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業飛黃騰達,職場上也人見人愛,看似毫無破綻的人生,卻沒人知道,他在這無破綻之中,埋下了一顆不起眼的夢。人生事業的高峰他已享有,不過他並沒因此鬆懈怠慢,仍是保持熱情,企圖再造另一顛峰。但像他這樣的人,不敢說每個與他類似的人心思就同他一般,對於人生,他還期待有場美好的愛情。

聽起來有點可笑,但他還是沒放棄創造自己在情場上的一塊綠地。於是他努力拓展自己的異性緣,也不嫌麻煩地參與公司舉辦的聯誼會,雖說大半的女性都只是要了他的電話而後就沒進展,但他也不灰心,電話備在身邊,他仍覺自己還有點機會。

也許是上帝收到了他的心願,給他一次牽紅線的機緣。紅線那頭的女孩長得不差,說起話來輕輕柔柔,小巧臉蛋長髮飄飄,身高剛好也符合他的需求,約略只有他的肩膀高。

他就像呵護小花似的小心經營這段感情,也剛好女孩不像通案中的女孩,需要男朋友不無時無刻地陪在身邊,所以讓他有時間繼續事業,也有時間繼續感情。他從來就沒過問為何女孩會這麼獨立,只管把握一週只能見面一次的機會,好好陪陪女孩。

時間的推磨也已至時候,襯衫上的鈕扣第一次被人輕巧地解開,他有點害羞,卻沒阻止女孩的主動。過程裡親親小嘴,待他的襯衫正準被剝落時,很不湊巧女孩家中的門鈴作響,他的鳳眼微顫,就像是做錯事被人發現一樣,想趕緊收拾,不過又想,既然是正當男女關係,他還怕別人知道不成?

他襯衫也沒扣,就逕自前往替女孩開門。眼前不是女孩的爸媽,不過似乎是一個比被爸媽看見時事情還會更嚴重的人出現在他面前。

「你……」

「你……」

那人挑眉打量他,沒想到彼此會異口同聲。

「你是他的男友?」那人問道。

「呃,是。」他答。

「聽我解釋!」女孩趕門衝來門前道。

原來事實是這個模樣,那人將手中的蛋糕禮盒交給他,臨走前還不屑地笑道:「你們一起吃吧,我走了。」他無言地站在門邊,只見那人又轉身道:「告訴他,我願意分手。」

他拎著蛋糕,見那人的身影離去,也撇過頭看著來不及解釋的女孩。其實也不需要花時間聽什麼解釋,事實已明朗。

「我們也分手吧。」他邊苦笑,邊扣回自己的襯衫,還順道回客廳拿公事包。

手中的蛋糕包裝看起來很高級,他並沒替那人轉交給女孩,便將蛋糕隨同自己帶離那棟公寓。

第一次的戀情落得如此下場,他有些茫然,不知自己該露出什麼神情,又或者該以什麼心情來面對這段感情。想起手上這盒蛋糕的贈送者也沒什麼特別反應,反倒隨意,馬上就退出這場正要混亂的戰役,自己的這般反應應該也不為過。

並不是沒愛那女孩,而是事實太過震撼,要他再保有感情中的菩薩心,貌似很難。

走過一座公園,他才發現路燈底下站了一個人。好似是送蛋糕要給女孩的人。那人手指夾根菸,背靠路燈,像是在想些什麼。他也不敢向前打聲招呼,反正路途是相去,他乾脆背道而行,一路走回他的透天屋。

晚餐被逼吃女孩不怎麼樣的手藝,所以吃得不多。剛剛好擄回一盒蛋糕,他一人坐在客廳裡享用,邊搭配他一向愛喝的立○奶茶。

「真好吃。」

他睜大眼找著盒子上的住址。

在市區中心,而且是著名的老街道。





這是我之前看的一本短篇漫畫,因為沒有後續,所以就……想說自己來寫XD。
但是目前我也沒頭緒後續會怎麼發展,呃,有靈感就寫,沒的話就沒啦。
無責任開坑,無責任棄坑啦。


原著點此。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