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人坐在客廳裡,冷靜地思考自己還能為沈昌珉做些什麼。不能說國安局的人就一定會照顧得不好,可他就是安不下心來,照沈昌珉沒他不行的狀態,要他相信國安局的人應付的了沈昌珉,某種程度上根本是空談。

他決定再回公司一趟,刻不容緩,拿了鑰匙就又往門外去。他一路跑至公司,也沒那心思再按公司規矩,直接搭乘電梯至負責人樓層,決定問清楚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怎麼能夠要抓沈昌珉而他卻沒先被告知?

當然他一進門就被轟了出來,可他仍沒放棄,死敲著那道玻璃門,喊道:「把昌珉還給我!」

基於一切得爛理由而來抱走他的沈昌珉,這要他如何接受?他才不信將沈昌珉安置在國安局底下,沈昌珉就不會有危險。光是不吃不喝,敵人都還沒開搶沈昌珉就先贏養不良了。

可惜沒有人願意聽他的勸解,別無他法,他也只能狼狽的走回宿舍。

今夜他很難入睡,床上皆是沈昌珉的奶味,也不曉得國安局的人是否知道沈昌珉必須吃消夜,而且是必須喝兩瓶才能安穩的睡。他輾轉難眠,這夜,他一人坐在床都沒睡,只想著明日一早該如何去爭取沈昌珉的監護權。

沒料,天都還未亮,他的宿舍就有人前來按門鈴。他稍微受到了驚嚇,但也冷靜的開燈,從房門走出來。一聽到哭聲從門邊傳來,門外的人接續又按了好幾次門鈴,他便衝向前將門給打開。

高分貝的哭聲,只見門外那人有些慌張的說:「我是國安局派來的褓母,今天開始與你同住,我叫金在中!」

男人說話都必須扯動嗓子,不然根本壓不過沈昌珉的高分貝。

他二話不說,也沒經過金在中的同意,就將嚎啕大哭的沈昌珉抱進懷裡,搖搖晃晃,蹭了蹭沈昌珉滿是淚水與鼻涕的小臉,沈昌珉下一秒便沒了聲音,睜著哭腫的大眼與他相對。

小手緩緩朝他臉伸過,竟摸著他的臉頰,似乎在確認眼前之人是否是他認識的那位崔珉豪一樣。他低頭親吻著沈昌珉的小手,苦笑道:「是我,珉豪。」

「珉、珉珉……。」

「肚子餓了吧?」他微笑道。

爾後沈昌珉喝完奶,便也在他的懷裡睡去,他就抱著熟睡的沈昌珉,與進門的兩個大男人大眼瞪小眼。本以為只有金在中一個人,但忙完以後才發現不只是一個,還有另一個名為鄭允浩的男人,不過並非褓母,而是保鑣來著。

這樣的結果並不壞,看來是國安局的人拿沈昌珉沒轍,所以只能出此下策。先不論金在中能否深得沈昌珉的喜愛,至少有人前來幫忙對他來說並不壞,而且還有一位看起來相當靠譜的保鏢,相信沈昌珉的安危也確定會有保障。

「我想現在這麼晚了,不如明天在教我怎麼照顧這個愛哭鬼吧?」金在中看上去似乎也累了,不知是不是被沈昌珉給操壞了,「他也真是黏你,若沒有你,他真的很有可能餓死或哭死。」

他笑了笑,心底覺得有些驕傲,也真是沒想到沈昌珉的反應會這麼大,黏他黏的如此緊。原先還覺得有點麻煩,不過也因此,他倆才有辦法再重逢,這該感謝沈昌珉的固執。

「那我先跟允浩去睡啦。」金在中笑說。

他很自然地讓了自己的臥房來容納金在中與鄭允浩,而自己就抱著沈昌珉回置他們的臥房。

他將沈昌珉輕放上床,看著沈昌珉疲憊的臉蛋,彎身便親親沈昌珉的臉頰,摸摸那捲髮,企圖讓沈昌珉更心安一點。沈昌珉不知道哭了多久,那雙眼腫脹得厲害,令他擔心沈昌珉的嗓子是否因此燒了聲帶。

有潔癖很麻煩,但他卻也慶幸沈昌珉有這種潔癖。

還有些微啜泣的沈昌珉,他側躺於床,輕拍沈昌珉的胸膛,順順沈昌珉的氣,希望他能睡得更好。

「我在這裡。」他輕聲又說:「無論如何,我都會在你身邊。」

於是房裡傳出一陣鼾聲,他聽得安心,沒多久便也抱著沈昌珉睡去。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