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餓起來,有如猛獸,甚至能夠飢不擇奶頭,見奶就吸。

腦子還不太清醒的他,只管閉著眼拼命吮著崔珉豪的乳首,他也不曉得自己正在做些什麼,只感覺這一切的行為都出自於本能。而他也忘了其實只要把崔珉豪叫起來泡奶一切的一切便都會得救,可能真的是腦子退化了,所以連基礎判斷能力都已慢慢喪失。

「嗯……。」

崔珉豪蹙了一下眉,睡夢中的他也沒多留意,只覺胸口有些癢,特別是乳首。半夢半醒時分,又慢慢覺得這感覺特別不一樣,好像絲絲電流竄著他的胸膛,然而少部分導電至腹下。

這種感覺難以言喻,難道自己在做夢嗎?

「唔……。」

耳邊傳來一陣陣的喘息與類似打啵的聲音,他最後還是迫使自己掙開眼,才見懷裡的小人拉開他的汗衫盡情肆虐。

「昌珉!」他趕緊撐起身子來,沒注意沈昌珉其實吸得緊,這大動作就這麼不小心輕扯了他的乳首,「你在幹嘛啊!」

沈昌珉嘴都吸紅了,緩緩撇頭看著崔珉豪的臉。不知是不是自己的視線問題,崔珉豪的樣子很怪,臉上很紅,甚至大腿還將某個部位夾得有些緊。慶幸他還剩一點腦力,能夠綜合判斷一切情形,他才知道自己的行為愚蠢至極,還不小心讓崔珉豪勃起。

但他選擇假裝沒看見,拿出僅有二歲小孩的本事裝無辜,「肚子餓……。」

崔珉豪有些無語,可卻也為他下了床,泡了兩瓶奶給他喝。

他越是喝得越多,腦子便越清醒,只不過他的大腦還是回不去以往,奶瓶也得崔珉豪替他拿著他才有辦法順利喝奶。

兩人陷入了一陣尷尬的氛圍,大眼瞪小眼地,待他喝完,他也就率先道歉,「對不起,害你勃起。」

崔珉豪頓了一下,才低聲回:「不要用你兩歲的樣子說這種話。」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那樣……。」

氣歸氣,但崔珉豪卻也放下打從心底的尷尬與羞恥,認真的問:「你的大腦是不是退化了?」

他有些意外崔珉豪竟會知道他的大腦有問題,也許自己在生活上真的出現了很大的行為落差,所以才被發現。

「你連魔術方塊都組不回去,這問題很嚴重。」崔珉豪說。

看來不是行為上被崔珉豪發現,而是他平常最喜歡的魔術方塊透漏了他的身體訊息。

「嗯,退化了。」他著實的答。

「所以剛剛的……呃……也不是你能控制的吧?」崔珉豪有些彆扭問。

他躺在床,就像個小老人一樣。嚴格說起來應該是本能使然,但是不是這樣的行為真的沒法控制,他不敢保證。自從了解了許多崔珉豪身上的誘因以後,他並不認為回至三十二歲的自己就不會這麼做。崔珉豪身體上的大大小小,他看得越清楚,就覺得越感興趣。

不過這次的意外也只能歸責於他的肚子,如果自己還是三十二歲的腦袋,他想他會先與崔珉豪交往以後再吸人家的奶頭,而不會肚子餓時就給人家吸。這大概是唯一的差別點吧。

「可能是肚子太餓,所以出於本能吧。」他勉強的說。

現在連說話都開始覺得有點吃力了,若完全退化以後,那又是怎麼一個模樣?

「那怎麼辦?已經過了快一個星期了,也沒見你長大。」崔珉豪堪憂的說︰「你的藥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還是我們重新做一個?」

他勉強搖著頭,無奈的說:「好多技術的東西我都忘了。」

崔珉豪很訝異,睜大眼道:「難怪你都不回答我的問題。」

「已經沒辦法了,勢必會退化。」

「看你隨便吸一個男人的奶頭就知道已經退化的多嚴重。」崔珉豪苦笑道。

聽這話,他猜崔珉豪大概已經原諒他的愚蠢行為了。現在想想,竟然自己在吸吮時別無居心真是可惜,反正他終究都得忘,忘了怎麼說話,忘了怎麼走路,也忘了崔珉豪這號人物。

最差的結果,就是他必須再重活一次,直到他長大,崔珉豪老了,他倆才會再有交集。好懊悔這些年他不懂崔珉豪的好,如果能回至當初,就算崔珉豪不會答應讓他以身相許,他也會對崔珉豪好點,不再對崔珉豪兇,也不再對生活無所謂。

後來崔珉豪說了哪些,他已經記不得了。

生活對他來說越來越困難,即便他願意與崔珉豪的說話,他卻難以湊足一句話的單字量,想表達的意思也與說出口的相去甚遠。

直到他喊不出崔珉豪的名字,他腦中唯一記得的,只有一種他這輩子不管是大是小都能認出的氣味。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