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顫慄大眼的映出了那人的身影,那人的腿很長,面孔精緻,嘴角似笑非笑地垂頭與他相望。他明白這是發現獵物的眼神,就如他當狗仔時一樣,知道有消息可挖,每個人的眼神幾乎騙不了貪婪。

他的嘴綁著一條白布,嘴角流出了點銀絲,只能作聲,沒法說話。到底是為什麼要綁架他?

那人卻彎身為他解開嘴上的白布,溫柔笑道:「我想跟你打個交道。」

他嘴中喘著熱氣,直覺就是搖頭,「我會澄清今天的新聞,並且把所有母片都交給你!求求──」

「不用了。」

那人似乎對於這件事情的態度相當無所謂,但他猜不透,既然不用返還也不需澄清,那又是為什麼非抓他來這不可?且又將他五花大綁,散發出一副隨時就能讓他下地獄氣場。

沒想到這次會惹上這麼大的麻煩,若沒想錯的話,眼前這人老早知道自己的跟蹤計畫,不然怎可能直接就能抓到他來在這開大刀?咖啡廳的那道眼神已經是警告,為什麼他當初就沒發現,自己已反被盯上了?

「那……你想打什麼交道?」他抖著紅唇害怕地問。

那人笑著笑著,費了些力氣將他從地板丟上床,喘了氣道:「我可以讓你專訪我,問一個問題,你必須交出你的十五分鐘。」

他瞪了大眼,沒好預感的問:「交出時間……要做什麼?」

那人脫了西裝外套,捲起手袖,輕笑道:「陪我做任何事情。」

「比如?」

「泡茶、聊天、娛樂、做愛。」

「這──唔……!」

那人將他的雙手往頭頂上壓去,低身吻了他,在他還未搞清楚狀況以前,未料他捆綁雙手的軟繩被銜接於床頭處的鐵鍊給叩上,讓他沒法推開身上之人。但急迫之下,他出於本能地保護自己,嘴中的牙齒就這麼咬破那人的嘴唇。血腥提醒了那人必須理性,好似起了作用,見那人挺直了身子,彼此就這麼大眼瞪小眼。

「我問題都還沒問,你怎麼可以就開始計算時間……!」他可憐楚楚地看著那人,「能不能不要從做愛先開始……?」

那人笑了一聲,輕聲說:「這是好問題,開始計算時間。」

於是又彎了身,他身上的衣服被扒了開來,身下的褲子也被褪去,由於雙腳踝皆被綑綁,讓褲子無法順替褪去,那人乾脆為他解開腳上軟繩,俐落地將內衣褲丟置地板上。

「不要這樣!我可以把母帶全給你!」他大叫道,雙腳也開始胡亂踢踹。

那人乾脆地爬上床,用力搬開他的雙腿,膝蓋各壓制一邊,低聲道:「我現在想做愛,你必須陪我。」

他無力地扯著頭頂上的鐵鍊,回過神後才發現,他的腳踝也各被扣上連接床頭兩邊的鐵鍊,迫使他的腿只能彎曲,雙腿也難以闔上。他看著那人下床,不曉得在一旁的櫃子裡準備些什麼,這回他真的認命,只是他想不明白,為什麼那人母帶可以不要,卻非得要對他做這些噁心的事情。

「你真的叫沈昌珉嗎?」他問。

那叫沈昌珉的人沒回頭看他,有些嘲笑他的回:「法人代表還能用假名嗎?」

「你真的是同性戀嗎?」

沈昌珉悶了一會,才道:「可能要等等我才會是。」

說完,便見沈昌珉從櫃子裡拿出了奇怪的東西,近看才發現,是一大罐潤滑劑以及要價不斐的情趣用品。能了解這麼多也是因他曾經採訪過情趣用品商,而沈昌珉拿的正是最昂貴的商品。

「你……你玩真的?」他的四肢開始扭扯起來,可沈昌珉對他的反抗沒什麼反應,甚至不憐惜地置於他雙腿間,讓他的雙腿打更開,無法闔上。

「這種事怎麼玩假的?」

措手不及,他的下半身濕了一片。沈昌珉在他身下倒了許多潤滑液,還有些香氣,但這味道安不了他的心,他只能更賣力地扯著鐵鍊,眼眶含淚的說:「拜託!我下次真的不會再跟蹤你!」

