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心思還顧著剛被踢飛的那人,本想趁著尹斗俊不注意命下人拿些藥給另一個大殿的假皇帝,未料尹斗俊沒讓他有空隙,粗魯地抓著他的手臂,心狠地將他甩了上床。

他的大腿處撞上床緣,讓他痛得咬牙,一時站不起來。可尹斗俊似乎也沒再讓他站起的打算,朝他走去,欺身便將他壓上了床。

「你把他當朕,是嗎?」尹斗俊問。

他撇過頭不願回答,身上才剛換上的新衣,隨著尹斗俊的情緒被粉碎在地,他的短腿都還不及上床,便被尹斗俊扳了開來,膝蓋彎兒一屈,他的幽逕也隨同生硬地接納了闖入者。

他張嘴叫了聲,小手抓緊尹斗俊的臂膀,頸脖忍出一道青筋,皺著眉,直到那雙鳳眼慢慢地闔上,後腦勺漸漸地躺上床。他的小嘴喘了又喘,沒力氣再睜眼看一回身上之人。

臀瓣間的硬物沒再挪動,他也不想去猜想是否是尹斗俊對他仁慈,且更是不該那樣想。他該做的,就是告別已變了樣的尹斗俊,不該再流連忘返,痛了自己,也苦了尹斗俊。但不管他怎麼努力,他就是下不了決心來跟尹斗俊徹底一刀兩斷。

「朕到底是哪裡讓你不滿意了?你說啊!」

他閉著嘴沒應聲,只見尹斗俊再也不憐憫,就在他的體內肆虐起來。股間慢慢流出一道血痕,即使痛的想死,他還是沒吭一聲,更沒請求尹斗俊放過自己。若是這樣能讓尹斗俊氣消,別再濫殺無辜,那麼這點痛其實算不上什麼。

待尹斗俊退了出來,他也暈了過去。

再醒過後,他安好地躺在床上,身上的黏膩似乎已被人清理過,股間也抹了些藥膏。本想下床,但不過是起身而已,身下痛的他不敢再輕舉妄動,他才知傷勢嚴重,眼下估計是哪也去不了。

沒多久,尹斗俊便端了碗藥餵他喝,倆人沒說上什麼話,只問他身體好點沒,他沒答,搖頭代應。尹斗俊的神情失落,那樣的表情似乎在譴責自己,他看的也心疼,但卻不願出手安慰。

以前的他們,究竟哪去了?

約略過個三四天,他能安穩下床走路以後,便也從大殿離去,回去自己得宮殿裡頭找著他覺得好用的藥膏。本想命下人拿給另一個大殿的尹斗俊,可想想又覺不妥,事因他而起,他該親自前去道歉。

於是趁著尹斗俊在大殿休息之際,他趕忙帶著藥膏前往另一幢大殿,鬼鬼祟祟,溜進那可憐之人的殿裡。

尹斗俊看見他有些訝異,甚至從滿山的奏摺中彈了起來,與他相視。

「我說女神啊,你的膽量不是一般的小。」尹斗俊笑了笑,站起身垂頭看著他又說:「怎麼偷溜來了?」

他抿抿嘴,輕聲說:「拿藥給你擦,那天對不住。」

聲音又是粗糙沙啞,尹斗俊連問也不需問,用猜的也知道那天他是如何度過。但尹斗俊還是拿過他的藥膏,表示謝意,「沒關係啦,已經好很多了,只剩下一些醜醜的瘀青,謝謝你。」

他臉上沒什麼表情,但即便沒表情,看在尹斗俊眼底還是萌神一枚。他本想就這麼離去,可臨走前卻被尹斗俊給叫住。

「女神啊,我能問一下你跟另一個我的故事嗎?」

他心底一震,有些難喘氣的轉回過身,看著尹斗俊。

「如果不想說也沒關係啦,我只是在想……也許我幫得上忙。」尹斗俊搔搔頭,不太好意思的說。

他悶了幾會,沒料卻紅著眼眶對著尹斗俊,「我……是我的錯。」

那大眼充滿累積陳年的淚水,一夕間崩塌,尹斗俊來不及做點什麼,他便已垂著頭痛哭。

「欸……你……!」

他抖著肩,眼前那令他熟悉胸膛,他不顧其他,便抓了尹斗俊的領袖,將自己送進了那懷裡。尹斗俊有些錯愕地看著懷中的他,左顧右盼,確定沒有跟蹤者以後,才敢慢慢將他給囚在臂膀裡。

明知這兩人並不同,但不論怎麼看,他倆卻一點相異處也沒有,就連氣味也相同。他無法自拔地在尹斗俊的懷裡放聲大哭,這是他最想念的地方,這也是他一直最懷念的擁抱。

待他哭夠以後,尹斗俊的胸前也沾惹了他一堆眼淚跟鼻涕,不知這是不是他的習慣,哭時連鼻涕也會被他一同抹在衣服上。感覺熱呼呼的,應該要覺得噁心,可不知為何,尹斗俊卻看得很安心。

「我想你還是很愛他?你也會在他身上抹鼻涕嗎?」尹斗俊開玩笑的問。

未料他的回答真是羨煞許多人,「嗯,以前是的。」

「你怎麼會說……都是你的錯呢?」

回歸正題,尹斗俊又開問,他的情緒也已平復,便娓娓道來。

在未遇上這個暴君尹斗俊以前,他是個歌伎,因戰亂其間流離失所而被尹斗俊拾獲,也許是一見鍾情,所以自己便隨同尹斗俊走。原本的尹斗俊是個愛國愛民的君主,凡事以政務為重,對他也不比現在,他倆相愛,只是沒讓這段愛戀浮上檯面。

誰知皇后串通朝廷官員一同陷害他,想置他於死地。事實被尹斗俊查出以後,就從那一刻起,宮廷裡喚起一場腥風血雨,凡與此事有關者,殺;無關但知情者,也殺;並且連誅九族,連同一些無辜者一起陪葬。

尹斗俊殺紅了眼,也因此對朝廷官員處處刁難、排除異己。

「他以前沒有這麼壞。」梁耀燮誠懇的說,似乎希望他相信。

尹斗俊點點頭,也道:「如果是我,我也很有可能會變成那樣,畢竟我愛你。」

梁耀燮抬頭看著他,心頭生暖,竟朝他微笑一口。

「你也很愛他吧?」

「以前的他……就如現在的你。」

尹斗俊睜大眼來與他相望,幾刻不能言語。

可惜他是他,我是我,同理可證,我們之間是無可替代。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