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昌珉的轉變是他事先沒料到的。

如今不僅是行為轉變而已,他也懷疑沈昌珉是否因藥物的關係,連基因也一同突變了。彼此能打破冷戰狀態當然是最好的,不過連帶提出要跟他交往要求,他這輩子也沒遇過這樣的情形。

他怎麼想也想不通,沈昌珉那句話究竟是說真還是說假?他們倆之間從不見有什麼戀人的感覺,但竟然就在他開了小玩笑以後,自己就被迫必須接受交往的請求。其實當下也實在難以拒絕,他是頭一次看見沈昌珉對於工作以外的事物還會露出如此真摯的神情,懇求自己與他交往,他根本沒辦法拒絕。

究竟這段時間裡頭發生了什麼事情?竟會讓對感情如乾柴的沈昌珉,在那一刻與他擦出了火花。反正現在要回過頭拒絕沈昌珉,他大概也沒那臉提出。況且他也害怕自己會再傷害到沈昌珉,於目前還沒搞清楚沈昌珉的行為以前,他不想貿然行動。

但是他該怎麼跟沈昌珉交往?他連女朋友都沒交過,突然蹦出了一男朋友來,他根本不知從何應付起。不過日子是一天過一天,沈昌珉就如往常一樣,對他沒特別殷勤,差別只有生活起居他們會相互一同完成,而非像以前都他一手包辦。

看來他也不需要特別去改變什麼,就這麼陪著沈昌珉,直到金在中所說的陰霾揮去,那麼他的任務就算完成了。

「想吃什麼?」他走進沈昌珉的房間問。

沈昌珉為他放下手中的書,還站起身子說:「一起去買吧。」

不管經過幾次,他還是不太適應轉變後的沈昌珉。

他們倆一同出門,一樣是前往經常前去的美食老街,東西都吃到不知道該選什麼好,他在一旁考慮得有些久,也沒注意一旁早已購買完前來等待他的沈昌珉,待他回過神才有些歉意的對沈昌珉說:「要不你先回去?我可能要再想一下。」

這回更是破天荒,沈昌珉竟沒離去,反倒還自動說要留下陪他,「我等你。」

難道真的是某條神經有問題嗎?

他挑起眉毛,睜大眼說:「不勉強喔。」

沈昌珉倒是看著他的大眼愣了些許,才又道:「嗯。」

既然自己說要跟,那麼他也不再敢人,帶著沈昌珉繼續逛美食老街。於是前前後後,沈昌珉也同他買了不少美食滿載而歸,腳步都未至宿舍,倆人就率先啃起口提帶裡的小吃。

只要是他覺得不錯吃的東西,就會分一個與沈昌珉分享,沈昌珉的神情本是有些困惑,可後來也學著他,與他交換東西享用了起來。他總覺得沈昌珉在互動方面很像小孩子,於工作上就不曾見過沈昌珉如此彆扭,可既然沈昌珉想學怎麼互動,他也義不容辭將自己一般與朋友互動的方式慢慢交給沈昌珉。

他們回至宿舍後,他便感覺到沈昌珉鬆了口氣。看著這麼努力學習的沈昌珉,心頭瞬間一股同情心油然而生,於是他轉頭朝著沈昌珉說:「我覺得,做自己就好,不需要刻意去迎合別人什麼。」

在餐桌吃晚餐的他們霎時沉默,他不曉得沈昌珉在想什麼,可他是衷心希望沈昌珉別活的那樣痛苦。他們也當同居人好幾年了,就算別人容不下沈昌珉,至少他可以,而且他也不容易離去。

直到晚間兩人各自回房去睡,他始終沒聽見沈昌珉的答辯。

夜晚,他因尿急而被迫必須起床去解放,他從臥房走出,進廁所解決以後,就在回房時瞧見沈昌珉的臥房燈光還是亮的。現下時間也不早了,怎麼還不睡?

他輕敲了沈昌珉的房門,本以為沈昌珉會前來開門,但卻沒人應門。於是他逕自地開門,入眼便是沈昌珉趴在桌上睡覺的畫面。走向前一看才知沈昌珉在加班,然而過於疲憊所以就先趴上桌補眠。本想直接叫醒沈昌珉要他別那拼命,但又擔心自己若將他吵醒,恐怕影響他的睡眠。

兩難之下,他還是選擇離去。

不過就在他轉身離開的瞬間,趴在桌的人卻傳來輕聲啜泣聲。他回過身走近一看,沈昌珉的眼角有些微淚水,身子因哽咽而微顫。他覺得有點可愛,但卻又有些擔心。

該叫醒他嗎?

「別走……。」

沈昌珉說著夢話,他一旁聽著。

「別不要我……。」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