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起的比太陽還早,下樓便見睡在沙發上的新學徒,他躡手躡腳翻著置物櫃,為珉豪準備了幾樣盥洗用具,放上木桌,人也進浴室梳洗,太陽都未露臉,他便走出木屋,聞著清晨之香。

今天感覺身體好了許多,他邊走邊伸著懶腰,開了倉庫鐵捲門,打算先將稻草人扛回玉米田,再開始他今天的一早工作。可當門慢慢捲上,他卻皺著眉頭看著倉庫內,慣於擺著稻草人的位置上,那位置莫名被清空了。

他瞪大眼,走進倉庫就是找不著比人形還大的稻草人。

「奇怪了……。」

照理說這鄉下地方,即便不鎖門也不會有人闖進門來偷,最近才加裝鐵捲門,卻發生了在未加裝前都不曾發生過的偷竊案。他的心底有些急,於是快步至玉米田一探究竟。結果並不出乎意料,陪伴他已久的稻草人真的消失不見了。他在玉米田裡晃神幾分,直見太陽露出些光芒,他才有些刺眼的瞥過眼,一路走回他的小木屋。

一至木屋就見珉豪在外東張西望,似乎在尋找他的人影般,見他回來,他話都沒說,珉豪便朝他揮手,「大哥早!」

一早就特有精神,雖與眼前這小傢伙算不上熟,可他也哼哼笑了一聲,問:「吃過早餐沒?」

「還沒。」

「以後就自己去冰箱裡拿,廚房任你使用。」

「喔喔好。」

他倆愣了幾秒後,他才率先走進木屋,為彼此準備起早餐。這也算是順道教倒珉豪該如何對待這間廚房,讓珉豪清楚,經常使用的器材一般都擺置在哪處。他倆的話並不多,但他仍能感受到珉豪不怕生的氣息,與他說起話來不算陌生,還算和藹可親。

一頓不怎樣的早點端出,珉豪卻問了他一句,「大哥,你心情不好嗎?」

這種問句對於第一次認識他的人來說,已算是必備的問候。也許是他天生容易正經,即便他的心情說不上糟,他臉上表情始終如一,多半不讓人覺得心情好,反倒讓許多人誤會他是個容易心情不好的人。

不過今天的他確實沒好到哪,既然問起,他也沒好氣的說:「倉庫遭小偷。」珉豪的臉蛋也若有所思,他又道:「竟然有人會偷稻草人。」

珉豪睜大眼,垂頭安靜地吃著。而他卻垂了失落眼,不禁看了珉豪身上的衣服一眼。這種簡便的衣服很常見,菜市場也很常賣,一件就只有一百塊。他也曾有過一件,不過那件他似乎送給了那尊稻草人。到底是為什麼他的稻草人會消失不見了?

他沒幾下就將早餐吃光,收拾碗盤後,本想直接帶著珉豪至馬場學習,不過望了客廳一眼,他便轉過身盯著還來不及擦嘴的珉豪問:「你沒有行李吧?」

「呃……。」

「逃家也要帶點東西出來。」他想了一會,又道:「中午我再帶你去買吧。」

珉豪嘴上沾的番茄醬,舔了一口,便笑著點頭。

後來他們仍是前往馬場,他替珉豪找了一雙符合他腳盤的雨鞋,兩人換上後,珉豪就跟在他身後,看著駐場同學繁忙,自己也受他的使喚,一同幫忙。

他帶著珉豪替馬廄換墊料,還告訴珉豪一些照顧馬兒的規矩。

馬生性害羞,而且觀察細膩,所以人類的一舉一動,對馬是好是壞,馬兒容易感受的到。所以整理馬時必須保持好心情,馬兒才會與人類有良好的互動。最重要的是,不要隨便站在馬身後,也不要拍馬屁。

他在一旁盯著珉豪的舉動,不對的地方就立馬教導,才僅是涼爽的清晨而已,珉豪就已滿頭大汗。接著,他們推著推車將墊料運往堆糞場裡,本以為珉豪可能會有些抗拒滿是蒼蠅與蛆的堆糞場,可沒想到珉豪做的還不錯,順利地將墊料倒進糞堆裡,然而走出糞堆中。

「帶你去洗腳。」他說。

珉豪點點頭,只見他們來至水龍頭旁,下方有一個專為清洗雨鞋的踏墊刷,只要將腳踩上用力磨幾下邊用水清洗,雨鞋上的髒汙便容易脫落,不需花費太多力氣。

他又將珉豪帶回馬場,教他如何放飼料,如何牽馬散步,直到時間快至中午時,他便說:「先回去休息吧,等等載你去買東西。」

「我可以學騎馬嗎?」珉豪突然問。

他笑了笑,揉了一下珉豪滿是汗水的頭頂,「下午再教你。」

吃過中飯以後,他們小休息一會,他便牽出那台已跨好幾個世紀的摩托車來,載著珉豪一同進城,前往市區。這台老爺摩托車雖然有陣子沒再承受過兩人的重量,不過多年以後,老爺還是老爺,沒讓他失面子。

一路顛顛簸簸,烈陽之下,靜謐的村莊只有一道聲音,轟轟幾聲,翻山越嶺。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