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至學校無風無雨,金俊秀還破天荒地自己一人打起掃起社辦來,一直以來打掃的工作都是崔珉豪一人在做,但今天的日子特別不一樣,為了感謝朴有天的轉行,他必須親自打掃,好讓朴有天對他們的社辦留下好印象。

這一掃才知道其實他們的社辦也不小,以前看崔珉豪操勞都不覺有什麼,自己操刀才知道這活容易閃到腰,打掃面積都還不超過三分之一,他就像老人拖了椅坐在上頭喘氣喝茶。

待崔珉豪走進社辦,不意外地,崔珉豪瞪大眼道:「難得社長會掃地!」

雖然在這小社團裡當豪德瑞拉當習慣了,但有人幫忙不免也能省些力氣,「說什麼,社辦是大家的!」金俊秀裝帥的說。

崔珉豪一看就知道金俊秀的身上是帶著好消息前來的,不然不會這麼爽快與甘願做這些雜活。

「社長,昨天成果如何?」崔珉豪微笑問。

還記得昨天本是該與金俊秀去朴有天家拜訪的,可補習班突然加課,又加上被沈昌珉無意的性騷擾,最後也忘記過問金俊秀去拜訪的結果是如何。

「嘿嘿,那什麼鋼琴王子說要加入我們的社團!」

金俊秀拿著掃把亂揮舞,就在社辦裡轉起圈來。崔珉豪也替他高興,畢竟社團能多一位得意的Keyboard手,這對樂團來說,會是相當大的助力。

「太好了!」

「那你呢?你們班那個要不要來當主唱啊?」

話題至此,社辦的門被一踹,才知歡愉稍縱即逝,苦難總是揮之不去。

鋼琴社的社員又來找碴了,個個霸氣十足又怒氣沖天,一進門就是朝著金俊秀咆嘯,聲音震耳欲聾,夾雜在一起的字眼金俊秀也未必每字都聽得見,可就算聽不清楚,金俊秀也清楚這群人來此的目的。

「你說!為什麼有天會退掉鋼琴社來你這裡!?」

崔珉豪錯愕一旁,看著女孩抓著金俊秀的衣領,才想向前幫忙時,金俊秀的小手也不甘示弱的揮舞起來,「這還用問!我比較有魅力啊!」

金俊秀在男人當中力氣算不上大,可與女孩相較仍是略勝一籌,沒幾下子就把女孩推倒在地。女孩跌的裙子都往上掀了,什麼顏色的底褲被眾人看的一清二楚,但女孩也強勢,立馬又站起身,動身就想甩金俊秀一巴掌。

金俊秀在校成績什麼都不強,不過不代表他的打架這一塊就同等顯得弱。他閃過女孩的巴掌,身子往後退幾步,崔珉豪趕緊向前扶了他一把。

「什麼你比較有魅力!你肯定耍了什麼賤招!」

「你這穿歐巴桑內褲的女人也想跟我比?差得遠!」

「什麼歐巴桑!你才是出來賣的!」

「我出來賣也賺的你多!」

於是女孩衝了出去,崔珉豪二話不說,靠著身高優勢擋身於前,那巴掌就狠狠打上崔珉豪的臉頰。本就想到此為止,但金俊秀卻氣不過,跳出崔珉豪身後,才正要抓起女孩狠揍一頓,未料被巡堂老師發現,倆人就這麼被叫出社辦。

好死不死,剛好又撞見前來的朴有天與沈昌珉,鋼琴社的人一哄而散,而金俊秀卻只能垂著頭跟著老師去輔導室,一眼也不敢看朴有天。本想給朴有天有個好印象,可現在搞成這樣,就不曉得朴有天會不會後悔又退社。

沈昌珉看了一眼走掉的金俊秀,腳步便率先踏進社辦,卻意外見著揉著臉的崔珉豪。很明顯的巴掌印,不用問也能夠猜中方才發生了什麼蠢事。沈昌珉不客氣地轉過頭看著朴有天,打量了一會,才開口說話。

「學長,要轉社,也請你先安置好你那后宮。」

語氣很酸,朴有天也知道沈昌珉指的是什麼。他看了一眼崔珉豪臉上的巴掌,又望了望沈昌珉,估計沒錯的話,大概就是他對金俊秀的那種感情。

「不是搖滾社的人,會不會管太多?」朴有天也冷笑道。

要管至少也得名正言順,沈昌珉追求崔珉豪與社辦發生的事情,嚴格來論應屬二事,不能因為社辦的問題就將責任遷就在他身上。

沈昌珉笑了笑,輕聲說:「沒什麼,基於同學愛。」

崔珉豪摸著臉發愣,也沒管那倆人的你來我往,腦中突然想見什麼,便衝出社辦,一路隨著金俊秀的腳步去。

「金俊秀!打人就是不對,你整天不念書,成績糟糕就算了,人品還這麼差!」

「老師,是他先打我耶!」金俊秀反駁道。

「閉嘴!白同學那麼文靜,成績又好,又是鋼琴社社長,怎麼可能打人!」

「欸……才不是這樣!」

「記你警告一支!」

崔珉豪從外逕自推開了門,看著輔導室的仨人,沉默了一會才說:「老師,事情是這樣的……。」

後來崔珉豪被輔導老師摟著肩走出,只見老師臉上安慰的道:「抱歉,誤會你的社長了,沒想到白同學還打了你,我會嚴懲!」

「嗯,謝謝老師。」

金俊秀在後頭嘟嘴裝無辜,待老師走進輔導室後,金俊秀才笑起來說:「珉豪,老師好相信你的話喔!」

崔珉豪無奈聳肩,苦笑道:「因為我成績好,如果讓我們班那個沈昌珉來,可能更有力。」

金俊秀撇嘴一笑,抿抿嘴道:「難怪態度差那麼多。」

只見金俊秀轉身走在前,崔珉豪跟在後,卻見金俊秀的聲音朝他問社辦被人闖進以前的問題,「珉豪啊,你們班那個要不要來當主唱啊?」

崔珉豪蹙了眉,輕嘆口氣。

「要盡所能拉喔!」金俊秀轉身朝他笑說:「今天請你喝飲料啦!」

崔珉豪垂眼看著金俊秀,最後微笑點頭,「嗯,好的。」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