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如人生大事的重要手術,這回像是沒有新郎般的孤獨婚禮,他被拒於千里之外,崔父甚至拜託他,能離崔珉豪越遠越好,家中就只有這麼一個寶貝,他們捨不得看崔珉豪淪落到此地步。

這種有些重傷人的話,聽在他耳內並不覺心痛,他只體會到一件事,就是所有人都是自私的,以自己為出發點。果然人不為己,會天誅也會地滅。他能體諒崔珉豪在其家中的寶貝地位,但他該讓誰來體諒,他生命中也只有這麼一個小奴隸?

不過他仍是尊重崔父的意思,他明白人類重視家庭,就像他們狗兒之間重視地位與義氣一樣。他選擇遠離崔珉豪,可還是派遣夏洛克在崔珉豪的身邊守護著。隨時隨地他都能夠掌握崔珉豪的消息,只是他們不能像以前那樣,說走就走,說見面就見面。

據說崔珉豪的視力恢復當中,看得到陽光,也漸漸得以分辨色彩,他沒忘記與鄭允浩的約定,日子一到,他便前去醫院捐血。他事先就已知曉捐血需要填寫基本資料,可沒有身分字號的他,他上網查詢『身分字號產生器』,便替自己產生一組得以騙過電腦的字號,前去醫院前還特別背誦一次,不過結果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順利。

捐血前還需驗血,在驗血這一關,他就被阻擋了下來。問題似乎有些大,可就在消息擴大以前,鄭允浩是率先替他擋了下來,全盤將他的資料接過手,然而約了一天假日特別與他會面。他不曉得究竟發生什麼事,就連金俊秀與朴有天也一同被邀請至那場飯局,像是想迫切知道什麼東西一樣,所以才邀了那麼多人前去會面。

鄭允浩菜都未點,人坐了下來便朝他的資料一路質疑到底。

「你這身分證是假的,根本查不到你是本國公民,還有,為什麼你的血型那麼奇怪,這不是人類的血型……」鄭允浩蹙了眉,又說:「這像是狗跟人的血摻一起一樣,一半是人,一半是狗。」

金俊秀與朴有天面面相覷,他知道這件事情很難再隱瞞下去,就怕揭穿沈昌珉又會是對沈昌珉的第二傷害。幾天前才被崔父勒令嚴禁與崔珉豪來往,而這回又是得面對身分問題,若是問題處理不好,可能又會牽扯社會局進來關切,這對他們、對沈昌珉都會是一樁麻煩事。

他倆眼坦然的看著鄭允浩,也無視金俊秀與朴有天的擔憂,逕自地說:「我本來是隻狗,但出了車禍,死了以後就變成人了。」

這種說法很難不被鄭允浩認定為需要看身心健康科,但金俊秀與朴有天也跳下這攤混水解釋,事實就是如此,證人就是他倆。為了隱瞞這些事情,他們才將沈昌珉留在身邊,深怕在外鬧事,會引起政府關注。鄭允浩本是半信半疑,但他自己手中就握有一樣最有力的佐證,就是沈昌珉的血液報告。

「所以……你真的是珉豪先前養的那隻狗?」鄭允浩不可思議的問。

「嗯。」

如此淒美的愛情故事,後來鄭允浩也才得知,他被崔父勒令的消息。

「怪不得我去查房你都不在他身邊。」鄭允浩有些同情,又說:「珉豪看上去每天心情都很不好。」

他有些揪心,可又能如何?

他們四人沉默許久,鄭允浩也沒再談血液的事情,只是熱心地說:「關於你的身分問題,我會幫你弄張身分證,這樣你也比較好對社會有個交代。」

金俊秀睜了鳳眼,豁然開朗地說:「對呢,你家是黑道,應該常在製做假身分!」

「噓!」朴有天摀住了金俊秀的嘴,要他別那麼惹人關心。

鄭允浩笑了笑,只見眼神又望向一向少話的他,「珉豪的事情,要不要我來幫你?」

他想了想,其實能至現在,他也真不該再因為自己的自私而去破壞一個一直以來都相當和諧的家庭。上天願意讓他變成人,當初的願望也只有抱抱崔珉豪,誰知這幾年發生了那麼多事情,他何止抱抱崔珉豪,也要了崔珉豪不少。

金俊秀是要他別放棄,可朴有天卻是沒吭聲,對於這件事情似乎立場也不固定。

「不了,順其自然。」他道。

若自己堅持了,那麼就是為難崔珉豪,也會為難崔父崔母。他本來就不該在人類的圈子裡打轉,但他很感激老天給他一個如此美好的回憶。

他決定從拿到身分證的那刻起,就遠離這個城市,他必須履行與崔父的約定。

崔珉豪不需要一段如此不健康的感情,況且若知道他先前就是昌昌,他想,他倆也難以繼續下去。

「你不愛你的小奴隸了?」金俊秀傷感的問。

很多解答,有時明明心中早已明朗,可卻會因想建立一些堅毅,而逼迫自己的心浴血重生。

「不愛。」他輕聲說。

眾人沒有話語,只聽見某種東西被敲碎的聲音。






完全肥皂劇.............QQ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