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窟果然是淫窟,淫到大多部分鄭允浩都將他放在客廳裡哭。

明白金在中的處境,即使他的觀感漸漸恢復,也開始知道人類有同理心這種東西,但他卻無法使上任何力來替金在中解危。不過從房裡傳出的聲音聽來,金在中似乎也不是什麼都沒被照顧到,鄭允浩人看起來雖非善類,可也不完全就是種霸道,多數時候還是會尊重金在中的意思,只有談起房事才會比較強勢一點。

經過一個星期的相處,他並非只學到男男真能夠做那種事情的基礎知識,也無形中體會到做人的基本原則,就是相互尊重。

想起崔珉豪搬進宿舍與他同住開始,他好似就沒給崔珉豪好臉色過。尤其所有的雜事都丟給崔珉豪,不區分大小,也不論公私。崔珉豪能如此無悔的付出,讓他連想起當時崔珉豪離別前幾天對他說的話。他記得有句是『也很喜歡你』。

是因為喜歡所以才吞忍他一切的不講理嗎?

只是他並不覺的崔珉豪口中的喜歡就是一般人口中的喜歡。大概是種崇拜或景仰的關係,而不是電視劇裡頭的那種會有電流來往的關係。

他像個老人一樣地坐在沙發上,身旁的電話響了又響,他覺得有些吵,可當電話不再響以後,才換他想起自己可以打電話連絡崔珉豪。話筒拿起,正想撥打電話,又意識到自己並不記得崔珉豪的手機號碼,他只曉得崔珉豪曾經替他的手機輸入過,但他這些年來從未打過一次。

如果換做是崔珉豪,應該能瞬間就背出他的電話號碼吧?從他縮小以後,他也才明白,崔珉豪真是將他生活中的大小事款待周到,無任何挑剔之處,就連他喜歡的玩具是什麼也很清楚。反觀他,他算什麼室友?

本想放棄地掛上話筒,但小腦袋卻突然有一線生機,浮現了宿舍的電話號碼與分機號碼。二話不說,他也無顧慮自己的語言能力是否流暢,趕忙趁著房內兩人還沒完事,快速用著小手指撥打電話。

電話那頭沒有人接,明明是假日,又是下午,怎麼可能會沒有人接?難道崔珉豪有外出的習慣?不是宅男?還是加班去了?

連打五通結果都是一樣,他抓不準崔珉豪接電話的時機,本想繼續打,可他的小手拿話筒拿得很痠已開始微微顫抖,手指也不想再按了。

待鄭允浩滿臉春風地走臥房,他也就裝沒事,偽裝成一枚乖小孩。

「你這樣安安靜靜的還蠻可愛的。」鄭允浩赤裸著上身,朝他過去,一把就將他抱起。

看見鄭允浩赤裸的上身,身上還有些汗水,他下意識就覺得噁心。衣服碰上鄭允浩的皮膚,他一度想死,很想叫金在中出來幫他洗澡。只是為了自己的身命安全,他依舊只能裝乖賣萌,避免與鄭允浩有正面衝突。

「想你的室友嗎?」鄭允浩突然問。

他有些意外,霎時還懷疑自己偷打電話是不是被發現,不過他仍裝鎮定,點頭回應。

「那就打電話連絡啊。」

他搖頭,輕聲說:「沒接。」

「所以是打過了?」

一下子就穿幫,但他也認了自己的行為,誠實點頭,「打了宿舍,沒、沒人接……。」

「手機?」

「不知道。」

「你這算什麼室友啊。」

被鄭允浩這麼鄙視,他也覺得自己很不夠格當崔珉豪的室友。

「晚點再打吧,不然我等等幫你打吧。」

看來下午金在中是給鄭允浩不錯的犒賞,不然怎可能佛心來著想幫他?最討厭他待這的就屬鄭允浩了,他還真怕鄭允浩是沒安好心地來幫助他。可想想,這樣也好,若能連絡上崔珉豪,對他、對鄭允浩都是好事。

於是到了晚上,金在中貌似還在睡,鄭允浩便待替金在中的職掌泡奶給他喝,幫他洗澡,最後拿起電話幫他連絡崔珉豪。

鄭允浩這人也真是說到做到,今晚沒人接,明天繼續打,明晚沒人接,後天繼續再打,直到有人將電話接起。

『喂?』

「你好,請問崔珉豪先生在嗎?」

『呃,你打錯電話了。』

他看著鄭允浩,鄭允浩則對著電話發愣,「不是分機0218嗎?」

『是啊,也許你要找的人已經搬走了吧,我是最近搬進來的。』

掛了電話,他抱著期待的眼神看著鄭允浩,未料鄭允浩卻朝他搖頭,「你的室友離開機密製藥廠了。」

那一刻,他才真正體會到什麼是被拋棄的感覺。

崔珉豪對他來說,好像比他想像中的還要重要……。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