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崔珉豪的離去對他打擊是如此大,也不知道他放在宿舍裡的東西都被公司收去了哪,為了連絡上崔珉豪,鄭允浩也特地為他跑了一趟,企圖拿回他的私人物品,不過可惜,公司的保護嚴謹,除非他變回原來的樣子去領回,不然沒有人能動得了他的財產。

當然鄭允浩也嘗試過問崔珉豪的去向,結果一樣可惜,公司對於個人資料同是保護縝密,沒有經過國家的授權,別想取得公司任何人的資料。不過好消息是,鄭允浩替他問到了為何崔珉豪會離他而去。

「因為你縮小的關係,製藥廠為了找一人頂罪,自然把你的室友拿來當代罪羔羊,彌補過失損害國家資產,所以你的室友被革職了。」

他目瞪口呆,蹙眉道:「藥是我自己喝的。」

他的語言能力也恢復以往,甚至要替崔珉豪來場辯論也沒問題。

「政府才不會管那麼多,能避掉責任才是他們需要的。」

那崔珉豪一個人究竟哪去了?可是再怎麼說,也至少連絡他一下吧。

日子一天一天的流逝,待在這看似高貴但對他而言卻是囚籠的地方,他已經開始覺得有些不耐煩,也覺得膩。崔珉豪至今沒消息,而他也不曉得該從何找起,每天就是看金在中與鄭允浩放閃光,他一人只能躲在客廳裡閃避。沒有一晚他是睡得好,即便金在中與鄭允浩會為他收斂,他仍是得將天花板看上好幾個鐘頭才有辦法入睡。

崔珉豪的重要是與日俱增,他不明為何自己會如此迫切,並不是刻意想增添崔珉豪的麻煩,他只是想確認,確認崔珉豪是否也過得好。只需讓他看一眼就好,他想確保崔珉豪是安全的。

今夜金在中仍是抱著歉意將他放置在客廳裡,還特別為他準備好點心,希望他別太在意鄭允浩的狂野。其實也不需要特別向他求情,他明白正值壯年的男人性慾總是強,就連他也是,只是目前的他並不適合發情。沒有適當的身體,也沒有適當的地點,更沒有適當的對象。

他一人呆滯地坐在沙發上,照理說他可以使用客廳裡的任何東西,但他一樣都沒有用,包括點心也沒吃,只是呆坐著,有些恍神。

待他身旁的電話響起,那聲響才將他的魂給喚回。這時候打電話過來基本上沒人會接,因為兩人在忙,而他也不是一個有人脈的傢伙,所以敢篤定電話另一頭的人不會是打來找他的。

但不知為什麼,這通電話讓他特別想接,也許是嫌太吵。他很想就接起電話把話筒擺一邊,然後掛斷電話,這樣就不會有人再打來煩他。只是住在他心中的魔鬼在作祟,迫使他的小手真接起電話來,想知道電話那頭是什麼人,這麼不會選時間,還打擾到已經很不爽的他。

『終於接電話了!喂?呃,我是崔珉豪,請問昌珉還好嗎?』

這熟悉的聲音,讓他霎時說不出話來。

『喂?有聽見嗎?』崔珉豪低估了幾聲,他也聽得很清楚,『難道是收訊不好嗎……。』

待崔珉豪要再次說話,他便搶先了一步,「珉豪……。」

『嗯?你是昌珉嗎?你是不是昌珉!?』看來崔珉豪也很驚訝,又說:『你的頭腦是不是恢復了?你的魔術方塊全都拼回去了!』

他總是逃不過崔珉豪的法眼,他也很高興能再次聽見崔珉豪的聲音,不過他的心卻在與他鬧彆扭,脾性就像個兩歲的小孩一樣,自動省去了相見歡的台詞,竟對崔珉豪說出最誠實可也最不具仁慈的話。

「為什麼把我送人……?」即使是他先選擇美食在先,崔珉豪也不該做這樣的決定。

崔珉豪定格許久,才低聲對他說:『對你比較好,畢竟金在中他是職業保母。』

「才怪。」這裡根本是淫窟。

『昌珉……。』

兩人僵持不下,崔珉豪最後只丟了一句籠統的話,交待了自己的住處以及行蹤,便掛了電話,『相信我,你需要他們的照顧。』

他聽著電話斷線的嘟嘟聲,胸膛一股難以言喻的怒火直奔於心,才正打算下沙發打擾房內呼風喚雨的兩人,但步伐都還未走到,他的小腿便讓他跌了一跤。

他的心臟很難受,他緊抓著自己的胸口,想著崔珉豪的聲音,崔珉豪的氣息,還有崔珉豪的拋棄。

黑暗壟罩之際,崔珉豪的身影離他遠去。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