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一個新的地方,他都還未搞清楚一切以前,金在中就率先哄著他喝奶,似乎是害怕他因換了一個新環境而哭鬧。他吸著奶瓶,大眼看著四周,即便他什麼都看不清楚,但唯一能確定的,就是崔珉豪把他給送人了。

眼前這兩位,除了金在中的面容以外,另一個人他看的並不是那麼清楚,不過兩人好似是同居人,聲音聽起來都是男人,只是他不太明白,為何那倆人說話的語調裡總帶有些曖昧的氣味。

這段期間他想不起究竟事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有前幾天的記憶,他記得崔珉豪向他道別,要他乖乖長大,還記得崔珉豪的一常串告白,說些什麼以後老了也要當朋友之類的事情。然而在他慢慢能夠消話那些句子以後,他卻離開了崔珉豪,接著就來到這個地方。

姑且不論崔珉豪是否將他給送人,他想知道為什麼自己會被迫換環境。只是眼前這兩人也不知是否是善類,也害怕若自己不小心透露出目前的精神年零會遭來不測,於是他決定小心應對,找到機會再向外求救。

「乖乖喔,喝完奶我們來吃小點心。」金在中溫柔笑說。

這話像是提醒了他大腦中的海馬迴區,使他想起崔珉豪霸凌他以前所說的話,『你真現實,選美食不選我!』那時崔珉豪的神情有點無奈,但他想不通為何崔珉豪要那樣說。

待金在中將一口點心送進他的嘴中以後,他便釐清為何崔珉豪會擺出吃醋的神情來說那句話。若照本能行事的話,他的神經確實會直接選擇美食,而不選擇崔珉豪。不過那僅限於自己不具判斷能力的時候而已。

由於身體機能還尚未恢復,吃飽他自然想睡,雖然他能稍微控制一下自己的大腦,但他能做得還是有限。於是他閉了上眼,一邊回憶,一邊睡。

「睡著了呢。」

其實他是半夢半醒,大概在淺眠區域中徘徊,所以對外界的變動還是有些微的感覺。

「你現在就要……?」

「嗯。」

「不好吧,孩子在睡覺。」

「我們進房間。」

「總不能放他一個人在這吧?」

「不然在這做。」

夢中聽到這樣的對話,他還搞不太清楚是怎麼回事,大腦才正努力運作時,耳邊就傳來了一些令人羞赧的聲音。明白客廳已經火燒燎原,但為了不打擾那倆人的興致,他只能裝睡,裝沒事。

看來他沒有想錯,這兩人的關係匪淺,甚至比他與崔珉豪的關係還來得有深度。他一度想睜眼觀摩,但想起自己的視力有限,最後還是乖乖閉著眼裝睡。身旁正有人上演著火熱戲碼,照理說他應該要有點反應,也許是身體構造發育不完全所以冷感,但很奇怪地,他腦中卻一直想起一個人,就是崔珉豪。

難道自己對崔珉豪會想入非非嗎?腦中的記憶又開始連結,連結至他與崔珉豪洗澡的畫面,崔珉豪的臉蛋與體態,嚴格來說沒有任何吸引他的地方,但為何他就是止不住的瘋狂遐想?又是為什麼崔珉豪會願意把他丟置這個淫窟讓他在這裡看別人上床?

他最後受不了地撐起自己軟趴趴的身體,忘了自己必須裝年輕,開口就說:「不、不要做了……!」

聲音是多麼讓他自己生厭,為何自己還是如此稚嫩?

金在中坐在鄭允浩的身上,兩人愣了好一會,才一同朝他方向看去。金在中生性比較害臊一點,他想趕緊從鄭允浩身上離去,但鄭允浩卻抓著他的腰際不放。

「放開我……。」

「至少射完這一發吧?」

「寶寶都醒了!」

而且還朝他倆制止,能繼續下去嗎?

結果未料,金在中的反抗,下場就是被鄭允浩壓在桌上硬戰完這場戰役,他在一旁傻眼地看著鄭允浩,即便看不清楚臉,也感受的到眼前這人並不好惹。

「你的腦子恢復了嗎?」鄭允浩放過了金在中,撇頭朝他問。

他還在思考自己怎麼回話,就被鄭允浩抓了起來,「那你應該可以滾回去你同事那裡了吧?」

金在中是小心地抱過他,喘著氣不滿地說:「不行,長官說必須回復原樣才行!也請你下次不要這樣抓小孩!」

看來這位被壓上桌的是個好人,眼前壓人的那位就是個壞人。

他的語言能力還沒有很好,只能聽懂他們說得話,但要表達還差一截。不過這場混戰就在金在中將他抱回房間以後便消弭,而那人似乎也被金在中罰睡沙發,暫且不能進房。

「珉、珉豪呢……?」他問。

金在中苦笑,輕聲說:「我不知道國家會怎麼處置他,不過在你長大以前,都必須住在這裡。」

所以短時間內,他是沒辦法見到崔珉豪了,是嗎?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