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場面變得如此難堪,在受到鄭允浩的質問以後,沈昌珉也默默進房,輕輕帶上房門,徒留金在中與鄭允浩倆人在客廳。很顯然地,他們的去留不會有招待,鄭允浩不覺如何,只想將金在中帶回自己的宿舍,沒興趣淌這灘混水。

「先別這麼早回去吧,你沒看見那兩個孩子都這樣了嗎?」金在中臉上擔憂,輕甩掉鄭允浩的手說。

鄭允浩也有點不開心的回道:「關我們什麼事?」

「你別說你不擔心,如果真的這麼無所謂,你剛才是在插什麼嘴?」金在中也很不客氣地說。

事實上金在中並沒說錯,即便鄭允浩看上去總是非關己事,但每每有事情發生,他總會是站上第一線的人。就算是陌生人也相同,在他骨子裡,正義是不分貴賤,也不分需要幫助的人是他熟悉與否。

看來金在中也放不下心來,他們能做的就是在客廳裡等待,等待一個好時機,再分別進去勸說。

其實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沈昌珉與崔珉豪有著一層比友情還深但比愛情還淺的關係存在,更精準而言,他們認為沈昌珉是愛上了崔珉豪,但究竟只是愛上依賴還是愛上崔珉豪這個人,目前還看不出什麼頭緒。

能確定的只有沈昌珉離不開崔珉豪這點,不然也不會對崔珉豪的拋棄如此不諒解。

時間約略過了一個小時,金在中便敲了崔珉豪的房門,輕聲細語,希望崔珉豪能開門。比起沈昌珉,崔珉豪是比較好說話,所以讓金在中能突破第一步,進入房內與他來場深度對談。

看來崔珉豪房內的東西都整理好了,他倆雖說不上熟悉,但卻也能夠一起坐上同張床聊心。

「呃,我知道你很生氣,不過有些事情,我想我必須告訴你。」

崔珉豪只有點頭,沒有說話。

「你知道當初昌珉第一次被國安局抱走時,他幾乎是要將國安局的屋頂給哭垮嗎?」

崔珉豪眼神有了精神,是種好奇,也是種同情。

「就算我出現,一樣沒有用,所以才又會抱回來還給你。」金在中笑了笑,輕聲繼續道:「其實一至兩歲的小孩能懂得的事情不多也不少,但表達方面不能像我們一樣,所以有很多事情,他們都是利用發育未完全的五官來感受這世界,其中包括形狀、聲音和氣味。」

「他會曉得你是你,但可能不曉得你就叫作崔珉豪。他唯一能記得清楚的,就是你的體型,你的聲音,跟你的氣味,小孩能透過這些來判斷你是否在身邊,這也是為何小孩會這麼黏人,不是因為他知道你叫崔珉豪,而是你的氣味吸引他,也能讓他感到安心。」

崔珉豪垂了眼,好似明白金在中對他說這些話的意思。

「我敢篤定沈昌珉並不曉得為什麼自己會這麼生氣,但我必需替他來跟你解釋,因為當初我抱走他的這個傷害留在他潛意識裡,所以他的生氣等於是反射出他潛意識中的害怕與無助,但他本身並不會曉得。請不要太責備他,只要你願意陪在他身邊,他的陰影會慢慢地消失的。」

後來金在中沒再多說什麼,便從臥房裡走出來,鄭允浩早已在客廳等他。

「你跟他說完了?」金在中驚訝的問。

鄭允浩聳聳肩,「他智商沒問題,是情商有問題。」

「所以你告訴他怎麼解決?」

鄭允浩笑笑,「叫他去找個人談戀愛。」

「蛤?」

「這又不是困難的事,他對面不就有一個可以讓他談?」

「這……」

「回家吧!」

於是客廳冷清,適合宿舍那倆人靜一靜。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