他明白說這些都為時已晚,富昌集團也因他的報導股價下跌不少,他知道這些損害他無法賠償,可他也不想因此就賤賣自己身體,而來償還他這些無法彌補的過錯。

「你已經問我四個問題了,一共是六十分鐘。」

「哪有四個那麼多!」

「每一個問句就是一個問題。」沈昌珉壞笑道。

本還想爭執,沈昌珉一點也沒預警地就直接從幽穴裡送進一指,臉上面無表情,也一絲絲都不考慮他的感受。

「不……出去……。」他皺著眉道。

沈昌珉沒有看他,只專注地看著他的下身,像個研究員一樣,企圖在他的身上找到某個啟動點。

「那裡很髒……我可以先去洗澡嗎?」其實他不過是想藉機逃跑,但前提是他必須說服沈昌珉,為他將身上的箝制給解開。

「廁所的窗戶你出不去,門外有剛剛那位傭兵,你逃不了。」沈昌珉抬眼看他,很明白他在想些什麼。於是又補充道:「再加十五分鐘。」

他痛苦地扯著鐵鍊,紅嘴喘著氣。若連剛剛的詢問都算一個問句,那麼他真的必須選擇問題,免得時間被無限上岡的胡亂加總。

回過現實來,他真覺得身體很不舒服,大腿不自覺就想往內縮,但偏偏被沈昌珉擋著,幽穴內不停被搔弄,出入口還沾了許多潤滑液,沈昌珉的一舉一動,都讓他聽得非常清楚。然而穴內究竟容納了幾根手指他沒敢問,只覺好像慢慢沒那麼痛,剩下有東西進進出出的感覺而已。

「你真的會嗎……?」他不禁向沈昌珉提出懷疑,連反抗都懶。

沈昌珉很認真的看著他的私密,沒什麼信心的說:「我也是第一次。」

「這問題還要再加十五分鐘嗎?」他問。

「三十,包括這個。」

即便過程遇上挫折,沈昌珉果真是生意人,連做這種事情時,腦袋還能保持清晰與他斤斤計較。他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下半身已隨便沈昌珉,腿也中規中矩的打開,免得沈昌珉還必須分心注意,搞定不好他的屁股。

正當他有些鬆懈的時候,穴內的某個點被蹂躪,他的身體突然顫了一下。沈昌珉見他有這反應,也好奇地多按了幾下,沒料他的腹下也漸漸有感覺,嫩莖開始學會抬頭。

他有些訝異地看著天花板,自己的身體跟自己這麼久了,他竟然不曉得他的身體竟然會有某個點令他如此亢奮。他悶不作聲,雙手握緊,只想壓抑住自己不尋常的反應,免得被沈昌珉發現會更變本加厲。但他這麼做似乎是多餘,打從他被按對地方後,沈昌珉就不斷朝那點上按壓,他的小弟也沒他那爭氣,甚至意猶未盡,將所有感覺表現的一覽無遺。

「勃起了。」沈昌珉輕聲說:「真是只要找對地方,不摸也能勃起。」

他沒有說話,扯著手上的鐵鍊,身體開始因餘韻而慢慢本能地配合著拱起。他的喘氣越來越大,沈昌珉見狀更是沒放過他,拿起高級情趣用品,直搗他的敏感處,開啟最強勢的動力,在那點上放肆。

「等等──啊……。」

他將鐵鍊扯更緊,身子磨蹭著床,額頭上都沁出了汗水,就不見沈昌珉體諒,反倒握上他的萬惡根源,掐著他的鈴口玩耍。

「很舒服吧?」

他緊閉著眼,咬牙切齒,避免自己發出一丁點滿是屈辱的吟迷。沈昌珉也不急,替它套上持久環,鎖住他的孽根,讓呼之欲出的情慾更難釋放。他的身體因此泛紅,沈昌珉也趁機在他身上留下個人痕跡,從頸子、肩膀、乳首一路至小腹,星星點綴,只為讓他看起來更美。

穴內的用品好不容易彈跳出穴外,歇沒幾會沈昌珉又將它推塞了進去,他讓下身是難耐又歡喜。

「求求你……不要了……。」

下身因持久環的關係,他的孽根漲的有些疼痛,但沈昌珉沒管他的訴求,反倒又替他的鈴口戴上一頂小黑帽,堵住唯一出口讓情慾無處可洩。

「我下次真的不會……。」他含著淚水懇求地說,不過換來的不是原諒,而是一陣容易讓人神智不清的熱吻。

他從中發現沈昌珉是一個低調且安靜的人,不論他說些什麼,沈昌珉很少有表情,也不是很喜歡回應他的懇求,只顧著欺負他,想讓他叫得更大聲而已。從褲檔就看得出,沈昌珉對他並非毫無反應,但卻什麼都忍下來,像是在等待什麼時機。

「還想問什麼嗎?」沈昌珉問。

他頻喘氣,眉頭深鎖,這種情況要他如何問得下去?

