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身體本能起來,也不是大腦說能控制就得以控制。魯莽已至此地步,他很想就拿一把火燒了他們彼此,順勢在這片火海當中一起同歸於盡。

他想帶走梁耀燮,無論要用什麼方法,他都想把這人帶回屬於他的年代,他的生活,還有他的生命裡。先前的矜持都因另一個自己而前功盡棄,可他也不想坐以待斃,既然那個尹斗俊不想憐惜梁耀燮,就算他在梁耀燮心中僅是一個備胎,他也能毫不在意地擁抱梁耀燮。

他這輩子沒做過什麼大事,小事就搞不定,更不用期待自己在未來還能有什麼一翻作為,所以他選擇結束自己的性命。只是命運愛捉弄人,不但事情沒能如他所願,老天爺還為他帶來一個值得他勇敢冒險的可人兒。只要敢跨出這一步,他就能夠將梁耀燮據為己有。他不需要等到殺了另一個尹斗俊,他也可以帶著梁耀燮一同遠走高飛。

霎時腦中的理性全斷了線,也在剎那間,住在他心中最深沉的慾望迫使他變得不像自己,認不清現狀,更是看不清現實。

「不……!」

梁耀燮如此劇烈的反擊,似乎還是喚不回原本的他。他說要就是要,也不管對方是好還是不好,衣服就一件件給人褪去,死抓著梁耀燮一手就能掌握的雙腕,大掌一抬,就將梁耀燮的雙手往頭頂抬去,褻褲一扯就落地。

狼狽不堪,梁耀燮的狼狽沒入他的眼,而他也看不見自己的獸化樣,簡直就與他所痛恨的另一個自己是一個樣。如果能有片鏡子讓他瞧見,他大概會被自己的樣子給驚嚇而死。

「斗俊!尹斗俊!」

怎麼叫他就是回不了魂,彎身便啃起梁耀燮的身子來,過癮地在人家的身上留下不該留的印記,梁耀燮嚇的短腿亂踢,可他卻更狠,抓了梁耀燮的膝蓋彎兒就將短腿往肩上提。

大勢已去,梁耀燮別無他法,可也在同時叫了出聲,不經意地驚恐到了他。

「啊──!」

他什麼東西也沒進去,耳朵卻聽進去梁耀燮的叫喊聲。

「疼……。」

他這時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麼,也才明白因為自己的情急,去掐到了梁耀燮腿上的瘀青處。他趕忙從人家的身上離去,紅唇喘著氣,雖還搞不清楚自己做了什麼事,但也負責地在下一秒替梁耀燮穿回被他扒飛的衣裳。

「抱、抱歉……」他搔著腦袋,不知所措地說:「我大概是精蟲衝腦……為了以防萬一,我還是去睡別間吧。」

二話不說,他就匆忙地走出臥房,替自己開了另一間房。

他什麼興致也沒了,更沒臉見梁耀燮。這一整晚他只能打蚊子洩恨,痛恨自己體內也有與另一個尹斗俊相同的暴戾因子。不過也許就是因為相同,所以他更能體會為何另一個自己會如此瘋狂,都只因想好好保護他們想保護的人。

隔日他沒什麼精神,早餐也吃不大下,眼神根本只管著迴避,沒勇氣再見梁耀燮一眼。等至大家吃得差不多後,他就率先上馬車,選了一個陰暗角落的位置坐,也拉了國師坐他身旁,與梁耀燮隔絕。

回至宮廷,他依舊腳步匆匆,二話不說就逕自轉過身,快速逃回他的大殿裡。

昨夜自己究竟做了什麼鬼事,如今害他心神不寧,也怕被梁耀燮給瞧不起。他倆果然還是別太混一起,就如國師所說,梁耀燮身上總是有種魅力,容易惹人犯罪、沒有理性。況且梁耀燮不是他能碰的人,就算最後他必須死在這朝代,他也不想被迫宮刑而死。

於是就這麼,他跟梁耀燮過了好幾天都不曾有連絡,就算另一個自己也不在宮廷內,他也沒那膽再去見梁耀燮。這些天他就宅在大殿將該處理的事情處理完,接著又安排出宮的日子出宮去,也沒再帶上梁耀燮。

今日又回到了之前梁耀燮要求他陪他常來的小河畔,他無力地靠上滿是黃葉的大樹,看著河水流動,想著當時梁耀燮站在河中央抓魚的模樣。

只是今天特不湊巧,他在遠方瞧見了一個人影,只需要望一眼,他便知道那人是誰。

另一個自己,身邊沒有梁耀燮,一個人來這裡做什麼?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