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雨綿綿,近期的氣象已表態,連續一個星期皆會是陰雨狀態,他有些無奈地看著窗外,其實不是他不喜歡雨天,只是比起雨天,他較喜歡有溫暖陽光照料的都城。不否認是心情以及情緒影響了他對於雨天的評價,但這陣子若能是好天氣,對他來說也會比較好。

他不禁嘆口氣,鳳眼望向桌上的記事本。以前他就有記事的習慣,不過需要翻閱記事本機會並不常發生,他自認自己的記憶不錯,還不太需要翻閱記事本來替他備忘。但自從失戀以後,他才漸漸體會,其實失戀並不是小事一樁,而是一樁能讓他亂了手腳、混了思緒,必須翻開他的記事本才有辦法過活的大事。即便嘴上能有說有笑,要拿此事來嘲諷自己也不是難事,但有多少外在的行為真是發自內心所欲如此,他想大概少之又少。

他翻著記事本,本是心神不寧,可卻如有上帝指引一般,讓他看見了某項備忘錄。

『好吃的蛋糕。』

他差點忘記他曾答應過自己要再拜訪這間麵包店,記事本上也清楚備載了住址,他才想起,當初吃那塊蛋糕的愉悅感。不論目前他是否能走出情傷,但那塊蛋糕卻在事發當天救了他一命。若沒有那塊小三送來的蛋糕,當時的他未必承受的了打擊,就算他表現再怎麼不在意。

於是說走就走,下班以後他便尋著住址一路前往那條老街道。

這間店看上去不新也不舊,像是已經營過一陣子一樣。客源說多不多說少也沒很少,感覺已累積了固定班底,不太令人需要擔心品質問題。裡頭有些空位,但不多,看來這間店也不算正式咖啡廳之類,較像一般的麵包店。

他走進店內,略過麵包種類,直達冰在冰箱內的蛋糕類,鳳眼尋找當初的那塊蛋糕。雖他已有些遺忘蛋糕的完整模樣,但他還記得一些片面,只是遲遲無法抉擇出哪一個才是真正他吃過的那一個。

「你是……?」

突然有人低聲在他耳邊說話,他撇了過頭,與那人相望。

「你……」他站直身子,有些意外的說:「是那個小三?」

「還無法確認是你先跟他交往還是我吧?」那人笑著,伸出手又低聲道:「我是朴有天。」

「金俊秀。」

他倆握手言和,便一同轉身面向冰箱,「你來買蛋糕?」他問。

朴有天沒說什麼,只問:「你也來買蛋糕?」

「我想買你上次帶去給那女人的蛋糕,不過我有點忘記是哪個。」

「所以那塊蛋糕是被你吃了?」

他聳聳肩,爾後笑道:「反正都要分手,好東西自然不想給他。」

「就那塊。」

他看向朴有天指的方向,後來他買了兩塊,還與朴有天選了個位置坐上。照理說他們應該要稍微覺得尷尬,可誰知話匣一開,才知彼此有些同病相憐,甚至相見恨晚。姑且不論到底誰才是後來介入感情的人,一切問題怎麼探究也都不是出在他們身上,而是女人本身。

「據說他腳踏八條船。」朴有天鄙視地說。

他挑起眉來,吃著蛋糕道:「這麼厲害,人的腿也不過兩條。」

「他利用你哪方面?」他聽聞,但腦筋有些轉不過來,又見朴有天說:「我猜我大概是性方面。」

才確定問句的內涵,卻又聽見一道勁爆的解答,他不自覺地羞赧,蛋糕的甜度就繞在他嘴中,久久才慢慢嚥下。

「我可能是經濟面的吧……。」他勉強笑說。

畢竟他至今還沒嘗過何謂魚水之歡,所以在性愛上他絕對不是貢獻者。

「你上過他嗎?」朴有天朝他壞笑又問:「或者還是處男?」

他不明白自己的臉蛋露出多麼無辜的表情,但小嘴還是誠實的回答,「後者……。」

朴有天似乎是逗著他玩得一樣,輕笑道:「我想也是,我們這年紀談到性方面的事情還會臉紅的,你算少數了。」

他搔搔頭,不曉得該說些什麼。明明他在公司業務方面也做得不錯,怎麼遇上朴有天以後,他卻覺得自己才華已盡,口才碰壁。

「你在哪高就呢?」他吃下最後一口蛋糕,抬眼看著朴有天問。

朴有天笑了笑,好一會又反問他,「你真的想知道?」

他認為這沒啥好不想知道的吧?他也不過就是隨口問問。

「如果不想回答也沒關係的。」他喝了口咖啡,微笑說。

朴有天靠上椅背,悶了一會,才又朝他湊近。隔在他們彼此間的圓桌並不大,隨隨便便一個彎身,就容易湊至別人耳根。見朴有天湊過來,他也直覺地配合將脖子拉長,聽聽朴有天的回答。

「我是AV男優。」朴有天微笑說。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