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珉豪這樣的反應,他回房以後興致也消退,拿了乾淨衣服進廁所換洗後,倒床就睡。

他不知道自己當下聽見崔珉豪說想考慮的表情是什麼、感覺有哪些,他只明白自己的胸口一陣悶痛,即使腿中有了興致,也沒辦法擊退他胸上的感覺。難不成這就是傳說中的告白未遂?

事實上,他曾經以為崔珉豪是個好說話到極點的人,所以以前不論他提出哪種過分的要求,崔珉豪總有辦法應付他,將他交代的事情做好。一度以為這次做愛也能夠順利,不過經過這次,他才發現崔珉豪並不是無所底限,至少在感情這方面仍然是小心翼翼。

其實這也是人之常情,每一段感情都是拿自己的青春做賭注,而每一場婚姻也都是拿自己的自由做籌碼。願不願為一個人消逝青春或者願不願意讓一個人將自己的自由給套牢,這些確實必須慎重思考,也必須小心選擇。

他該體諒崔珉豪的反應,也該認清其實崔珉豪沒有他想像的那麼喜歡自己,一切的一切,崔珉豪只是發揮同居人間的互助工能而已,是他想得太多,也將崔珉豪所謂的『很喜歡你』看得太重。

日子依舊如往常,為了避免尷尬,他識相地沒再提起那天丟臉的事,可同時地,他也期待著崔珉豪得答覆。即便他曉得這場愛戀很有石沉大海的風險,他還是止不住地等待。一向沒有耐心的他,卻因為崔珉豪的緣故而變得容易等待,不容易不耐煩。

只要崔珉豪別離開他,就算自己不是崔珉豪考慮過後的選擇,他也不會怨懟。

直到至今,他們仍然沒有多餘的互動,至多就只是出去吃吃飯、買買乾糧而已。只是有一個點讓他特別情不自禁,只要與崔珉豪的距離靠得近,他就不輕易拉開與崔珉豪的距離。崔珉豪身上的氣息讓他離不開,甚至會有衝動想直接埋首於崔珉豪的頸子,好好啃食一翻。

「喂!昌珉你怎麼了?」崔珉豪在他面前揮了揮手,又說:「怎麼不吃飯?」

奇特的事情真的發生了,他竟然盯著崔珉豪的臉蛋、頸子、身材想入非非,然而一度忘記每天最重要的大事。他回過神,拿起碗筷來才開始恢復自我,不過時間持續並不久,為避免自己又像上次那般禽獸,他趕忙進臥房,決定與崔珉豪隔離一會兒。

但可悲的事情接續發生,上天就是不斷創造機會讓他犯罪。他拿著乾淨的衣服與崔珉豪在浴室前相遇,一陣撲鼻的香味,全從崔珉豪身上散發出來。

他吞了吞口水,擋在門前,阻礙崔珉豪的去路,「怎麼了?」崔珉豪問。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幹嘛,更是不曉得自己的腦袋已慢慢垂下,乾澀的嘴唇就朝崔珉豪總是紅潤的唇吻了上去。一切都是那麼自然,自然到就連他也沒發覺自己迷戀崔珉豪的程度已是病入膏肓,無藥可救,根本戒不了這癮。

不同於上次,他吻得輕吻得慢,但並不是刻意想讓崔珉豪享受,而是讓自己有所享受,去體會何謂真正愛戀、真正浪漫。也很意外這次崔珉豪沒有反抗,任著他將彼此推入浴室裡,然而神不知鬼不覺地帶上門。

門外依稀聽得出有東西不小心被掃落的聲音,還有一點點濺水聲,一點點喘氣聲,一點點的……。






445924e93901213f4a75e62855e736d12e2e954e  

↑ 這貨能不讓昌珉吞下肚嗎?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