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加入了隸屬國家機密的製藥廠後,他已有好些日子不曾好好地歇息過。但即便是如此,他對於這份工作的熱情並未銳減,反倒變本加厲地走火入魔。不論是誰勸說都一樣,在外人的眼中,他貌似要賠了自己的小心肝才會覺得過癮,如此不懂珍惜健康的他,也讓一直以來與他同個組員的崔珉豪看不下去。

他對崔珉豪的評價並不如前幾個夥伴,崔珉豪很能適應他的作息,也很少會吵他做事情,更不會隨便打斷他的思緒。基本上他對這人雖沒特別有好感,但至少也不會讓他覺得厭惡。就連來勸他要休時的時機也抓得準,好讓他不會在實驗上有所分心。

「我想你還是回去睡個幾天吧,你都不知道累積多少特休了。」

他沒回過身看崔珉豪,只端起眼前一堆藥品混合後的詭異液體,心不在焉地答:「嗯,不然送你,你幫我放。」

崔珉豪僅是嘆口氣,褪去實驗袍,低聲道:「我去買晚餐吧。」

「嗯,謝謝。」

電動門關上以後,他才透過玻璃門看向崔珉豪的背影。其實他根本不在乎什麼特別休假,他只想替國家研發出在臥底他國家資料時所能用上的緊急藥物而已,好比將身體縮小幾天躲過檢警的緝捕,或者將人體的外型變成某種動物維持幾分鐘,躲過他人的追蹤。也許這想法有些天方夜譚,但他的努力結果就擺在眼前,只差一個實驗品來讓他測試而已。

但他要去哪找人來當他的實驗品?他想過問問崔珉豪的意思,可下一秒他便又否定自己的選擇。無論如何,他都不能夠拿崔珉豪來冒險,至於原因為何,到目前為止他還沒想到。

當他終於願意坐下休息時,崔珉豪也替他拎了晚餐進來。一共是六個漢堡、六塊炸雞跟兩杯大可樂。雖這些速食算不上健康,但卻能夠填飽他的肚子,這也是他為何對於崔珉豪並不反感,其中一個原因,便是崔珉豪沒有經過計算,也不曾問過他的食量,就能買回足夠填滿他肚子份量。

崔珉豪的大眼是邊啃炸雞邊看著他,一句話也沒問,他好似就曉得崔珉豪想說什麼。可他這人一向不多嘴,很少話題會是他自己起頭,即便不是他起頭,他也很少會替人做結尾。

「這次的新藥調出來了嗎?」崔珉豪突然問。

他一口咬去漢堡的二分之一,痞笑道:「只差試驗品。」

「不然──」

「不行。」

崔珉豪挑了眉,不以為然,「你又知道我想說什麼?」

「你想說『不然我當試驗品』。」

崔珉豪語塞,表情是同意他猜對了他的心思,言語上卻沒回應。但如果沒有人願意當試驗品的話,那麼他又該怎麼證明自己精心調配的藥物真的有其作用嗎?

倆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這頓晚飯收拾完,問題還是沒有解決。他看著桌上的新藥物,臉上沒表情地喝著可樂,嘴上卻突然咬著吸管道:「不然我喝。」

崔珉豪霎時無言,就見他拿起燒杯要一飲而下,他是趕緊搶過,大喊道:「這太危險了!你是國家重要的資產,發生事情怎麼辦?」

他也很無奈,總不能隨意找火車站的遊民嚐試吧?

「我相信自己的研發。」

「這不是相不相信的問題。」

「那你說該怎麼辦?總要有實驗品。」

倆人又僵在實驗室了。其實彼此的熟悉程度還不達需要相互關心,他不知道為什麼崔珉豪要阻止他,又一臉擔心的他的神情。反正喝了有事,他也只是賤命一條,還怕給了上帝不成。

「喝了出事怎麼辦?」崔珉豪問。

「反正又不是死你。」

崔珉豪皺著眉又問:「你評估過成功的機率嗎?」

「十之八九。」他答。

沒說得特別篤定,但也不是沒有信心。所有的成分他都研究過了,喝了也不至於會毒死人,只是不知道會有什麼副作用。可直到他們一同回至高級的員工宿舍,崔珉豪仍是沒有答應他,讓他去冒這麼一個風險。

他不曉得為什麼自己非得要有崔珉豪的同意,只是覺得若沒崔珉豪的支持,自己似乎真的不能夠如此妄為。於是他生平很難得的放低身段求崔珉豪,只要崔珉豪答應,他便會將這次的成果一飲而下。

崔珉豪也無奈,若他一口答應,就怕結果是他無法收拾的場面,那他該怎麼跟公司交待,又該如何向國家交待?

「讓我試。」

「不然我試,你對國家來說比較重要。」

「不行。」

「堅持屁啊!」

只見崔珉豪要搶過他的辛苦成果,情急之下,他趕忙就將手中的藥物吞進肚裡,搶先崔珉豪一步。

「欸你!」崔珉豪捉住了他的手腕,倆人相互對望,好似身體都沒什麼反應。

但就在崔珉豪安下心後,他卻有了反應,沒幾秒他便暈了過去,不醒人事。再醒過來以後,他望著天花板,腦子的記性沒有受損,他還記得自己暈過以前的事情。可奇怪的事情發生了,他想試著起身卻起不了身,想翻身也沒辦法,緊張之下,他張牙舞爪,才發現自己得不對勁。

「你醒了?」

「珉、珉豪……?我、我……」連聲音也……!?

崔珉豪的神情有些無奈,卻也有點驚喜地看著他,「看來你的藥還滿成功的,不過就是身體年紀縮太小了。你的身體目前大概兩歲多吧,就你還能喊出我的名字來判斷,你的心智應該沒有改變。」

崔珉豪沒有推斷錯誤,他腦子仍是他現在三十幾歲的腦子,只是身體改變了。他才正想問些什麼,沒想到崔珉豪就這麼將他從床上抱起,垂頭看著他笑。

「你小時候還真可愛。」崔珉豪捏著他的臉蛋,又說:「還沒牙齒呢,看來我得去幫你買奶粉。」

「不……。」

他只能小手揮舞,無法阻止崔珉豪的戲弄。

沒錯,這藥物十之八九會成功,只可惜,他少算了一二。






呃,我……是無聊想到的……不否認啦,我就是想看珉豪照顧小昌珉,哈哈,因為寫《袋鼠男》時把昌珉寫得太可愛了XDDDDD
不知道會不會再寫,反正就先放萬年坑,恩康康。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