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身體縮小以後,許多行為也跟著縮小,縮至只有兩歲小孩才會有的行為。不過一天的時間,他的視力逐漸退化,睡眠的時間變長,四肢也慢慢不聽大腦的使喚,只是想用小手拿奶瓶餵自己喝奶而已,奶瓶也會拿得東倒西歪。種種的困擾環繞著他,可他卻什麼也沒對崔珉豪說。

不知崔珉豪是不是也看出了他的不尋常,最好是不要,也最好別再拿技術資料來過問他。如果沒有猜錯的話,他的大腦正在慢慢退化,所以對於許多技術問題,他只剩記得結果,過程卻已在他的腦中緩緩流失。目前的他,無法再拿起數據反推藥量,他的記憶過於片段,有些根本想不起來。

一切變得很糟糕,他也不想與崔珉豪以外的人交談,他只想永遠地看著崔珉豪那圓滾的大眼,因為只有那雙大眼才有辦法讓他感到心安。不知是否每個小孩都是如此,總是對圓圓大大又雪亮的東西有興趣也很喜歡,至少他是這樣,目前的他,並不想離崔珉豪太遠,太遠他就什麼都看不見,也聞不著崔珉豪的味道。

不容易地熬至下班,崔珉豪揹著他前去員工餐廳打包晚飯。他沒特別告訴崔珉豪自己想吃什麼,眼前崔珉豪替他所準備的,通通都不是他會排斥的菜色。即便必須吃比平常還流質及清淡的東西,崔珉豪也是挑得剛好,似乎很了解只有這些東西才有辦法塞進他的嘴裡。

看著崔珉豪拿出錢包找員工證,他才從中看見自己的證件以及各式金融卡、信用卡。沒想到這些年來看似陌生的他們,他所有重要的東西都給了崔珉豪管理。大概因為他只是一個工作狂,對於生活漠不關心,所以才將工作以外的事情全讓崔珉豪去打理。這麼多年以後,他才知道崔珉豪沒坑他半毛,連現在的晚飯錢也是帳款分明。

崔珉豪手上大包小包,還必須騰一隻手出來拍他背脊,真讓人不禁容易產生錯覺,他就像崔珉豪生的一樣,父愛一絲都沒缺少。

「我們回來囉!」

崔珉豪好心情地將晚餐放餐桌,然而將他從背袋中抱出來,幫他洗小手,開始為他準備晚飯。他坐在椅子上,眼中一下子清晰一下子模糊的背影,他仍是不打算告訴崔珉豪自己異樣。

「一天下來,除了比較愛睡一點,你的身體還有什麼變化嗎?」

他心底一愣,可能是恰巧,崔珉豪怎可能知道他在擔憂什麼?

「沒有……。」

崔珉豪微笑點點頭,低聲說:「我只是覺得你今天的心情感覺有點糟,怕你是因為身體哪裡不舒服,而我卻不知道。」

他的情緒真的不容易在崔珉豪面前隱瞞,就連縮小以後也一樣。可他卻沒據實以告,自己的身體真的出了點變化。

崔珉豪沒繼續過問,只告訴他,等會洗澡沒有要一起洗,他會先洗,之後再輪崔珉豪洗。心底總覺得有點可惜,但他對崔珉豪卻開不了口,其實要一起玩水也可以。也許是知道自己的身體只會越變越糟,現在若不多多偷窺崔珉豪一點,以後可能就沒機會了。

他一口一口吃著粥,些許的飯渣都會從嘴角流出,崔珉豪邊擦邊笑他,「你這樣子真的可愛多了,超萌喔。」

「噁心。」他不太舒服的說。

崔珉豪不覺如何,揉揉他的肚子,彎身又餵著他。他安穩地坐在崔珉豪懷中,沒料右臉頰突然被軟物襲擊,他抬起頭看著崔珉豪,只見崔珉豪燦笑道:「借我親一下沒關係吧?」

「不行。」他瞥了過頭,悶說。

「不要害羞啦!」

於是一陣絕命連環啵,他最後也隨意崔珉豪的戲謔,只想趕緊吃完眼前這頓飯,洗完澡回房休息。

待他洗完澡換裝完畢以後,崔珉豪便將他一人放在床上,要他別亂跑,等他回來。他也知道自己這般身子無法亂走,眼神亂晃之際,才發現昨天崔珉豪替他買的玩具,放在他的床頭邊。

他慢慢爬向前,拿了一個他從以前就很喜歡的益智小遊戲,小手費了點功夫拆包裝,然而將全新的小魔術方塊拿了出來。以前最快他只需花六秒就將同色方塊全組回去,不知道現在功夫有沒有退化。他慢慢地將方塊弄亂,差不多以後,便開始試圖轉回。

小手肌肉不發達所以難以控制,要在六秒內組回,大概是不可能。但讓他最灰心的是,他的思緒已經沒有以前那麼清晰,有些判斷甚至錯誤,以至於花了快十分鐘才將同色方塊歸位。

他擔心的事情果然發生了,如果腦子慢慢退化,那麼他的記憶會受影響,語言、溝通能力、邏輯、視力,所有神經也會不如以往。

他看著手中的小魔術方塊,生悶氣地隨便丟在床,人就朝床上倒。

如果再也變不回原來的模樣,那該如何是好?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