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下這翻情景成了自己像作客一般前來拜訪金在中與鄭允浩的恩愛家庭一樣。沈昌珉的生活用品全都挪去他的房間讓讓金在中料理,而他的東西則是全搬至沈昌珉的房間擱著,也暫時地當作自己的房間來使用。

一剛開始他還有些小心,害怕將沈昌珉的房間用得太髒,可後來他也隨意了,沈昌珉幾乎已確定不會變回原樣,再過幾天就能決定沈昌珉是否能安然地置於國安局底下,慢慢長大。

偶爾沈昌珉會邊爬邊走地進自己的房間來找他,為了讓沈昌珉好走一點,他盡量將房間的東西收納好,騰出一個無障礙空間讓沈昌珉學習走路。一切看起來都很自然,不過他心中總是有點怨懟與不甘心。

他趁著沈昌珉在學習走路時,偷偷將人家給抱上腿,決定來一場小霸凌。沈昌珉讓他抱似乎也覺得習慣,就乖乖坐在他腿上,與他大眼相對。

「你真現實,選美食不選我!」

滿肚子的怨氣,一口氣大概是難以吐完全,於是他又加了些小動作,擰了沈昌珉的臉頰肉,「貪吃鬼!虧我對你這麼好!」

沈昌珉吸著奶嘴,神情有點無辜,似乎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他最後也替自己的行為感到抱歉與愧疚,低身親親沈昌珉剛被他捏的地方,又親親人家小嘴,感嘆地說:「再過幾天,我們就要分開了,你要乖乖的喔。」

沈昌珉眼神游移,只見他又說:「當初進公司時,真的覺得你很帥,很值得學習,所以我才留到現在。我甚至想過,一輩子都在你身邊學習,成為你這樣的人,但很對不起,我似乎還差你一截,沒辦法幫到你什麼。」

說著說著,沈昌珉竟是發愣,爾後卻緩緩抬起頭看他。但他沒注意,只顧著自己的心思,也垂下頭苦笑道:「現在跟你說這些可能你也聽不懂,不過我確實很崇拜你,也很喜歡你,即便你總是因為一點小潔癖來跟我鬧彆扭。」

「不過現在也沒辦法再讓你鬧了,就好好長大。等你長大,我也老了,但我希望我們還是可以做朋友,不過也許到那時,你可能還是不屑一顧吧?」

他笑了笑,站起身來,就將沈昌珉放置地板上,「來,練走路吧!」

很意外地,沈昌珉卻只是坐在地板上,一動也不動。他見狀,猜想大概是沈昌珉走累了,於是他就從客廳裡拿了小型魔術方塊給沈昌珉,殺殺時間,等吃飯。爾後他也做自己的事情去,吃飯時間一到,沈昌珉便也被金在中抱去餵奶吃飯。

任何人都忙著,似乎沒發現沈昌珉的不對勁,也許是沈昌珉本身就特別安靜,所以這回飯局這麼乖,大家也自然地不覺得哪裡奇怪。

日子過了幾天以後,他將沈昌珉的信用卡、員工證等等相關證件,以及一些他之前買的嬰兒用品通通收進沈昌珉的慣用行李箱後,便拉至客廳裡,準備好明日與沈昌珉相送。

果然最後他還是敵不過美食,早知沈昌珉這麼好賄賂,他也會用美食來將沈昌珉鎖在自己身邊,但他又想,要找到比金在中做得還好吃的美食,其實也不容易,他是該放下對沈昌珉的擔心,也該放下自己對沈昌珉的私心,讓沈昌珉有一個好環境成長才是。

明日一到,他一早也替金在中與鄭允浩搬運行李上車。離別前,他仍忍不住親親沈昌珉的貪吃小嘴,輕聲說再見,希望下次沈昌珉再回來時,路能走更穩,話也能說得更完整。

「昌珉,再見。」他拉著沈昌珉的小手笑說。

沈昌珉小手卻也緊握住他的食指,表情透露著不願,「珉……珉豪。」

他笑了出聲,摸摸沈昌珉的捲毛,不捨道:「到最後才唸對我的名字。」

「不……。」

「嗯?」

「不……珉、珉豪……我……」

「好好長大,好嗎?」

最後他看著車子遠去,心底還是覺得有些傷感。

待他回至宿舍,走進臥房裡,調整一下情緒後,才開始整理自己的東西,準備搬回自己的房裡。然而,挪動箱子的過程中,有個小東西因箱子的碰撞而不小心滾進床底,他費了幾下功夫,才將那東西從床底給勾出。

是沈昌珉最喜歡的魔術方塊,但六面顏色竟全歸一致。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