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清晨就聽見外頭碗盤碰撞的吵鬧聲,似乎不只,還有一點點的抽油煙機的聲音,門縫也飄出了微微的香氣。

沈昌珉還沒醒來,他躡手躡腳地走出臥房,有些意外地看著餐桌。一道道用看就知道吃起來一定美味的料理,已經有一個人開始享用了,而他似乎還未腦醒,只是發愣地朝廚房裡看去。看來他是太累了,竟然一時忘記昨晚國安局為他請來的保鑣跟褓母,大概是因沈昌珉平安回來,所以他什麼事情也沒多去注意。

「早啊。」金在中端出了最後一份早餐出來,見著發愣的他,便率先向他打聲招呼。

他這回倒是有些回過神來,也微笑點頭道:「看起來真好吃……。」

「快點吃吧,你等等不是還要上班?」

「嗯。」

「等會順便告訴我那隻愛哭鬼的習慣吧。」

「好。」

他吃完早點,就進廁所裡刷牙洗臉。本來還沒想到金在中想知道沈昌珉的習慣是什麼意思,他上完了廁所,朝著餐桌上的兩人疑惑的問:「昌珉是留下來給你照顧嗎?」

金在中挑眉,嘴裡嚼著東西轉身道:「不然又要讓你揹去上班嗎?」

「可是……」

「放心,我會把他黏人的習慣給改掉。」

聽見這話,對於一般人來說,應該是要覺得高興。畢竟沒有人喜歡工作事時身上又帶著拖油瓶,尤其沈昌珉更是難照顧,方圓幾尺沒他的身影,整個辦公室的屋頂都快讓他給哭掀了,但他為何就是沒有如釋重擔的感覺,反倒有種滋味讓他難以說出口。但他還是配合金在中,將應該交代的事情交代完畢,人也就前去上班了。

才剛進公司而已,看著自己的實驗台,總覺得有些不適應。旁邊的位置屬於沈昌珉,自從人縮小以後,那個位置便也沒再動過。現在倒是演變成連實驗台上小小沈昌珉的身影也不見了,整間實驗室空蕩蕩,只剩下他一人。

怪雖怪,但他還是沒忘記本分,拿起資料便又開始他的研究。

沈昌珉的藥物至今他還是調配不好,日子都過一個月了,就是沒想到什麼好方法調出藥物的正確劑量。白老鼠喝了不是沒變,就是變得更小,似乎長不大一樣。難道他真的要當沈昌珉的爸爸一輩子嗎?他並不是不願意,只是覺得,若能變回原來的樣子,當然還是原來比較好。

況且變不回,沈昌珉的監護人恐怕很難是他,國家應該會替沈昌珉找一個適任者來擔當,也許金在中才會是沈昌珉的合法監護人。總覺得有點忌妒,看看時間,也已經至中午,金在中卻遲遲沒有抱著哭慘的沈昌珉來找他。

難不成沈昌珉真的適應了?

下班以後,他連晚餐都沒買,就直奔宿舍想回去看看沈昌珉的狀態。一進門就見金在中忙著煮飯,而鄭允浩則與沈昌珉在客廳裡搶玩具,一副就是兩個爸爸帶著一個小孩一般,和諧的很。

他放下背包,也坐上地板,拿起沈昌珉一向最愛的魔術方塊。沈昌珉見他拿,便伸出小手從他的大手裡拿回,於是丟了先前的玩具,就玩起那魔術方塊。

沈昌珉一邊吸著奶嘴一邊玩魔術方塊的樣子實在可愛,跟長大後的感覺差不多,就如同看見沈昌珉在研究室裡認真研發的樣子,氣質並沒有改變多少。

「你們怎麼讓他不哭的?」他抬起眼來問鄭允浩。

鄭允浩聳聳肩,指著廚房裡的那位,低聲說:「問他囉。」

後來他才知道,當金在中知道沈昌珉是一大吃貨以後,便用自己的廚藝收買沈昌珉。兩歲小孩要說什麼都不懂,其實也比剛出生時懂得多。只要沈昌珉不哭,乖乖玩玩具,那金在中就會拿好吃的甜點犒賞他。

沒想到沈昌珉這麼好收買,但無法否認,他自己也很喜歡金在中的料理。

只是當他看見沈昌珉能夠被金在中哄得這麼好,連洗澡時沈昌珉也學會玩小鴨後,他才知道原來自己這麼不得沈昌珉的緣,並不是一個很適格的褓母。待沈昌珉讓金在中哄睡以後,睡在沈昌珉身邊的人已不是他,而是金在中與鄭允浩。

他一人躺上沈昌珉的床,自己的房就讓給了那三人,沒多久後,他也閉眼睡去。

如果沈昌珉能如此安穩,那麼被國安局抱走,應該也沒關係了吧?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