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導過程中,他發現珉豪的學習能力還算不賴。大部分都是由他來把關製作,比較簡單的部分他也就放任珉豪自己布置。不過為什麼要在那尊新的稻草人臉上做個嘴角下垂的嘴唇呢?這樣子越看越像某人,但心中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這是你!」珉豪扶著厚重的稻草人,朝他露出了天真的笑容,然而一語道出他心中所需要的答案。

原來是他,怪不得他像在哪見過一樣。這回的稻草人面容做得有點臭,既然珉豪說是他,那麼他大多時間的臉大概就是這麼臭吧。他也沒特別想反駁什麼,將地板上的碎屑收拾,卻沒想到珉豪又在一旁拿起那些所剩不多的稻草繼續綁著。

「你在幹嘛?」

「我想做迷你稻草人。」

「不是要用來草人插針吧?」他輕笑道。

只見坐在地板上的珉豪抬起頭來看他,一臉正經地問:「什麼是草人插針?」

他挑眉傻楞,眼前這看起來年紀也不算小的人兒,竟會連草人插針是什麼都不明白。但這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他也只是聳聳肩裝沒事,繼續掃地。待珉豪綁過癮了,他便帶著這人兒回木屋裡去。

他讓珉豪率先進浴室裡洗澡,自己則在外頭打點家務事。生性有些潔癖的他,忍受不了太過髒亂的空間,三不五時就要拖一下地,將書籍擺放整齊。目前還未發現珉豪有什麼他無法忍受的習慣,可能是因為才相處幾天所以尚未發現,但他還是在珉豪頂著濕潤的頭髮走出浴室後,特別花了點時間在珉豪腦內建立規矩。

珉豪貌似很好說話,臉上也沒什麼不耐煩,只管點著頭,還問:「要我幫你打掃嗎?」

「你會嗎?」他也問。

珉豪搔了搔頭,「我沒做過。」

他還是讓珉豪先去將頭髮吹乾,之後的事情便也之後再說。

如此沒見過世面的人兒,怎麼會有勇氣直接學人入社會?感覺珉豪的身世是種迷,可他並沒有很好奇,只希望珉豪往後還保有那顆勤學的心。

時間不早也不晚,晚間九點倆人便也各自躺上床。體型差不多大的他們共享一張床,其實有些勉強,不過還不算太糟,彼此還是有翻身的空間。沒多久他就先聽見珉豪穩健的呼吸聲,人兒入睡得很快,想必今天也是操勞。

但是明日一到來,他仍是沒有憐惜,一早就將珉豪從床上挖了起來,一人折倆人的棉被,便道:「去刷牙洗臉,等等吃早飯。」

珉豪還有些恍神,揉著大眼問:「我要煮早飯嗎?」

「我煮好了。」而且也從牛場走一遭回來了。

珉豪揉完的眼神似無辜,可也聽話照他說得做。

「吃完以後再去清馬廄吧。」他說。

珉豪狼吞虎嚥,仍是鼓著嘴問:「今天可以騎馬嗎?」

「等你整理好牠以後吧。」

「好的。」

去馬場開工以前,他率先帶著珉豪將昨晚的稻草人扛去玉米田,珉豪則手中抱著一堆的小稻草人,學著他將如插秧般的插在大稻草人的身旁,排成一排。

「你那些太矮了,小鳥根本不會發現。」他有些嘲笑的說。

但珉豪卻不這麼認為,應該說目的並不是為了引鳥,而是別有用心,「陪著你也好啊。」

這『你』他明白指得是稻草人,也同時指著他。好似珉豪早已知道他一人生活許久一樣,雖已經無所謂身邊只有孤獨相伴,可聽見珉豪這麼說,他心中也不禁打顫。

他面無表情地帶著珉豪離開玉米田,將珉豪一人放在馬場後,自己便也隻身前往豬場。最近有小豬出生,駐場同學皆忙得焦頭爛額,甚至有些較用心的學生,一夜沒睡,只為替母豬接生。

他緩緩尋過整個農場以後,又回至馬場,看著忙碌的珉豪。

「你為什麼會選這工作?」他問。

珉豪忙著鋪墊料,滿身大汗,臉上仍微笑道:「因為喜歡呀。」

「你父母沒有意見嗎?」

「沒有。」

「你一個人,不怕太辛苦嗎?」

「……你不也是一個人嗎?」

彼此相望,爾後各自瞥過眼,擠牛乳的時間到了,他仍放珉豪一個人,走至榨乳室。

有時候很多問題根本不需要多問,他們心中早已有答案。他也曾是這麼一人走過來,現今他不過是再陪珉豪走過一條他已走過的路而已。感覺很神奇,他們彼此陌生,卻又相似。

忙至下午,珉豪與他又回至玉米田,很意外地,小鳥不僅沒在新的稻草人上歇息,反倒偷偷啃食他的玉米田。雖這樣的情景很常見,不過他很納悶為何這群小鳥並不如當初一般喜歡這尊新稻草人。

「會不會是我把你做得臉太臭啊?」

珉豪微微笑笑,只見走向前,雙臂一張,與稻草人一樣呈現十字狀,然而在玉米田裡轉了一圈又一圈。

所有鳥兒本是振翅,可全數皆為珉豪而停留。這般景像,不只一次出現在他的眼眸裡,看著珉豪臉上與他被竊的那尊稻草人相似的笑容,又見鳥兒低頭啄喙珉豪的衣服,他趕緊灑了較劣質的玉米粒,替珉豪引開了身上的鳥兒。

「回去吧,免得衣服被咬破。」他輕聲說。

珉豪笑著尾隨他離去,兩人身影重疊,一路伴著腳步聲回至木屋。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