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次梁耀燮的真摯,他忍住真意,沒給一個答應。

按道理來說,自己被宅男女神給抱著,不論女神開了什麼條件,宅男都應該會答應才是。只是這般結果那始終是按道理,他這人剛好從不按理出牌,而也剛好在危及的時機提醒了自己是誰。

同名為尹斗俊,不過他比梁耀燮清楚,也必須比梁耀燮清楚,自己不是那個尹斗俊,而那個尹斗俊也不是自己。要說梁耀燮只穿件外衣抱著他懇求不會讓他心動是騙人的,可惜他每次心臟的跳動似乎都提醒著他,他本該是已死之人,如今穿越來此世代代替尹斗俊執政,他就該感謝上蒼沒將他直接送進地府,所以他不能夠再讓自己貪心許多。東西是誰的,他必須比誰都明白。

只是與梁耀燮日子處久一來,很多時候他不僅忘了我是誰,也忘了其實梁耀燮真正愛的人不是他。

不曉得另一個自己最近都哪去,竟會放任梁耀燮一人在宮廷,讓他有機會帶著梁耀燮一起出巡。頭一次出宮還覺得彆扭,可過個兩三次以後,便覺得倆人已沒有先前的陌生,似乎變得更親切,還有些超出一般朋友的互動。

他越來越不能夠控制自己,梁耀燮的要求也變得多,先前他還會執意自己在開一間房睡,現在他卻抵不住梁耀燮的邀約,也就成了兩人睡一間。

國師阻止不能,也只能退而求其次,口頭叮囑他別太過認真,提醒他,另一個自己就是被梁耀燮所蠱惑,所以社稷才會這痛苦、民不聊生。國師要他記清楚,即便他想取代另一個自己跟梁耀燮在一起,也必須是殺了尹斗俊、政權移轉之後的事情。

他無奈地聽著,奈何自己哪個朝代不穿,偏偏穿來一個他本身就不是很欣賞的朝代。

待他回房以後,沒料梁耀燮還未睡,竟是拿起毛筆繪畫。他的藝術能力不高,約莫只有國小程度,但他至少還知道梁耀燮畫得是幅水墨畫。看上去有模有樣,很漂亮,可他卻也在這時靈機一動。

他走至梁耀燮身邊,低聲說:「你竟然這麼會畫畫。」

梁耀燮笑笑沒說話,繼續作畫,他又說:「明日我們會去看一條水圳,我想疏浚,但我需要一幅水圳圖才有辦法判斷怎麼加蓋比較好。」梁耀燮聞言,便抬起頭看著他,好似是對他這樣的做法感到新鮮,見他繼續道:「我的年代都有所謂的工程圖啦,比較方便施工。不過要你畫出那樣的圖我想是比較困難,所以就描繪一下水圳的樣子,我比較方便做思考。」

於是他倆就這麼說定,經過中規中矩的一個晚上,隔日一早他們便啟程前往該勘查地點。他們先預訂了客棧後,只帶了些輕便行囊,便朝奏摺上所反應的水圳前去。

他不曉得梁耀燮會花多少時間繪畫,為了以防萬一,他額外帶了許多能果腹的乾糧,以備不時之需。梁耀燮抓了好地點,也就席地而坐開始繪畫,而他則是前去水圳旁觀看地形,加強自己對這水圳的印象。

一天就這麼忙過,梁耀燮還替他畫了多方視野圖面,方便他考慮周到,避免遺漏不該遺漏的地方。

回至客棧後,他倆也累了,但因一天下來兩人都流了一身汗,於是他又多付了錢,帶著梁耀燮一同去澡堂裡好好清洗一翻。本來是沒什麼想入非非的地方,但見到梁耀燮不避諱地將衣裳一件件脫,他才發覺自己應該讓梁耀燮先洗,他壓底。

可既然都來了,也沒辦法,他只能硬著頭皮與梁耀燮一起洗。明明都是男人,但為何他不只有頭皮硬,連腹部以下的某樣東西也漸漸地轉硬。

不……他絕對不行!

他拿著毛巾刻意掩蓋自己的腹下,雖是與梁耀燮泡同池,可也明顯保持了一段距離。梁耀燮似乎明白彼此的難處,所以也配合著他一同保持距離。

只是回房以後就沒能再如此小心。大概是這些天來他都忙得無處發洩,所以累積了一堆蓄勢待發的慾望,一般若在他的時代,要解決這翻問題根本容易,但可惜他手邊沒有電腦、沒有黃色書刊,只有梁耀燮。

好險自己的慾望還不明顯,他速速就爬上床,閉上眼去。可偏偏梁耀燮這時卻需要他的幫忙,不客氣地將他從床上挖起,要他幫忙擰一下他那頭長髮。女神都這般低聲下氣了,他自然是不好拒絕,於是夾著腿,裝沒事地幫忙。

他看著鏡子裡頭梁耀燮,頭顱小,臉也很小,不過雙頰似乎是消瘦了。

「你是不是瘦了?」他突然問。

梁耀燮愣了幾會,便看著鏡子裡他的道:「最近食慾差。」

「是因為另一個我嗎?」

梁耀燮沒答話,只是隨便甩甩已差不多乾的頭髮,便爬上床去。他沒多久後也爬上床,可他們並未躺下,而是坐在床上對視好一會。

「我覺得如果你真的受不了他的壞脾氣,應該跟他溝通看看。」他低聲說道。

梁耀燮苦笑,「我不認為他比從前好說話。」

「總該試試看吧!不然你把我當他,練習看看?」

梁耀燮抬眼,有些困惑。

「看你想對他說什麼,拿我做練習,也許下次你就能直接跟他說了。」他微笑說道。

梁耀燮沉默了好久,他一度以為自己的方法大概不被接受,才正要放棄這爛計畫而打算來睡覺時,梁耀燮卻抓住了他的臂膀,有些緊張地看著他問:「你……還愛我嗎?」

他瞪大了眼,問自己,這種話他該接下去嗎?

「如果咱重新來過,你願意嗎?」

如同上回在河邊的眼神一樣,這般真摯的眼神,另一個自己為何就是無法憐惜。

本是抓在他臂膀上的小手,在得不到他的回應後是慢慢鬆散。

他必須讓梁耀燮就此對他放手,可為何自己卻打從心底覺得有些不甘心?明明他與另一個自己就是同個人,但為何結局卻會是如此大不同?有個人愛,不好嗎?

他倏地抓回梁耀燮的小手,捧著小臉,就朝人家的紅唇而去。




Eliza 生日快樂呢:")!!
想看斗燮,可以隨時催文:"P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