「你、你為什麼……選我?」來跟你做這些變態的事情。

沈昌珉坐在一旁,揉捏他的乳首,讓它更綻放一點才笑答:「因為你是唯一持續跟蹤我一個月的記者。」

這是什麼讓人無法理解的答案?說那好聽,其實就是在報復而已吧?

「騙人……。」

沈昌珉很優雅,沒多餘的解釋,只為他解開身上的枷鎖。雙手一得到解放,他就想為自己的小弟來解套,不過沈昌珉沒讓他這麼做,但沈昌珉倒是替他從穴內拿出那用品,將他抱上自己腿上來,讓他乖乖坐在上頭。

「騎乘式好像對你來說,會比較舒服。」

沈昌珉靠著床頭,他的屁股抵著沈昌珉褲檔,也約略感受到了沈昌珉的碩大。沈昌珉拿著震動的用品頂著他的鈴口,他差點洩了出來,可出口卻被堵死。

「要不要自己來?」沈昌珉問。

他猶豫了一會,卻說:「告訴我真正的理由,我再決定。」

沈昌珉讓用品震動著他的致命,輕聲說:「我需要一個記者來替我寫經濟新聞,必要時影響股價。」

這理由還真讓他有些心動,看來他的堅持不懈讓他換得一個好頭路,「你養我嗎?」

「看你怎麼表現。」沈昌珉看了他的大眼,又往自己的褲檔瞧一眼。

他明白自己該怎麼做,即便有點犯賤。

他解開沈昌珉的褲檔,拉開拉鍊,硬物蓄勢待發。他從四角褲掏出沈昌珉的碩大,吞了口口水,才慢慢扶著硬物緩緩沒入自己的體內。這樣的尺寸他一度難以接受,可待他安穩地與沈昌珉相接,他才適應這般飽滿。雖然還體會不到為什麼騎乘式對他來說比較舒服,但見沈昌珉解開了他寶貝上的束縛,為了得到快感來讓自己快速解放,他二話不說,就在沈昌珉的身上賣命起來。

是進又是出,每一下那碩大通通往他的敏感點去,只要擺動大一點,快感就多一些。明白這樣道理,他也不管自己的尊嚴,儘管扶著沈昌珉的肩膀,藉由彼此身體的交會來產生更多他想要的感覺。

「嗯哈……。」

他捏緊了沈昌珉的肩,最後一下終於讓他成功地解放體內的迫切,可他氣都還沒喘完,就被沈昌珉翻了下身,穴內又是一陣快速攻擊。交會處發出的聲響令他覺得羞恥,可聽久卻又令他覺得亢奮無比。

做愛這種事情,他也是第一次,只是沒想過第一次會是與男人。看著衣衫完好的沈昌珉,心上是有些不甘心,不明白自己為何連做愛也會淪落為下位者。但不論如何,沈昌珉若要養他,一輩子當下面那個也沒什麼不好,至少沈昌珉沒讓他疼到多少。

本以為沈昌珉再一次釋放大概就結束,沒料他的問題問得太多,沈昌珉真在時間內全朝他的身子消磨。待時間過後,他已沒體力從床上爬起,而沈昌珉卻還能外出去替他準備些食物,希望他吃完後再離開。

離去前,沈昌珉朝他紅嘴索討一翻,輕聲說:「要不要來我這,自己決定,只要你來,我就養你。」

看來是他的表現不錯了?

他拿著自己的相機離去,時間約略輾轉過一個月,他便戴著一頂鴨舌帽,拎著行李前來沈氏宅邸。

他按了門鈴,等待回應。

『您好,請問您是哪位?』

「崔珉豪。」

『沈少爺等您很久了。』




全文完。



有很符合2珉個性的H嗎?希望大家喜歡。



送上2珉愛的見面抱抱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