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至牧場後還剩了點時間,買回的東西也沒整理,珉豪就拉著他回馬場,希望能夠趁著太陽下山以前,上馬一回。他見珉豪這麼堅持,也沒多說什麼,就替他牽出早上他所服務的馬。

馬的高度約有二米那麼高,雖珉豪的身高也不矮,不過要上馬還是需要點技術。既然是初學者,他也不勉強珉豪必須踩馬鐙上去,中規中矩的要珉豪踩木梯坐上去。

成功地坐上以後,他叮囑珉豪,背部要挺直,雙腿要夾緊馬的腹部,牽好馬繩。於是他走在馬的身邊,亦是牽著馬繩,帶著這匹馬環走牧場。夕陽西下,這種時候的顏色與溫度最迷人,牧場外盡是他人的農田,一眼望去,不僅能清楚看見天空的疲憊色,也見農田裡更是金黃的小麥。

他的餘光見著珉豪的笑容,雖然沒有特別過問,但他知道馬背上的孩子騎得很開心。

「這就是『平常看不見的眼界』嗎?」珉豪突然問。

他狐疑了一會,本是不太了解珉豪問的是什麼,可頓了一時,他才想起先前他為徵人力而自製的海報。他曾寫過一句標語這麼介紹過自家的農場,只是有點意外,珉豪竟然還會記得。

「嗯,那句就是指馬場。」

這是他第一次騎馬的感受,他的身高並不算矮,但比起坐在馬背上,他這快二米的高度怎麼也無法贏過坐在馬背上所見的視野。坐上以後,其實不需要搭太空船去宇宙,也會知曉自己在世界裡是多麼渺小。

眼看夕陽也只剩尾端,他牽著馬回至馬廄,抱下珉豪,才正轉身要回小木屋,卻見珉豪走得慢,雙腳有些抖。

「麻掉了嗎?」他問。

珉豪笑了笑,點頭道:「嗯,好像夾太緊了。」

「夾習慣就好,等會你的大腿也會痠。」

說著說著,他也不自覺地走回腳步,大掌便拉著腿軟的珉豪,牽回置他們的小木屋。

他讓珉豪在沙發上休息,自己便逕自拿起那堆從市區買回的食材,有條不紊地將東西冰入冰箱。至於珉豪的盥洗衣物,他隨意折一折,通通拿至自己的房間,一件一件放進五斗櫃裡頭。

「我這裡只有一間房間是住人,其他我都當儲藏室。」他輕聲又說:「不過床可以擠兩個人,如果不嫌棄的話,就進來跟我睡吧。」

這也非基於種種的考量,只是純粹覺得,讓一個孩子睡客廳,好像有些過意不過。再如何,沙發也不太符合人體工學,即便他這人並不喜歡與他人共用,不過既然是免給薪資的小徒弟,他這師傅也不能給人家太過於不人道的待遇。

珉豪看上去似乎也無所謂,只問:「要我幫你做晚餐嗎?」

「你會?」

珉豪理所當然搖頭,「不會。」

讓他做還得了?他可不想在美好的夜晚裡頭,必須抱著馬桶來度過。

他還是認命地走進廚房準備,反正自己也要吃,順道再多做一份也不會花上他太多的時間。他一人在廚房裡忙,看上去不如廚師那麼俐落,不過端出的晚餐倒也有模有樣,聞起來感覺就不會太難吃。珉豪拖著一雙痠溜溜的腿,陪他站在廚房內,看著他家師傅是怎麼料理,也想學一手,好讓自己能在今後幫點忙。

「感覺不難耶。」珉豪笑說。

抽油煙機雖吵,但他仍是聽得清楚,「看都覺得自己會,做又是一回事。」

珉豪端著炒青菜回至餐桌,微笑說:「明天我試試看。」

他並沒有馬上答應,也沒馬上回絕,只是替珉豪盛了一碗公的飯碗,也替自己分了一碗公,電鍋裡的三杯份量的米就這麼被分完,倆人坐上椅,第一要緊便是扒飯。

他不曉得這樣的分量珉豪吃不吃得完,不過這樣的擔憂,在不久之後也不是擔憂,珉豪的食量也大的可怕,若是沒特別交代,就怕廚房裡的那整鍋湯一口被喝光。後來珉豪自告奮勇說要洗碗,他也沒反對,任著珉豪自己去做。

而他,則一人走出木屋,在星空底下開了鐵捲門,然而走進倉庫裡頭。

本來心中還有些希冀,希望走進來能夠看見他那尊陪伴他從小到大的稻草人,他多希望小偷能夠有良心,將那尊稻草人還給他。不過事實證明,他太過於異想天開,不見就是不見了,再怎麼想念,也是不可能回來的。

他站在倉庫內愣了好一會,才想起自己來此地的真正目的。

「大哥?」他嚇了一跳,回過身看著珉豪,「大哥要用什麼東西嗎?」

「我想做一個新的稻草人。」

珉豪先是有些傻愣,爾後是點點頭,微笑道:「我幫你。」

「做過嗎?」

「沒有。」

他輕嘆一口氣,輕聲說:「我教你。」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