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小品番外,昌珉還在醫院實習的日子<( ̄︶ ̄)>



預計未來一週豪雨報到,這種天氣讓人帶傘也不是,不帶也不是。偶時小雨偶時大雨,再衰一點,還會附贈六級強風,一隻無辜的小傘就這麼搖身一變,成了一枚超級賽亞人。

這種天氣帶傘不過是增添換傘的機率,於是他乾脆什麼也不帶,看看天氣賭賭運氣,揹著背包一人搭乘公車前往實習醫院。

今早崔珉豪還在睡,為了避免那人拐到神經又想出來接他,他故意在門上貼了便利貼,要崔珉豪哪也別去,特別下雨天。自從上回崔珉豪隻身前去宿舍找他,他的魂魄差點破散,就算崔珉豪不在乎自己的健康,但至少他在乎,尤其他比一般人更難以忍受崔珉豪發生一丁點的傷害。

只要那人夠聽話,他也不需要像個神經病一樣的擔心著。只是他一點也不介意自己因崔珉豪來性格扭曲,他反而有點樂在其中,甚至習慣當崔珉豪的護花使者。

其實有人能接受他這般的強制愛,他自己也挺快樂的。

回溯過往,他不曾想過自己在大學會再交什麼女朋友,高中時他就已看破女人的特性,生性孤僻又怕麻煩的他,並沒有很喜歡應付女人。要說男人跟女人交往而不會去想那檔事,這本身就是個謊言,包括他在內,發情期間也會希望藉由女人來發洩。可後來他發現,若要為此而強迫自己去應付女人,那他不如自己去載動影像,順手解決就行。

於是他成了載片高手,直到崔珉豪的出現,他的硬碟才停止加碼。

崔珉豪說不出哪裡比的上女人,既沒有他愛好的巨乳,體態及聲線也無一般受方該有嬌小及酥軟,床笫間除了喘息聲,什麼嗯嗯阿阿似乎都默默被省略。只是他也不明白自己,某種程度上算好色的他,竟會被這樣的崔珉豪所吸引。

崔珉豪到底是什麼地方,讓他如此無法自拔?

看看時間,他也差不多該回家。

目前晚間十一點十分,他順利搭上最後一班公車,天空黑壓壓,他也分辨不出烏雲多寡與否,只能在內心祈求雨不要現在下,不然他要回學生宿舍會很麻煩。況且他還有那麼點想去金在中那看看崔珉豪,但若真下雨,那麼他也只能認命,明天再找時間去拜訪。

才剛這麼想,窗外便滴了一顆雨滴,接著濕了整片車窗。

公車停下,末站的乘客只有他一人,他緩緩走下公車,拿著背包蓋在頭頂,看著眼前坐在公車亭下的人。雨勢漸漸大了起來,那人垂著頭靠著椅背熟睡,雨傘掉落在一旁,也不見那人撿起來撐。

公車亭的遮板不大,這雨勢不管躲哪必定會濕透,他又有何辦法?

他撿起那把傘,坐上公共座椅,撐起雨傘替自己也替熟睡的那人或多或少遮點風雨。

「白痴嗎……。」他笑著呢喃。

崔珉豪換了睡姿,腦袋就這麼靠上他的肩,一路睡到流口水。

崔珉豪到底是什麼地方,讓他如此無法自拔?

大概就是一種不知死活的傻勁,說也說不聽,勸也勸不動的脾性。

大雨一直下,一人撐傘,一人睡傻,倆人坐在公車亭下。




全文完。



靈感來源: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