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他挑了一個離崔珉豪城市不會太遠的距離,在金俊秀與朴有天的陪伴之下找了間套房租下,本金俊秀還是有些擔心他,可見他也大人大種,朴有天要金俊秀別瞎擔心,反正若在新的地方過得不順,他們隨時都歡迎他再回來獸醫院幫忙。

當然在他離去前,他還特別交代夏洛克要替他照顧好崔珉豪,他們甚至約一星期在火車頭見一次面,聽著夏洛克的報告,確保崔珉豪過得好。雖然不管過了幾個月,夏洛克的心得仍是『小主人希望你回去』,可他也只能苦笑搖頭,他希望小奴隸能體諒他,因為他並不想破壞崔父對崔珉豪的期許。

一個人在外頭的他,起先也沒過得順利,一直到因緣際會之下碰上了邱素雅的公司也缺研發狗飼料的人才,他便在邱素雅的牽引之下靠著他唯一的絕對嗅覺加入研發單位。

他也是從入社會以後開始專研他的求生專業,學習的倒是挺快,畢竟沒有人能比他更了解狗的生理是如何運作,結合他當初做狗的經驗,這些總合讓他在飼料研發上有相當大的突破。

這樣的成功,與崔珉豪的時日相隔也過了三四年,他仍是與夏洛克保持聯絡,不過消息僅止於崔珉豪的身體狀況,至於其他,夏洛克並沒對他有所交代。過了這些時間,崔珉豪的視力也漸恢復,不過聽金俊秀透露,雖然看得到,但眼睛的功能卻沒法回到原先最好的狀態,看些東西仍會模糊,可至少比全無還要來的進步。

夏洛克曾問他,需不需要替他安排與小主人見一面,他輕笑婉拒,時間不管再過多久,他對崔珉豪的情意永遠都不可能會消滅,就怕舊情再復燃,一發不可收拾。縱然他已連續敲碎自己的心好幾次,每個夜晚,他還是會想擁著崔珉豪入睡。

就連對他有意思的邱素雅,他也坦然的拒絕。他的心底就是無法連根拔起對崔珉豪的記憶,那段記憶深植於心,他至今還是忘不了崔珉豪的笑容,崔珉豪的縱容。思念最後也成了一種習慣,只要他別再現身於崔珉豪面前,他想,保留下這點思念的權利應該也不為過。

日子必須照常,時間的腳步仍會帶著他繼續向前,崔珉豪亦是如此。不管他們的距離是越來越遠還是從沒變過,他們都必須繼續向前。

今天收到了金俊秀的訂單,心底雖高興,但他卻不打算隨送貨人員一同前去送貨。不曉得崔珉豪是否在獸醫院工作,為了避免見面的可能性,他一向埋沒自身身影,都依靠電話連絡。

金俊秀也是好聲好氣勸他,過了如此多年,風波也已平息,為何他就是不回過頭接回原有的感情?

他有自己的考量,離開的這段期間不能夠徒勞,崔父希望崔珉豪能有一位正常的對象來扶持他後半輩子,這個人很難是他,也不允許能夠是他。所以不管過多久,他都不能夠逕自如以前跑去崔珉豪的學校堵人,也不能夠因想宣示主權而將崔珉豪囚在他的臂膀之間。

他學會了人的規矩,至今仍在學習如何做人,他只希望他能夠就像一個正常人一樣,別再如一隻留戀於主人的狗,只會纏人,而不會放手。

今天依然很繁忙,擔當於研發部門雖比其他總要往外跑的業務還輕鬆,可動腦研發的部分就令人疲憊一點,他整天就關在實驗室裡頭,有時還會廢寢忘食,只管研發,不管身體勞不勞累。

待要下班之時,才見公司的女職員前來找他,說是早上有位客人想找他,但因不知來歷也非協力廠商,保全不讓那人進來,那人便在公司外頭站了一天。

他睜大了眼,二話不說連白袍都未脫就直奔逃生門,一路朝著樓梯往下衝去。外頭下著細雨,他看見公司的大柱旁站著一個不陌生的人,尤其那般氣息,至今他仍記得一清二楚。

「珉豪。」他輕聲喊。

崔珉豪轉過了身子,身上的衣服有些濕,但卻不忘給予他一抹溫暖的笑容。崔珉豪話都沒說,他沒有猶豫,走向前就將冰冷的人兒抱進了懷中。小奴隸身上沒有其他人的味道,也沒有他的味道,這擺了明告訴他,主權未歸屬,他必須做點什麼來霸占這塊領地。

崔珉豪也緊緊抱著他,他應該狠心拒絕,可身體本能反應,他沒辦法推開崔珉豪,也無法演齣戲來趕走崔珉豪。

「俊秀哥告訴我你在這裡……。」

若是獸醫院的客戶資料外漏,金俊秀肯定會是頭號犯罪嫌疑人。

「但是因為不曉得用什麼身分見你……所以就在這裡等你出來。」

他將白袍脫了下來,覆蓋在崔珉豪的肩上,然而將這小奴隸帶上自己的二手車,一路開車回他的小套房。

天氣這麼冷,他想就算已長壯的崔珉豪也未必忍受得了如此低冷的溫度。他開了暖氣,時不時觀望崔珉豪那有些發紫的唇瓣,心疼之虞還伸過大掌搓了搓崔珉豪的手心。這路上他們沒多說什麼,崔珉豪亦未提起他的離去,彼此像是早已對於問題坦然一般,沒有爭執,也沒有任何能夠吵架的餘地。

直到回至他的小套房,他率先開了暖氣,轉過身才準備料理崔珉豪時,誰知崔珉豪就這麼環上他,用著冰冷的唇瓣向他取暖。

濕掉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脫,他也急,不小心就把崔珉豪襯衫上的鈕扣扯滿地。倆人從門口一路吻至床上,崔珉豪早已一覽無遺,所有的衣服皆散落一地。

這回的親暱摻雜太多苦澀,不論吻過多少次,還是容易嚐到難以言喻的鹹味。

崔珉豪蹙著眉接納了他,彷彿他們的分隔並未動搖過心底的任何感情,無論他如何暴動,崔珉豪仍是一點怨懟也沒有。

床腳像是快分裂一樣,他們倆卻一點也沒想止步的意思。一次又一次,崔珉豪的唇瓣都已紅潤,他仍覺溫度還是不夠。

「昌……唔……」

他又吻住崔珉豪的小嘴,他心底很複雜,其實他的名字不夠格讓崔珉豪再喊一次。

「昌昌……。」

他撐了身子看著身下的崔珉豪,只見崔珉豪又哭又笑的說:「你是昌昌吧……?」

他看著崔珉豪的大眼,不知為何崔珉豪還笑得出來,但最令人納悶的是,既然曉得,又是為何准許他這麼對待?

「你在想我既然知道,為什麼不會覺得噁心吧?」

他沒有說話,眼睛自然會替他回答。

「都變成人了,誰管他呢。」崔珉豪笑道。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