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現在才體認何謂明爭暗鬥,但宮廷中的謀略計策,促使他更是不能夠相信任何人。雖明白自己不過是個假皇帝,其中的愛恨糾葛也無他置喙的餘地,不過他還是會不禁嘆口氣,誰是好人誰是壞人,根本打從一開始就無法辨識,只有高明、有謀略的人才有辦法稱霸這天下。

國師每日照三餐向他洗腦,皇帝是如何如何沒用,卻從未提過皇帝是如何如何保護梁耀燮,寧可不要天下,也必須護好他身邊的女神。總覺得皇帝會如此,也不過是情事所逼,情有可原,不能將所有的過錯全由另一個他承擔。

既然穿越來此的目地是扮演好另一個自己無法扮演的角色,那麼他也只有認命,擔當起皇帝一職,讓另一個自己好好保護梁耀燮,就算他真有那麼一點點點點喜歡女神,他也必須告訴自己,尹斗俊不是他,他不是尹斗俊,那人相對也不是他碰得起。

於是埋頭苦幹,隨著日以繼夜的蠻幹,他也終於了解這社稷的局勢,偶爾也會與國師出宮看看整體水圳如何,人民過的是什麼樣的日子。據說另一個自己似乎也出宮度假,可以料想的到,大概是因與女神相處不好,所以才想出去散散心,又或者尋花問柳轉移目標。

如此,他也會趁機找梁耀燮一同出宮巡查,一邊辦公,一邊陪梁耀燮散心。但也因此,他才真正確定梁耀燮當初所說的事情並不假,國師仍會私底下告訴他,別與梁耀燮走得近,更是不要被迷惑。社稷的安危就希冀在他身,若他又被梁耀燮給迷惑,那這個國家便也真正走向盡頭。

「我想請問一個問題。」他道。

國師看向他,卑微地回:「您說。」

「為何你們就是無法容忍皇上與耀燮在一起?」

他很好奇,皇帝如此暴戾也是這些朝臣所逼,那究竟是基於何種理由,非拿梁耀燮來扳倒皇上不可?除了皇后的妒忌,這些朝臣到底存什麼心?

「這是派系問題,皇上是非扳倒不可,為了擁護老臣們的權力,自然是不能讓皇上擴大政權,剷除這些老臣。」

所以是權力問題,就跟一般古裝的電視劇劇情相雷同,每個人的心都很貪婪,也因此,朝代才會是興又是衰,無限循環。

「您會與我們合作吧?若您願意出手相挺,幫咱殺了皇上,朝廷的榮華富貴便會屬於您,就連那您口中的女神也不例外。」

捫心自問,這樣利益交換能讓他心動嗎?說真的,即便有了這些東西,他也不能有台筆電來讓他上網看A片。說好能有多好?其實與他那時代相比,也太差強人意。不過朝廷也是一種職場,他必須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

「嗯,我會幫你。」但他不保證自己就一定會幫到底。

他回至客棧,梁耀燮隨他走了一天,看似也累了,回房就見小人兒躺在床在小憩,面容安詳。他坐上椅,替自己盛了杯茶,悶悶地喝著。

「回來了?」一聲有氣無力的聲音,讓他轉回過身,看著從床上坐起的梁耀燮。

他也替梁耀燮盛了杯水,遞給他,「要不要喝?我覺得這不錯。」

梁耀燮接過手,喝了一口潤潤喉。

「國師是否叫你別與我走得近?」梁耀燮突然問。

他心一驚,未料梁耀燮問話如此精準,「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就是說一些他們想完成的大業而已。」

梁耀燮沒說什麼,只是又問另一個問題,「甚麼是女神?」

他挑了眉,便開口笑:「這很難解釋,但大概就是一般男人看了會很喜歡的對象,你也可以想成是一種人見人愛。」

看來這解釋讓梁耀燮有些無語,不過他也只能如此做解釋。他才不信梁耀燮這貨活在現代不會有追求者,一定是多到爆炸,就像一串肉粽那樣多。

只見梁耀燮站起身,放下了茶杯,輕聲說:「我想去走走。」

他也二話不說跟在後頭,陪著梁耀燮來至清溪小徑。這個地方屬京城較邊緣地帶,落後一些,但卻景色迷人。可惜當初跳樓時忘記帶智慧型手機,不然他一定將這些景色拍下來,留做紀念。

才一個恍神,梁耀燮已脫了鞋赤腳走進了溪川裡。那撩起的裙瓣,露出白花花的小短腿,他也撩起褲管,比對一下自己的腿,可說是天壤之別。眼前這人竟然連腿都能這麼萌,根本就是生來做女神的。

他就站在河邊,看著梁耀燮一人在河中玩耍,竟還朝他丟來一隻活魚,像個男人一樣,完全不怕水中生物。

「等等烤來吃吧!」梁耀燮朝他笑道。

如此隨性,於是梁耀燮又再接續丟上兩三條魚,正要回岸邊時,卻不小心踩著石上青苔,跌的狗吃屎。嘲笑都還來不及,他的身體就已跳下水,趕忙將梁耀燮從水中拉起。

「吼!你是要嚇死誰,還好沒有漲潮,不然你就掰掰了!」

梁耀燮濕了全身,一手握緊他的大掌,另一手抹去臉上的水珠,疑惑的問:「掰掰?」

「就是再見的意思啦,被水沖走不就再見了嗎?」

梁耀燮笑了出聲來,便牽著他一同緩緩走上岸。

本來是打算烤魚,可最後卻是放了魚,換烤衣服。他將自己未沾濕的衣裳讓給了梁耀燮,梁耀燮則脫了全身的衣裳,單薄地穿著他的外衣,與他一同坐在地,等著衣服烘乾。

他的眼神不曉得該往哪擺,本能性地就是朝人家的雙腿私密處瞧去。好險梁耀燮遮掩的有技巧,不然就真的春光外洩。

「以前我也常跟斗俊來這裡烤魚,可後來就不曾了。」

他點點頭,眼神瞧見梁耀燮大腿上的瘀青,他也沒敢過問,就當作什麼也沒看見。

「以後能常常陪我來嗎?」他還弄不清頭緒,就見梁耀燮站起身子朝他走來,蹲在他面前,真摯的問:「好嗎?」

猶豫之際,梁耀燮竟跪上草地,將他抱進自己懷裡。心跳強而有力,沒有一絲慌張,梁耀燮並沒在跟他說笑。

但如此一來,害得他也模糊了自己。






阿燮..................他是尹斗俊,但不是那個尹斗俊。
你愛的不是他呀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