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育兒開始,本以為自己可能會搞得兵荒馬亂,可沒想到沈昌珉卻是意外地好照顧。即便機能全都退化了,沈昌珉卻也無因此需要他太過操心,只要時間到準時餵奶,沈昌珉能說幾乎是一個不太會哭的孩子。

當然他也趁著智商只有兩歲的沈昌珉,肆無忌憚地玩弄人家。只是沒料,沈昌珉的反應跟三十幾歲的智商差不多,就連抱進浴缸裡泡澡,沈昌珉也只會惹起輕微的漣漪,似乎不是很喜歡與人互動。

總覺得心中感到某種可惜,不過能這麼乖巧,他也事省省事,不需花太多心思在沈昌珉身上。但回過頭想想,若真他自己生到這樣的孩子,他或許會帶沈昌珉去看個醫生,看看是否有亞斯伯格症。

「你真是太安靜了……。」他嘆氣道。

除了玩一些益智遊戲玩具會笑以外,沈昌珉幾乎不曾被他逗笑過,還散發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根本就如同他新進公司時看見沈昌珉的時候一樣。看來這種氣息是天生的,而不是刻意裝出的嚴肅。

他先哄著沈昌珉入睡,剩餘時間便也用來研究讓沈昌珉恢復的藥物。老實說,他沒有沈昌珉那樣聰明,所以即便是逕自翻閱沈昌珉的機密筆記來研究,他也未必每樣都有辦法理解。實力懸殊過大,不論他怎麼嚐試,就是無法論出能讓沈昌珉恢復原樣的藥物比例。

他揉揉眼,眼見時間差不多,便也走進沈昌珉的房間陪同睡。若真要說生活哪裡有變化,大概就是凌晨期間他必須強迫自己起來泡奶,不然肚子餓的沈昌珉哭起來,音量無法控制,而且怎麼哄都不管用,就只有奶瓶塞進嘴的那一刻,房內才會再恢復原有的寂靜。

雖然覺得有點麻煩,不過這也是沈昌珉讓他覺得可愛的地方。

「珉……珉珉……。」

「是珉豪。」他摸著沈昌珉的捲毛,笑說。

為了讓沈昌珉能夠重新認識自己,他也花了許多時間教沈昌珉說話,最優先的,當然就是他的名字。沈昌珉學習能力不算差,就除了他的名字外,其餘有些句子還能完整重複出他所教導過的。

怎麼就只有他的名字念得這麼不好?

他彎身親親沈昌珉的小嘴,蓋上棉被,他又繼續睡。

隔天一早,他一如往常揹著沈昌珉前去上班。公司傳出沈昌珉已退化成兩歲小孩的消息,從他一進公司,就會引來名義上關心,實質上來看他們笑話的同儕。沈昌珉見人多,總會直接窩在他胸膛上,靠得緊,哪也不讓人摸,不讓人碰。

他也算是明白沈昌珉的潔癖,所以進公司以前,他都會拿自己的外套將沈昌珉包好再進。不過他並非無時無刻不都能陪在沈昌珉的身邊,有時沈昌珉睡了,他就會將他放在一旁的椅子上,讓他安穩地睡。可就在他抽不出時間而去拜託同事幫忙餵奶時,麻煩又可愛的事情發生了。

沈昌珉不論是誰,只要不是他拿著奶瓶,那些奶他一口都不喝。且只要沈昌珉人是醒的,四周圍沒他繞在身邊,整間實驗室就會被一道高分貝的哭聲給占據。除非他回至崗位上,不然沈昌珉不會喝奶,哭泣也不會停歇。

「他太黏你了啦!」

「他這樣我們沒辦法幫你顧了。」

「我看你還是把他揹在身上好了。」

於是所有好心人都拒絕當他的助手。這也沒辦法,沈昌珉只認他,其餘都誰都不認。認識沈昌珉這麼久,他還真不知道沈昌珉的潔癖與堅持會這麼嚴重。

「小笨蛋……年紀都縮小了,還是這麼難跟別人相處嗎?」他苦笑說道。

沈昌珉安穩在他的臂膀間喝奶,有如波霸的雙眼雪亮地與他的大眼對看。喝著喝著,沒料沈昌珉會朝他安心地笑一口。雖然很可愛,但很麻煩。即便人都回至兩歲樣,那脾性還是改不了,不順沈昌珉一點兒都不行。

其實他早已打算就這麼與沈昌珉相依為命下去,也許哪天他變聰明了,沈昌珉也就能回至原來的樣子。在此之前,他都會快快樂樂地當沈昌珉的保姆,就算很有可能陪著沈昌珉重新來過,他也不想隨隨便便就丟下沈昌珉離去。

同是無父無母的他們,只有依靠彼此,才有辦法繼續活下去。

剛好有這種想法而已,一切卻在他回至宿舍以後變了樣。

「我們是國安局的人,請你交出沈昌珉。」

「什麼……?」他驚慌失措,將懷中的沈昌珉抱得更緊。

「為了以防其他國家取得沈昌珉縮小消息而前來搶人,我們必須保護沈昌珉。」

他實在搞不清楚,人都變成這模樣了,還有需要再剝奪沈昌珉的行動自由嗎?

「我覺得應該沒這麼嚴重。」言下之意,他就是不想給人。

但無論如何,他一人寡不敵眾,在他懷中熟睡的沈昌珉便被搶了過去。

「欸!」

「請別妨礙我們執行任務!」

最後的結果當然是人被抱走,徒留他一人在空盪的宿舍裡。

不是不能理解國家的擔憂,任誰都害怕菁英被人搶走,但他最擔心的是,沈昌珉離開他以後能否過得讓他高枕無憂?

於是在百米之外,他聽到了一陣高分貝的哭聲……。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