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斗俊的出現,讓現場回歸原有的秩序,而他也僅是跟在尹斗俊的身邊,替尹斗俊解決一些瑣碎事。至於龍俊亨的請求,尹斗俊只有一句,「賢勝不會想見你,請你以後不要再藉機叫我們的員工打電話給他。」

龍俊亨從鏡子裡瞪著尹斗俊,嘴上是輕笑一聲,「但做不好是事實,本來就必須讓你們的主管知道。」

站在尹斗俊身旁的他,迴避了鏡子裡龍俊亨的眼神,同然是一句也沒吭。

「他是我的人,屬我管。」尹斗俊瞪了一眼龍俊亨的後腦勺,帶著他便走。

這一忙,也忙至晚間十一點多。在電視呈現的廣告通常只有幾秒鐘,沒想到拍攝過程一點也不簡單。今天雖然過得相當難熬,可這當中他還是逼著自己轉換心情,不能夠白白浪費一天的時間,只是跟在尹斗俊的身邊消沉。

看著攝影棚的忙碌,也見到電腦裡自己的設計即將出現在螢幕上,那種感覺讓他小有成就感,只是這種安慰持續不久,他若是再想起早上的事情,臉上的表情依舊成撲克,且也不知嚥下多少口水,只為抑制自己心中的一股心酸感。

看著尹斗俊忙碌的背影,他便明白今早在車上為什麼自己會覺得尹斗俊有點奇怪。與昨天的同一件衣服,眼窩下的顏色沉重,再加上沒刮除的鬍渣,他知道這不是懶惰,就連笨蛋也推敲的出來,尹斗俊昨晚一夜都沒睡,甚至有可能就這麼將公司當飯店睡。

那他昨晚又是如何?什麼東西也沒看,還能一夜好眠。他也終於明白,為什麼現今的年輕人常被批沒有危機意識,更是無法讓老闆或主管感受到他們真有在為公司的未來而努力。

待拍攝結束,他也替現場人員整理場面。尹斗俊的面容看上去很累,但卻也沒找地方休息,還幫他拿了背包,要他趕緊回家休息。

「這裡弄完就好。」他小聲地說。

尹斗俊有些無奈,但還是順著他,等他完成,「其實那些不是我們的工作。」

「我知道。」

「不要因為早上的事情,強迫自己去做一些沒有意義的彌補。」尹斗俊似乎什麼都看在眼裡,即便他什麼也沒說,「那個龍俊亨每次都會找新人碴,但他不是故意這麼做,他只是想找張賢勝。」

至於他們之間有什麼過節,他已沒有興趣知道。

「但因為沒做好,所以才讓他有辦法找碴。」他揹起背包,輕聲的說。

他沒有等尹斗俊,逕自走在前頭,似乎也沒打算搭尹斗俊的便車回公司打卡,一個勁只想回家。

「欸小不點……耀燮!」

尹斗俊卻一把捉住了他的手肘,將那小身版拉回過頭,捏著他的臂膀道:「你趕不上末班車的,搭我的車吧。」

他垂著頭沒有回話,只見尹斗俊要牽他的小手折返,可他卻抽回自己的手,並沒尾隨的打算。

「我搭地鐵吧。」

「多晚了,就算搭得上,現在這時間地鐵裡也很多奇怪的人,危險!」

停頓好一會,空氣裡才傳來一陣哽咽聲,「那我哪都不去……。」

有如豆大的淚滴,從一張小臉龐滑落;微顫的肩膀,卻讓人感受到事態很嚴重。

尹斗俊是個職場老手,但不是所有場面他都有辦法處裡。不過在社會的歷練裡頭,他也不需要太多的過問,便曉得眼前這位小不點是受到了什麼委屈。

「是他們沒讓你有時間好好看廣告內容。」尹斗俊捏著他的肩膀,又低聲道:「但你也必須習慣,這世上很多人是不會過問原因的,他們只看結果。」

雖然從以前早已有聽說這個社會是什麼個模樣,但當事情真發生在自己身上時,能否承受的住,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歧視啦,被看不起啦,或甚至沒人看到你啦……這不是社會的變態現象,而是常態。」尹斗俊笑了笑,伸手就摸了他的頭頂,「不甘心,就爬得更高吧,反正你也不可能長高了。」

他含淚帶笑,終於肯抬頭看尹斗俊一眼,「讓我送你回家吧,明天再補打卡就行了。」尹斗俊說。

於是在夜深人靜的夜晚裡,誰也不想再拘泥於某種心境,某種小節。尹斗俊依然牽起他,走在他前方,半牽半拉,將他帶上車。路上他也稍恢復精神為尹斗俊指路,待車子停在公寓前,開了車門下車的他,好似想起什麼,又坐了回去。

「這給你,我昨天買的B群,謝謝你這陣子的指導與幫忙。」他臉上帶著淡笑,又道:「你昨天應該一晚都沒睡吧?」

「呃,是很憔悴嗎?」

「有點,而且有鬍渣。」他指了尹斗俊的下巴說。

尹斗俊也摸了摸,笑了一聲,「你好像很不喜歡有鬍渣的人。」

其實他並沒有那種慣於管人的潔癖,但他對於自己的要求很到位,別人有沒有鬍渣他不是那麼介意,他只是不喜歡自己有鬍子沒刮乾淨。

「早點休息吧。」他下了車,關上車門,朝尹斗俊揮手道。

尹斗俊的車子向前行,他也轉身走進公寓大廈裡。

睡前,他收到了一封簡訊。

『小不點,有些事情不用太掛心,需要你專注的事情還很多,心思請多留點空位。睡不著想想我也好。謝謝你的B群,晚安。』

有些無言,但卻有點安慰。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