中的藍眸裡帶有一絲絲的正義感,見義勇為,沒與他一起放棄希望,還道:「等我消息!」

金在中寫了一串手機號碼給他,雖然一路的對談金在中的神情都是種擔憂,但最後還是選擇幫了他。直覺告訴他,也許金在中與那位朋友的交情很深,只是恐怕問題也不淺。

不過他只需要握著手中這唯一的希望,乖乖等待消息。至於金在中要用什麼手段,那可能是他無能為力的地方。







我最愛把受推進攻的虎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