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種夢都需要一點時間,一點毅力,一點耐心。

長期抗爭之下,他從沒與崔父有過正面衝突,就算偶然的見面,他也會保持良好態度,盡量不在崔父面前做出任何逾越之舉,也不會主動地攀談。他學會如何察言觀色,再搭配人類費洛蒙的起落,他更是'比一般人來的清楚對方到底存著什麼情緒。

既然不喜歡見他與崔珉豪走得近,他自然會在崔父面前離崔珉豪遠一些。這樣的安全牌也打了好幾年,直到獸醫院成立了狗兒心理中心,也與崔珉豪從金俊秀與朴有天的手接過獸醫院後,崔父才敞開了心房,開口與他說話。

那次的經驗很深刻,從來就不見崔父願意踏入這間獸醫院,那天卻意外地被他撞見。崔珉豪本是阻擋於前,可卻未料崔父是前來向他交代崔珉豪的人生大事,甚至連幾年前的道謝也一併送上。

崔父說,若崔珉豪沒有遇上他,很有可能在那場車禍以後,大家都會失去崔珉豪。崔父甚至將崔珉豪的後半輩子託付在他身上,說明這場抗爭,他與崔珉豪都贏得了勝利。後來他也才曉得,崔母早已是隨意,反正孩子健康快樂最重要,決定喜歡誰與誰在一起,那也是個人的人生課題。

也許生命中的過客早已注定會有誰,但誰會停留在你生命,那便是由自己決定。

他與崔珉豪的感情風暴順利解除,自此之後,他們便用心經營獸醫院,每年固定讓朴有天與金俊秀有紅利可拿,也重新養了一隻輸血犬,陪著夏洛克度過晚年。

如今他們也已年過三十,有車有房子,還有一群小寶貝。每天就忙著送養,也每天忙著照顧每一隻小生命的健康,直到最佳奶爸夏洛克辭世後,這些小寶貝也有了自己溫暖的家。

他們為夏洛克火化與撿骨,崔珉豪便提起當初自己抱著假骨灰哭了三天三夜的事,這往事已不是不堪回首,而是得以拿出來當作配飯話題,讓大家笑笑也好。

「不過知道你變成了人後,真的是鬆了口氣。」崔珉豪笑說。

對於這件事情他也很抱歉,但讓他最感謝的,是真相浮上檯面以後,崔珉豪並沒有離他而去。人與獸的愛戀本該是最令人弔詭的狀態,可在他們之間,這段關係像是再平凡不過一般,也算的上是段人人稱羨的感情。

他們回至家以後,又特別為夏洛克做了一個神祖牌,為他燒香供奉,期許他來世能夠投胎做為有錢人的孩子,平安長大。

忙碌了一天,洗完澡後的崔珉豪也率先攤在床,他都還未忙完,不過進房拿支吹風機,就已見崔珉豪裹著棉被睡著了。

他悄悄地湊過去,看著崔珉豪的睡顏。這種感覺與以前很相像,就算他已變成了人,他永遠都會記得,第一次跳上崔珉豪床上時,崔珉豪那毫無防備的睡容。無論他怎麼放縱,崔珉豪總會笑著醒過來,抱住他,再擁他一起入睡。

曾以為這般美夢要再夢見很有難度,但卻不知這般妄想早已實現。

他的頭髮都未吹乾,彎身輕輕地吻著崔珉豪的翹唇。本只是想輕啄,但力道卻越來越難以控制,一層層關卡他無意地突破,直到崔珉豪顫動眼簾,睜眼惺忪與他相對,又是一抹與小時候差不多的笑容,伸出的長臂就一把抱住了他。

「幹嘛,你想做?」

其實他的腦袋已進化許多,不盡然在崔珉豪身邊就會如朴有天對金俊秀那般照三餐對崔珉豪發情。他知道人類的世界有許多東西都值得去享受,床笫不過是其一,只不過在情人之間也剛好算是最重要之一。

「我只是想起以前。」他輕聲說。

他站直身子背著崔珉豪將頭髮吹乾,當他再回到床上後,崔珉豪一雙大眼是雪亮地看著他,身子在被褥下蠕動,緩緩朝他的方面匍匐前進。

「以前你是不是覺得我很煩啊?」崔珉豪突然問:「我說我還小的時候。」

他想了想,微笑說:「愛哭,鼻涕很多。」

「沒辦法啊,每次跟你散步你都走很快。」

「我都有等你。」

「我只是希望你走在我身邊啦。」

倆人笑了笑,只聽見崔珉豪長嘆一聲,大眼又抬起看著他問:「那你以前是不是也覺得我很可惡?」

換他嘆了口氣,沉默良久。這該讓他如何回答?若按照人類的觀點,在外地念書不過只是一個過程罷了,可若照狗的觀點,這麼離去是絕對難以諒解。

時間都過這麼久了,要說可不可惡其實早已無法評論,他也忘記當初的感觸,只記得現下崔珉豪陪在他身邊的感覺。很多事情過了也沒必要追根究柢,不論是好是壞,終究都會成為生命中的一片塵埃。

「那麼讓你抱著假骨灰哭三天三夜,你會覺得我很可惡嗎?」他反問。

崔珉豪笑得開心,很乾脆給他一個答案,當然是非常可惡。

「根本丟臉死了!」崔珉豪笑說:「若我爸媽知道那是假骨灰,一定笑爆我。」

他伸手摸了摸崔珉豪的頭,髮絲很柔軟蓬鬆。沒多久他也躲進了被窩裡頭,熄了燈,輕聲說:「早點休息吧。」

崔珉豪在黑暗裡朝他蹭近,沒幾會就與他窩著一起睡。這一窩,也窩至他們退休,窩至他們在某天的夜裡垂朽。

比童話還要一般的故事,卻是任何人都要奢望的人生。

他們已安然度過。






全文完。




竟然……o.o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