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萬沒想到,沈昌珉的一張CD,竟是讓金俊秀為之瘋狂,且為了讓崔珉豪深信沈昌珉就是他們一直在尋找的主唱,崔珉豪也在金俊秀的強迫底下聽完沈昌珉自行錄製的CD。

裡頭有搖滾曲、抒情曲,還有大提琴的獨奏。即便他打從心底對沈昌珉這人有所反抗,但這些作品也真打動他的心,讓他明白不僅是金俊秀非沈昌珉不可而已,是整個搖滾社都必須有這樣的主唱來幫忙撐場。當然他也很欣賞朴有天的鋼琴,除了感激外,他覺得自己與金俊秀很幸運,竟然能夠一次撿到兩樣寶。

「很棒對吧!珉豪你要加油考贏他!把他拉進來!」金俊秀拍他的肩道。

雖然慶幸自己遇上了人才,但回歸最現實的問題,就目前的他而言,面對這個人才會讓他的頭變得很痛。

他曉得機不可失,只是對於沈昌珉這人,他打從心底是覺得不太妥當。他告訴自己很多事情不能夠以直覺或偏見來論斷,可在無任何證據的考證下,唯一能相信的只有他的直覺。

沈昌珉加入搖滾社的目地,好似沒有那麼簡單。天下豈有一頓白吃的午餐?但他還是提起精神來,準備明天的期中考,決定與沈昌珉決一死戰。

不管什麼時候,每每對上沈昌珉的眼,那種游刃有餘的態度總讓他覺得很不安。沈昌珉的葫蘆裡到底賣什麼藥,就像黑罐子裝醬油,看不清也猜不透。但若要拼考試,他自身也有相當把握,反正題型換湯不換藥,他只需專注地解題,避免粗心這種冤枉事發生。

於是隔天應考,一路考下來都沒什麼太大的問題,可等會要面臨的是他的弱項,就是英文。他站在女兒牆邊快速閱覽課本內的單字與文法,沒注意已交卷的沈昌珉從教室內走出,他的課本突然一陣晦暗,抬起頭看才發現沈昌珉站在他身前,還擋住了他的陽光。

「在臨時抱佛腳?」沈昌珉壞笑問。

他轉過另一有陽光處,沒打算搭理。

沒料沈昌珉的下巴會靠上他的肩膀,胸膛微貼他的背脊,在他耳邊輕語,「英文是你的弱點,加油喔。」

他翹著紅唇遠離沈昌珉,一人走進樓梯口,坐於階梯繼續背誦。沈昌珉沒有跟來,也不知哪去,直到下場考試開始,他才又在教室裡望見沈昌珉。

沈昌珉說得不錯,英文一直都是他的弱項,所以他才會花那麼多的時間在英文身上,只為拉近與沈昌珉的分數。對於什麼都很強的沈昌珉來說,要考贏他的勝算並不高,可他的好勝心強,從未死過心,就是想贏沈昌珉一次。

考卷發了下來,初步書寫的手感還不賴,不過思路卻有些障礙……。尤其看見某些單字,就會讓他想起沈昌珉在補習班對他所做的一切。

『可惡!要專心!』他悶罵在心中。

結束考試以後他身上幾乎沁出一身冷汗,撿了放在走廊的書包,二話不說趕緊回家。待第二天的考試也結束後,他才鬆了口氣,就算看見沈昌珉,他的臉也不是那麼臭,反倒能露出點笑容裝沒事地與沈昌珉打聲招呼。

「你要去搖滾社?」沈昌珉問。

「去練一下鼓。」

沈昌珉愣了幾會,才又問:「你聽過我的CD嗎?」

「嗯,很棒,我跟社長都很喜歡。」他揹起書包,抬頭笑道:「如果我這次贏你,你一定要加入!」

殊不知,他離去以後,沈昌珉竟露出了一道壞笑看著他的背影。

升學主義的學校改考卷的速度極快,隔天總成績就公布,大家紛紛前往公告看百名榜單,看見第一順位不是自己名字的他,心情糟了一天,甚至不敢告訴金俊秀,他又是英文敗給了沈昌珉。

好在金俊秀也無第一時間過問,讓他可以想一個好理由替自己說情。而這般差勁的心情便也持續至補習班,本以為沈昌珉會冷嘲熱諷他一翻,但很意外地,沈昌珉並沒有這麼做,可也無對他說些什麼安慰的話。

反倒是他,破格地放下身段,表情誠懇地說:「拜託你加入吧!」

沈昌珉吃完晚餐,擦著嘴,手指緩緩地指著桌上的垃圾,「我幫你丟!」崔珉豪趕緊站起身來,替他整理。

這回崔珉豪是出入自由,沈昌珉沒有刻意刁難,可卻也沒有給崔珉豪一個答覆。崔珉豪就這麼求他求至開始上課,他始終沒有給與崔珉豪好與不好答案。可也就在開始上課以後,他有所行動。

同然是慢慢湊近崔珉豪的身邊,他都還未開口,崔珉豪就先延續方才的請求,希望他能夠網開一面,不要計較那個鬼約定。他只是笑笑,眼神看向前方,待老師背對眾學生時,他的大掌則直接掐住崔珉豪的重要部位,崔珉豪嚇得夾緊腿,連帶他的大掌也一並夾在腿中間。

「你……!」

「不要太大聲喔。」他撇過眼神,微笑說。

崔珉豪很緊張,老師的身影正正反反,他爪不准時機讓自己脫逃。沈昌珉卻什麼也沒在顧慮,只管著隔著一條褲子對他腿間的寶貝肆虐。

「不要這樣……!」

沈昌珉一手撐著下巴,一手玩弄著,瞇眼看著崔珉豪的反應。崔珉豪的臉蛋越來越紅潤,他就越是放肆。直到老師轉過身寫著一長串的文法,他再也受不了,便站起身來翻過身後桌子,直接衝往後門去。

沈昌珉不疾不徐,腳步也慢慢走出教室,一路來至崔珉豪奔進的男廁。

「你這個變態!」

「噓,小聲點,不然會被人發現你被我性騷擾。」

沈昌珉一點也不在乎東窗事發,似乎是更希望第三人隨時告發。

「我不該相信你!你看起就是混蛋,沒想到心裡更混蛋!」

沈昌珉緩緩向前,即便什麼也沒說,也將他一路逼向死角處。

「走開!」但沈昌珉就像牆一樣,怎麼推也推不開。

「社團還需不需要主唱?」沈昌珉垂眼,看著他微笑問。

就算沈昌珉的表情是笑容,他也很明白自己就如現在的處境一樣,被沈昌珉威脅的沒有選項可選。他就這麼被沈昌珉囚在雙臂之間,說不出話來。

「沒考贏我,還要我加入,總該再額外付出一點代價吧,你說是不是?」

崔珉豪大眼無辜,才撇過眼去,唇瓣就被堵住。

早知會淪落至此地步,今晚就應該吃臭豆腐。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