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說一輩子都別碰頭,在這幾坪大的空間裡根本不可能。天一亮起,倆人還是只能走出臥房為自己打理,頂多就是沒有言語、沒有互動,各自做各自的事。

比起以往而言,他們這般的冷戰也屬第一次,彼此心底都有些尷尬有點疙瘩,只是倆人卻不願率先開口打破僵局。即便去公司的路上都走一起,崔珉豪買早餐也不再問他要不要吃,而他過馬路也不會關心後頭的崔珉豪是否跟上腳步。如此,他率先到了公司,但並未搭乘電梯往他的實驗室去,而是搭乘手扶梯往地下一樓的員工餐廳去。

他一個人坐在靠牆的位置,吃下了三粒肉包,喝下兩碗無糖豆漿。剩餘的時間,就是坐在位置上發呆,也不管上班時間是否屆至,他的眼神空洞,腦袋有洞,不明白自己該如何與崔珉豪重新開始。

鄭允浩說得不錯,昨天的他並沒有長大。且按科學數據顯示,生氣的當下一般人的智商只有五歲,所以他昨天是以一個五歲小孩的智商來解決與崔珉豪的問題,一點也不成熟,怪不得會被鄭允浩說沒長大。

回想起來,崔珉豪似乎也不是有意要將他拋下,人家說的也有道理,他的胃口都隨金在中去,那崔珉豪還有什麼立場將他留下。本能的選擇錯在先,他不能就如此自私將所有過錯往崔珉豪身上推。

而且崔珉豪說得也不錯,如果真是討厭他,當初他吸人家奶頭時,崔珉豪早就會放棄他,何苦等到金在中前來將他的胃口給掉走。崔珉豪並不是有意將他拋棄,他想他應該去道一下歉。這輩子他沒對誰軟化過,但這回他想挽回崔珉豪,即使得不到崔珉豪的諒解,他也想跟崔珉豪道個歉。

他回過神來,整理整理餐桌,便也搭乘電梯一路前往至他的實驗室。

崔珉豪已在裡頭工作,看見他時眼神似乎有點訝異,大概是以為他會翹班來避免倆人接觸,不過很可惜的,他選擇改變自己的脾性,承認以前狂傲的態度,也願意接納自己的錯誤。

只是他不曉得自己該選在什麼時候開口道歉,看著崔珉豪的背影,他想還是等待適當時機。

倆人一路沉默,直至中午時分,他見崔珉豪拿著皮包甩身離去,他也不生氣,便打算自己一個人前去員工餐廳。然而就在走出實驗室的門口時他撞上了一個人,那人抬眼看著他,他則垂眼看著那人,久久沒說話。

「要我幫你買嗎?」崔珉豪低聲問。

他愣了一會,輕搖頭:「我去員工餐廳吃。」

崔珉豪閃爍的大眼,他好喜歡。腦中不禁想起當時縮小的自己,他也總是盯著崔珉豪的大眼目不轉睛。

「那一起去吧。」崔珉豪說。

「嗯。」

倆人一人一後,分散在員工餐廳裡,最後也聚集在角落的餐桌。他們各自吃著飯,搭不上話,但他卻一直瞧著人家看。

看來崔珉豪應該是不生他的氣,只是他還是有點害怕自己說錯話,所以遲遲沒開口,也不知該從何開口。不過若要一直錯過道歉的時機,感覺不也很沒誠意?

「珉豪。」

崔珉豪抬頭看他,順便將嘴邊的麵給吸進嘴裡。

「昨天很對不起,我不該那樣說你。」

崔珉豪嘴角輕笑,並沒答話。

「你說得對,如果你真得討厭我,也不會讓我吸奶頭。」

崔珉豪卻微臉紅,輕聲道:「提這幹嘛……。」

「謝謝你這幾個月的照顧。」他眨了幾眼,又細聲說:「請你不要討厭我。」

他不知道自己說出這話的臉有多誠懇,但至少他知道自己是誠心誠意,他不希望崔珉豪討厭他。嚴格說起來,他也只有一個人了解他,一個只需觀察魔術方塊便知道他憂慮心態的人,就只有崔珉豪而已。

「我根本沒討厭過你……。」崔珉豪擦了嘴巴,輕嘆道:「我反倒覺得應該是你討厭我。」

他微微睜大眼,崔珉豪是說對了當初的他。他確實嫌過崔珉豪煩,也確實不喜歡與崔珉豪同居,但那時的他,是因沒看見崔珉豪的付出,個性又有點偏執,所以才會造成這種誤會。

「不,我很喜歡你。」他說。

崔珉豪雙手撐著桌緣,捉弄似地笑問:「想跟我交往啊?」

卻未料他認真地看著他的眼,點頭道:「嗯。」

鄭允浩有說,提高情商的好辦法,就是找個人談戀愛。

崔珉豪霎時尷尬擺手道:「我開玩──」

「跟我談戀愛。」他堅定的說:「我想跟你談戀愛。」





珉豪阿...........你要怎麼教育昌珉呢?恩康康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